<rt id="wo9ov"><meter id="wo9ov"></meter></rt>
<rp id="wo9ov"><meter id="wo9ov"><acronym id="wo9ov"></acronym></meter></rp><rt id="wo9ov"></rt>
    <rt id="wo9ov"><optgroup id="wo9ov"></optgroup></rt>

    <source id="wo9ov"><nav id="wo9ov"></nav></source>
    <tt id="wo9ov"><noscript id="wo9ov"></noscript></tt>

    <tt id="wo9ov"><form id="wo9ov"><label id="wo9ov"></label></form></tt>

    安琪詩選

    安琪(1969-),女,本名黃江嬪,1969年2月出生,福建漳州人。1988年7月漳州師范學院中文系畢業。中間代概念首倡者及代表詩人。第三條道路詩歌流派代表詩人。

    詩作入選《中間代詩全集》《現代中國文學精品文庫·詩歌卷》《感動大學生的100首詩歌》《新世紀十佳青年女詩人詩選》及各種年度詩歌選本等,主編有《中間代詩全集》(與遠村、黃禮孩合作,海峽文藝出版社2004年出版)等。出版有詩集《奔跑的柵欄》《任性》《像杜拉斯一樣生活》《個人記憶:2004——2006》等五種。詩作被譯成韓文、希伯來文、英文,入選韓國、以色列、美國等詩歌選本。現居北京。

    干螞蟻 未完成
    節律 第三說
    之七 借口
    灰指甲 明天將出現什么樣的詞
    往事 意外
    像杜拉斯一樣生活 某某家陽臺
    此刻 七月回福建的列車上
    活在一條河的邊上 穿過熱帶雨林有熱帶雨林的雨
    眼睛閉上 在西峽
    康西草原 母親
    走遍莫扎特 在北京,在終點
    在潭柘寺 頤和園
    曹雪芹故居 身體的一夜之旅
    老月亮 賭徒
    京東大峽谷 答案大概
    龍潭湖廟會 昭君墓
    新年快樂 陰山在后
    黃河入海口 在臨淄
    月光先滿后缺 山海關
    一天一夜


    干螞蟻

     
    誰是這一只春天枝頭的干螞蟻?——題記
     
     
    1
     
    等待,從沒有這樣漫長
    我幾次提心而出
    像是要抓住遠遁的幻影
    那和永恒賽跑的
    是一個鬼,抑或是
    一頭沒有知覺的牛
     
    不!那是春天枝頭的干螞蟻
    長長的腰身隨意閃出
    我不把它伏著的姿態叫做死亡
    這只干螞蟻,空中的憂傷
    獨具魅力
    是我一直不敢盼著的人!
     
    翻到的這一頁
    水白得耀眼,但洗不凈我
    我知道有一種幻想沾滿塵埃
    像喧囂,從不試圖把靜放棄
    我的有口難辯的靜
    它只存在浩渺之間
     
     
    2
     
    它必將以寒冷告終
    我闡明過一瞬光芒
    這是春天枝頭的干螞蟻
    在我的手心它灼痛了我
    和有著太多欲望的星辰
    來回流淚,不經過土地和天空
     
    如果它曾經系住了你
    與你一同懸著,刪去多余的言詞
    如果在某個行為放浪的清晨
    你忽然無緣顫栗
    緊緊抱住一堆長發
    如果你為此變得苦難
     
    啊!這是春天枝頭的干螞蟻
    它離我很近
    像忽然塌下的幸福
    我無法承受巨大風中的元素
    傾訴并且削薄
    開始我漫長一生的微弱部分
     
     
    3
     
    我也要學著預言
    把黑色雨云、紅色石頭堆積
    我讓你看到快樂。同時
    借你一點靈魂
    讓這個世界長得更高
    讓被擊中的鳥有墜落的速度
     
    不要在這時吵醒我
    我提著心蹲在一個陰暗角落
    有一點潮濕那不是我的過錯
    我只是從昨天回來
    你該忘記,我曾為你停留
    片刻,只是片刻
     
    你要丟棄解救你的熱愛
    與持重。向上,路在光上
    春天枝頭斜依的鐘鐃
    是一只干螞蟻如此虔誠
    暗中扣響亡靈,傳來風聲
    以至我緊緊擁抱一枚落下的月芒
     
     
    4
     
    唯有返回使我如此激動
    像窗外的雪兀自燃燒
    把大氣和你一飲而盡
    這是活在瞬間的女人
    我要按下機關讓她重活一次
    我有足夠的信心
     
    但我要保證那只干螞蟻的干
    不會融化
    保證你有足夠的容顏
    在我的體內沒有象征
    甚至沒有思想鋪路
    我只守著,與你叫做純粹的東西
     
    最初是一次痛楚成就了我
    反對拜訪,謝絕敲動那扇門
    在粗暴的死亡干預下
    快速寫完一首春天的詩
    春天枝頭的干螞蟻
    我與你拍掌為盟
    三分鐘后就要去遠
     
     
    5
     
    有節奏的對稱,想到欣悅
    欣悅就已刮過
    因為一只害病的紙鳶
    遍天遍地傳透迷茫的呼喊
    誰見過春天枝頭這一只干螞蟻
    誰的葬禮正提前舉行
     
    我躺下,內心堅持
    一把黃昏的水敲打麥地
    由此失去四季風花雪月
    你得到什么?
    悄悄散開,我喜愛抒情
    為美麗的羽毛傷痛
     
    一些老舊的故事心懷叵測
    誰見過我的葬禮被我預先設計
    摘下火紅的桂冠
    把春天枝頭的干螞蟻
    熱烈狂瘋的干螞蟻
    一點一點的,移到我的墓中
     
     
    6
     
    然后我就大笑,使笑劃破玻璃
    發出的吱吱聲
    使空氣分開。滲出一點白云的白
    使白降臨,照亮四野
    我獨獨在這波浪起伏的草原里
    扯一頁詩歌蓋上
     
    在天在地,生存和毀滅同一進程
    像我創造了干螞蟻
    又同時被它釘在春天的枝上
    沒有旋轉的余地
    與相反的力量抗衡
    衰弱不堪,高過枯朽的月亮
     
    無數個念頭繼續奔跑
    它超出你的手臂
    全部全部的你,加上一枚郵票
    加上上帝的親筆落款
    也無法超出它的邊界
    它是春天枝頭的這一只干螞蟻
     
     
    7
     
    進入狀態,在持續的閃現里
    請一定要信守諾言
    我怎能模仿落葉飄零
    又怎能使黑夜撤退
    但你一定要信守。我千里迢迢
    內心裝滿語詞
     
    所有盛宴恰到好處
    連春天枝頭那只干螞蟻
    也在邀請之列
    隨同著麻藥、蠟燭和我
    如果有呆笨的企鵝
    如果,這熱烈的氣氛能夠淡忘
     
    往昔。我會為你描述
    用上一副懸棺、七柄鋼叉
    十二架風琴
    我預謀了一天空芬芳
    我一向渴想光明
    富于誘惑
     
     
    8
     
    一場雨下在身后
    只在春天腹中它才如此優秀
    像干螞蟻,只在春天枝頭
    活出自己。我放下一盤唱碟
    空間跑動一群音符
    順手讓我泣不成聲
     
    要輕輕,輕輕
    穿過光芒的精神如此有力
    拉高眾人的仰望
    又削去眾人的目光
    你和我都不能違背這宿命
    這折疊著的急促輕重
     
    饑餓和愛情的衣裳
    我們同時觸到。像聚集
    一次對真實與虛無的感知
    我坐到對面
    里面是一群搏斗的精神
    如此有力,我不敢正視
     
     
            9
     
    第三十七頁風,風推動風
    聰明得不要空氣
    它向我高高舉起一道彩虹
    和你愛過的一樣
    它還有另外一個姓氏
    另外一種形容
     
    是的,風吹過春天枝頭
    映出一只干螞蟻無動于衷的嘴臉
    它不為誰活著
    仿佛純粹是一個存在
    甚至祝福也是褻瀆
    你可以看我死亡
     
    你可以對天上的玫瑰訴說
    但你無法牽住我
    我曾追隨過什么?光
    花朵,或者你
    我曾經用一萬個詞寫出幸福
    直到我變成一只干螞蟻
     
    1994/10/30
    


    未完成

    永遠的西西弗,他的永遠就在未完成中。--題記
    
                        
     
     
    1
    
    如今我開口,我用語言消解你的意識、行動
    你所認為的本質和非本質
    我內心的跳動僅僅因為向往
    對未完成的西西弗的向往
    神啊,讓那塊石頭永遠滾動
    讓迷途的人燃燒肉體,接受咒語!
    
    是盲目的光的女兒。生命從四面八方詠嘆
    她坐在漩渦中心,她是平靜的
    她看到生命是一只蜻蜓對光線的追隨
    她以此相詢:究竟在你認定的光線中
    什么才是真正的今天?
    
    你把自己浸入綠色風魔中
    又一次你在果實碎裂的軀體搖晃
    你,游戲的水,我的最后一個愛人
    如今我開口,你的寂寞便會加深
    你銀針一樣堅守的純凈與縹緲
    你的影子由此蔑視你,和一切自詡的高貴
    
    我突然想像天一下子空了
    我遇到一個人,他說“我太滿了,太滿了
    你知道嗎?我裝不進向上、奔馳,
    和你所謂的世俗!”
    
    我突然想,世俗是什么
    是我們拒絕又糾纏我們的?
    
    
             2
    
    我接受你的顛倒,事實上
    你比我還矛盾。你唯一的喉嚨找不到
    發聲的方式。你顫抖著
    而我已被叫走
    我用來對抗你的就是我的消失
    像瘋狂的夏日荷花,然后才是敗筆
    
    你最終的審判沒能到達我的頭上
    我不戴冠冕,對伊甸園我是缺席
    我用一些古怪的表情毀滅自已
    使我成為你的傷口,絢爛又易腐
    不!僅僅只是一個念頭
    你就會倒地。如果有童話,有天使的面包
    如果,你尚有一息憤怒
    
    那盲目的光的女兒,她引領著人類
    她的盲目對她是不存在的
    她天真而有點惡作劇,在一瞬間
    她會變幻一千個思想
    她指向你,你有過的幸福不是幸福
    你有過的苦難不是苦難
    
    啊,不要讓我為了這虛幻的解救
    放棄我曾有過的前夜、詩歌和罪惡
    在我的生命之樹我開始流亡
    預言的可怕,勾勒出存在與毀滅
    我感到巨大的飄帶給我的愉悅
    和超脫!我要這死亡的陷井
    這荒謬的坍塌的幸福!
    
    
                3
    
    我寫作,我只是在構造不在場的在場
    我睜大眼睛睡眠,從四個方向做夢
    沒有任何附加成份,我拒絕與你同在
    你是西西弗的那塊神石
    我推動你,或被你推動。當我放手
    你的軌跡超出我的想象
    
    我們就這樣彼此堅持
    像一首熟悉的樂曲的兩面,我們有過的
    傾心與暗色!激情能維持多久
    一切都在未完成中。一切
    你的簡單,你線性的重復,你任性的點
    一切都有一種暴力的意味!
    
    我不能對你透露太多。詩歌是憂郁的
    再加上一點光它就將變成塵
    它的周圍充斥香料,寂寞和無謂
    它被你引向天堂。天堂的百合窗
    天堂的白色屋宇一只鴿子茫然失措
    它是文明的最后一葉碎片!
    
    我有過多少恐懼只說給自已聽
    誰在用鈴聲加速我的等待?邊緣與我,
    世界與光又有什么關系?
    我將自已納入一部固定的機器
    你看到我精美地走來,但那不是我
    我將自已變形、扭曲,你看到我
    但那不是我!我從來沒有固定的形狀!
    
     
    4
    
    自由破滅,自由死在自已的追逐中
    我們向時間打的傳呼沒有得到回音
    也許有過,也許精神的旗幟再次招揚
    我們已老得太快!我們與未來賽跑
    那不是真實的我們
    在現代的長鞭下我們是被動的!
    
    愛,完整和散開的空間
    任何一種解釋都有裂縫。你秉有的天賦
    你的深度只能使你陷得更深
    你關門。你仍未逃脫內在的陰影
    誰有此閑暇聽我狂呼,把脊背呈現給我
    與高原步調一致,色澤相仿
     
    來自一閃。驚喜被分割
    那光的女兒躍上十字架,舉止優雅
    是她擴充了光,抑或是光改變了她
    她不祈求和解。甚至不看我們光潔的腳踝
    曾有多少次我們失去氣息
    我失去攙扶的力量,你失去救贖
    
    曾有多少次我們看著自由幻滅
    一次贊譽毀壞一生。與我的不眠相應
    你享有長夜最后一場抒情
    你是夜晚的全部,是荒涼
    你擊中夜晚,用小小的刀片
    用我,用搖滾歌手的第二次青春
    你必將被收進沖動中!
    
     
    5
    
    永遠的西西弗,他的永遠就在未完成中
    我們永遠期待,永遠無法企及
    我們已經無法融為一體。一次鏡中的上演
    一個徹底的謊言。一種孤獨
    一場霧,霧的黃色的臉
    我們變本加厲的心痛與懷想
    
    我們的死亡又能放置幾把座椅
    偶爾有人走過,留下鋸末
    我們的死亡又能加厚什么?我們的畫
    我們把自己逼進液態
    接受誘惑也接受傷害
    我們的畫,我們包含其中的自戕
    
    那盲目的光的女兒,她看到永遠的西西弗
    她看到一個人是如何與自然相戀,與自己相戀
    仿佛永無中止,他推
    他的一生就在絕望中快樂
    他是過程,過程的流動
    
    他是你,是我,是每一個象征
    如今我寫下這首詩。我形容憔悴
    內心枯竭!我必須拋棄記憶的概念
    讓文字永遠滾動
    我必須拋棄我們,讓萬物自己播撒
    永遠未完成!
    
    
                             1995/1/18
    


    節律

    ——寫給上帝的星期天
     
     
              1
     
    允許我見一見風中的水,對面的水
     
    在停頓的日子里
    我們被陰影擴充的花容失色
    萬物失去它的遲緩,堅硬轉動
    猶如一本攤開的書
    白色蔓延,有幾次我聽到空空的掌聲
    我們不能充當悲哀的方框
    玫瑰在方框。玫瑰是太古老的承諾
    轉眼就要流成灰燼
     
    而我們在鎖鏈中的欲望必將掙脫
    你改變了一只豹子的顏色
    你看到光舞蹈
    光自由地提升了你
    你說你的句號在時間之外
     
    “這逝去的第一樂手是誰?
    陽氣下降,這擊沉正午的白屋宇!”
     
    熟悉的春天就這樣砸下來
    稀稀疏疏的注視,我提前進入
    總得有一些意外讓我們復活
    高燒的夢幻者,允許我化為行動
    在圓形夜晚洗身,心懷憐憫
    反射一面鏡子的香氣
    究竟在兩聲對話的寂寞里我的苦痛
    我潮濕的草葉是否已迎向你?
     
     
    2
     
    輕和重,和輸給死亡的愛情
    我們決定了今夜荒涼
    今夜像一個大寫
    使夢幻感到古老的仇恨
    我們闖進,懷著難于解釋的惡意
    和世界邊緣的隱形
     
    “在兩條姿勢錯雜的蛇之間,放入糖
    一小粒沙,一聲喂,一次即逝的歡樂。”
     
    是的,還有你。你是最后一盤
    你對我呈現的灰色無法食用
    你有自己的泡沫,自己的重量
    你盡力維持的平靜沒能使你自信
    你靠近我。仿佛我是一個虛無
     
    我們不能漠視心中走動的小銀
    波浪在手中握成。我們從何而來
    預言枯竭,嬰兒提前死去
    這是愛給我們的唯一贈品
    我們的星期天!
    如今我獨享三杈樹上的紙蝶
    叫不出內心的名字
    我們有過的黑色風暴
    是否還是我們繁殖的風暴?
     
     
    3
     
    再次接受紅玻璃的垂詢
    我們互看,像一對傲慢的火狐
    那喧囂不是來自陽光堆積的深淵
    就是無名腫痛的第二次證實
     
    在向陽高地我們種下螞蟻
    一只螞蟻的爬動將帶來五種絕望
    清晨我們寫詩,黃昏我們做愛
    夜晚,鈴聲中止,萬物不息唯留人類
    我們的孤獨是孤獨的全部
    我們醒了,醒在青草巨大的呼吸里
     
    那時你并不知道你放走的那個日子已經返回
    思想被迫中斷,有幾種方式讓你長大
    你取下桔子,你害怕墻上桔子的亮澤
    你自己就在墻上。背后是風
    你會看到冬天加速搬走暖意和神圣
    你看到我!這一個造詩養霧的人
    這天真的理想構圖者!
     
    總得有一些火焰讓我們永生
     
    誰為我們的服飾綴滿星星,誰讓鹽
    遍灑靈魂的每一個角落
    一切都在不可知的微笑中。某只鳥
    非常優美地斷裂,某個人形單影只
    我們所喚起的現實與虛無
    我們習慣沉浸其中的謹慎與壓迫
    我們為什么炫耀,為什么毀滅
    又為什么愛著!
     
     
    4
     
    花瓣在傾聽,我們最好遠遠逃掉
    那破碎的羊群最好把驚慌一起帶走
    光,和有罪的感覺。音樂突然變成石子
    我們的果實歌唱的身體
    音樂突然墜落,它遺下的秘密葬儀
    平放在冬日的1995/1/16
     
    我們等待,手放在心上,眼睛閉上
    我們翻身一個時代只剩下一口井
     
    嘶吼的孔穴,和漫漫寂寞的延續
    你提到天鵝在黃昏閃現。你干涸的唇
    你被呼應的按鍵撥出的2064040
    你通向我的墓地展起的風衣
    沒有誰,雷霆像一片暗紅的遠景
    你在哪里,哪里就有放大的欲望
    放大的群巖詩篇
     
    “歌者追趕往昔,愛著的人為此得病
    請許諾我一座星宿
    一次不能成行的旅程。”
    我們重新沉落的杯盞執在鋒刃上
    時間消融成水
    我們被游戲煽起的水,幸存的水
    自陰郁中心深入。我們埋下習性的鐘鐃
    我們瘋狂的預言養育出精神和衰老
    我們為誰死去!
     
     
    5
     
    分出另一半廢墟,承認這坍塌的幸福
    僅留一只藍色的手指向燈芯
    僅僅如此!我們引渡寒鴉過江
    又同時被它引渡
    時空彎曲,有一種憂傷在里面
     
    我們已不得不說出,說出是有痕跡的
     
    你的長廊堆砌著什么:郵票收集思念
    胡子穿越玫瑰
    空氣空而且滿。你的長廊不善掩飾
    你認定的那聲蟲鳴已經荒涼
     
    連同枝椏間的擁吻。風景依舊
    我們偶爾培植一些低音
    一些豐富的表情移動著,蒼白使我們不安
    我在你的魂中散步,你最精彩的開啟
    你搭著夏日和我一起麻木
     
    我們已不得不期待,像鑰匙一樣
    誰得以和我們一同度過這簡單的
    銹跡斑斑的老日子
    而一個詞的說出又將帶出幾個天才
    你不是結果
    在我們的一生只能做好一件事!
     
     
    1995/1/11----16
    


    第三說

    飛機是不會犯罪的。你必須背著兩星期走路
    你與時間成了老對頭
    
    采訪測不出深淺
    看守所里,張掛著月光的肖像,貓像惡作劇的愛人
    歇下焦慮
    詩歌拒絕到你的身體上班
    3月31日,燈提前關門,世界施加壓力
    你坐的地方沒有意義
    
    午餐正點到達
    一條方框正好遮住它的腳趾。陰暗角落里
    書自得其樂
    同時儲藏的還有突然和等待
    
    我慢慢地說著寫著,說不清楚
    運河到處張揚
    北方不是你的。你在稠密的過去的某間屋子迅速拐彎
    空氣抖了抖
    我看到墻壁在發瘋
    它追不上自己的敵人
    
    選擇太多容易有誤
    一個詞,也許你一輩子都用不著(福至心靈)
    神的換骨運動又在升級
    肯定有神
    在加緊它的換骨運動!
    詩歌給你勇氣,只要不死,就有自己的小天地
    
    我們尋找兇殺現場
    金老鼠是你的家,你不需要它,你說,你想開機。
    和亡靈碰個杯吧
    再不要讓刀心動,我進入它的飲恨,下一輪回,讓它當把
    稻子?
    
    談話昏頭昏腦,我累了,大金屬柱幻出變形的影子
    我對它咧咧嘴
    中午流下古怪汗水,分不清邪道還是正道
    如果可能,它們都會殊途同歸
    我匆匆吃下時間和事件
    至少還有機會踢開討厭的稀飯和麻木
    
    一個遍布細菌的人有著多么可怕的爬行欲望!
    
    辯護急需延續
    內心的斗爭漸漸落空
    一失手就有案可查,靈魂掙脫睡眠,被摁到本世紀末
    孩子們旁若無人
    把一條魚涂滿檔案
    4月1日,生活習慣地開始它的圍剿
    我打個電話
    時間是我的心腹之患
    
    文件被凸出
    氫氣工廠爆炸了,天空了,日子碎了
    你想到“寫”,字就呼朋引伴,列隊前來
    它們適應性極強
    你穿上村莊的鞋子,走過疲憊的泥土路和太陽,懶洋洋
    在木偶的長睫毛里唱歌數手指
    一個人踏上通往死亡的車轍
    
    思考有不以人意志為轉移的痛意。
    
    我記起福爾馬林病房,翻轉的身子,大舅母臃腫的體態
    小丘一樣
    呻吟有懺悔苦難的力量
    “看好你的命!”
    她說,使寧靜乘于上帝的關照
    
    這體驗令人稱奇
    同樣的名字張冠李戴,但別急,你的就是你的
    音樂開個口子,當你老了
    生命會向你要稅的
    
    有華人的地方就知道金庸
    18歲是段好線條,適宜于長篇武俠小說
    我曾在暑假鉆進閱覽室的板凳縫,在掌中演算天文
    
    那時K還在城里讀書
    L在三沙水面捉拿魚的翅膀,閃動吊瓶的制服
    W扎滿針眼的陣容慘不忍睹
    從死到生,斷斷續續節外生枝
    
    你以南的一面面面相覷
    清閑有如書店每個上下午的寂靜,它太不像商業場所!
    我來了,就給空間開鎖
    然后狠狠地打向時間:老不死的時間
    你永遠不要死
    
    學著著急,著火,著涼,著慌——————
    因為接吻就是以牙還牙
    延遲一個目的的到來
    你看看你看看,風都在笑,長方形低下頭,全程1500公里
    
    監視夢,它不斷膨脹,一天碼到它手上
    
    現在顯然有動機不純在加入
    假如衣服實行一夫一妻制,父親的一生應該打折扣
    什么可以騎自行車
    人就錯了,春天有三只腳,它的身份證沒有號碼
    拼盤乒乒乓乓
    壞情緒不會構成騷擾
    “小四川火鍋”老板上的最后一道菜是她自己
    
    座位黃了,樹照顧樹,螞蟻啃石頭
    你心領神會一切陡然開朗
    靈感隨意擺置,碰碰它,“一個人在一個人時總會有點欣喜”
    時代的特征匯集到一個點上
    我聞到了隔壁的青羽毛
    整天你不干事,氣死牛,把街道消滅
    
    只有天使才能給上帝傳呼
    
    黎明的請調報告尚未送出,你還有機會
    埋葬它。
    或者緊緊捂住在時間的夾口上
    “心中有大自在”,我喜愛這句話,它正好切合實際幻景
    我送出兩份紅包
    一份雞毛,一份蒜皮
    
    一個人老了,墻角的紅包還站著
    感覺細微得要流淚
    親愛的,載我到任何時候,神會保佑詩歌的人
    保佑童年的麻雀
    手又在發冷,它無法退到澄明,它癱倒在藤椅上
    
    尸體像蛇一樣入冬
    再過去就是慌張的掃帚。愛情有種神秘因素
    你徘徊著浸入它的體液
    來,一個人,時常檢查自己的肝臟、呼吸和細胞
    從前生活挑選我們
    更輕了,直到編成辮子和細雨
    
    沒有邁出去的偶爾
    玩一玩,裁下一寬度水,你憐惜草地,畫餅充饑
    南山書社負責推薦人生哲學
    我的奶奶在煙囪里
    煤油盞起,火是她的階梯?我喊著,我大喊:快跑
    快跑——————奶奶——————火來了,火來了!
    我相信靈魂
    它真的長出66條腿,它清楚我的哭喊
    靈魂是不能熔化的!
    
    后面是一個引號
    它還有多少是你賣不出去的?
    青春的氣息,我每天都要吞一口,另外是深深的宰殺
    箭頭蒼白
    要不然我們從頭再來!
    西西里島沉到九龍江里,只有一個人把它拯救
    
    我極力培育的袋子裝不了太多米
    “世界上沒有白吃的午餐”
    零點,無登場,它還有這么一個支架需要支出
    喧嘩縮小野外作業
    瓦爾登湖習慣梭羅和你
    
    實用輔導總共三百頁
    他們說,這可以出個好價錢。英語六級,每一級都理所當然
    地必要、討厭!
    
    你只要進入制藥廠就不可避免地變成藥
    
    但是羈絆無法救治
    死亡依然百分百上升,一個重要方面是它有旺盛的生命力
    
    這還不是尾聲
    人與永恒,與一根星辰的手指,它的小指尖散發的靜
    內心的靜把宇宙搬到窗臺
    
    
    1999.4.1.
    
    
    發表于<廈門文學>
    


    之七

    語言通過咖啡表述會顯出紅色
    那令人不安的等待
    向右,它首先指使你的脖子,再把你的眼珠
    掏了出來
    拋到空門外
    
    在上當的7月,仿佛上輩子的性事
    生育出怨恨和莫名其妙
    我感到鬼魂附體的真實
    有詩歌的停頓為證
    火,似乎是洶涌的洪水,時常冒到北京的金山上
    嗬,一個人似乎發瘋了
    她看著電話預備用唾液把它淹沒
    她自己掉了進去
    再讓卡車把自己拖死
    
    幽靈般的裝飾,有如紅色藤條的愛人
    在椅子上興風作浪
    被子被子,你要求更融化的呻吟,音樂一樣來去自如
    拍拍它,光七轉八彎
    在月亮之臀下維系不了短暫平衡
    優雅能持續多久?
    你的名字不帶前綴
    
    檸檬如今像酒足飯飽后的消譴
    這是一句格言將永遠流傳
    檸檬如今在腫起的肚皮上排演,正如夜晚
    吐出猩紅小骨頭
    我時常在這里看燈泡一個個破裂
    柜臺商量著,擠進四顆主人頭顱
    木板害怕它會被發霉地毯開除
    它小心翼翼地,努力對著腳丫上的蟑螂陪笑臉
    蟑螂:從兩片藥之間
    聞到了死神的清香
    
    我和合作伙伴吵起嘴
    雨搬動我的自行車,后座,有時是女兒,有時
    灰塵也來搶占地盤
    直到某個饅頭上午,它被用來成全一個人的小偷身分
    沮喪還給摩托
    緊緊地揪住另一個人的嫉妒
    把果汁當作情敵
    共同飲下第無數次淚水
    說,風快吹,把江邊的接吻分開,一直到我們這兒
    
    牛奶有益滋補
    這并非語言的罪過,寫什么和怎么寫
    船為了魚可以頂風作案
    船可以把屈原這條魚撈上來
    讓我們穿上白鞋子,和海子一道,為屈原建造一座薄棺材
    詩歌的力量絕對需要強調
    等待總在是與非之間
    我痛恨夏天和一個一個白天,而夜晚像迅速長大的孩子
    總是那么瘋狂
    人們將在夜晚向情人奔跑
    一群螞蟻的臉孔
    貼緊到全世界的櫥窗里
    “與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多年前莊子經營蝴蝶生意
    歲末年終莊子如此總結到
    
    修路轟轟,高利貸者不斷增加臉上的笑紋
    醫院接收灰指甲和長腳蚊
    它們的存在已是一個政治問題
    我探了探頭
    這個國慶我有七條命可供選擇
    不止是魷魚絲,不止是參茶
    時間、情感、空氣……都預算了價格
    漂亮的阿珠扣除在外
    她染成金黃的頭發像草一樣讓她生氣
    但至少有三擔贊美被她挑回
    阿珠,咖啡的手,詩人看得見的藍條紋裙子
    
    隔壁包廂的欲想
    巨大的愛情輪子每天都是新的,它碾過冰涼的口紅
    給予日子堆積如山的喘氣
    電費230,水費80,稅收286,工商……
    房租外號“老虎”
    老虎老虎,把我的明天也吃去吧
    或者像薩福唱道:
    “死亡也要死去……”
    
    從這樣的糾纏滾出去
    還記得玩具、零點嗎?烈士陵園和王爾德
    “莎樂美,我只要你的頭顱。”
    “比亞茲萊知道自己快要死了,必須盡早出名。”
    龐德和張愛玲英雄所見略同
    龐德和張愛玲是一對假夫妻
    
    他們居住在美國,自由是什么?
    “就是忘了什么是自由。”
    像一只老蒼蠅不為人知地倒斃,然后成為三峽截流的
    一塊石?
    成為曹雪芹的賈寶玉?
    懂得如何憐香惜玉熱愛自己
    在紅樓中做幾個鮮艷的夢,革命的紅磚碧瓦
    上漆著“工農兵聯合起來!”
    古老的閩南也是蠻族的部落
    然后是中原帶來金戈鐵馬,兵刃相見
    直到誕生一群南北混合的雜種生出分裂的腳趾甲
    
    “小姐,你在罐中呆太久了。”
    “我搶到了你,就搶不到一切。”
    


    借口

    我和加洲旅館一起被夜晚收容
    思想掉落地上,我犯罪了!姐姐,我看到窗簾裸體
    它們都有耗損的眼睛
    別開燈,幽靈要轉過頭,光線是它的食物
    它愛撫地卡住脖子(睡眠的?)
    我們把床搬到野外,我執意于自己的放松,靈感累了
    細胞一一關閉。
    
    烈士陵園臺階們鎖上一千級
    1975年4月5日,我6歲,阿珍7歲,也是在這里,阿珍說
    “我看到了先烈們的骨頭!”
    “不,是精神!”
    老師說。
    
    1999年,我問你,數得出自己的精神嗎?
    “他們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我向往他們的執著!”
    拿一把青菜代替草(青菜也是草)
    點燃它,空氣就長盛不衰,我們都需要它的氣與力
    泥土也是新的
    
    這是黃昏,書有種邪惡力量,莎樂美,你不能要點別的嗎
    
    我故意繞道而行,淚水拐過椅子
    白軀體上升的墓碑
    世界多了7分,我重新學著純凈,太晚了是吧,天使找不到腋窩
    存放它的翅膀
    
    話題聚攏又擴散
    但已經不一樣。神直接肢解了你,再為你組裝,咖啡和女人
    是兩頂帽子
    適合你和復活
    述職報告證明一個人不宜于家和家庭
    像魚,不宜于信口開河
    
    我害怕早晨的公園,老人們憐惜身體,把一套太極拳
    打得腐爛
    死亡這個老東西,它的動作還挺猛的!
    
    中午我不回去,我有“詩”無恐,一種類似 巫術的耳語
    穿起掃帚
    路分成九瓣,嘶嘶做響,我先想到惡心,灰塵變形,
    長出馬臉驢耳
    網狀底面是非顛倒,“答應我,月光,你是最后一塊磚!”
    我寫下這句,尖叫起來
    
    箭頭隱到幕后
    我按了一下,現出一籌莫展的滑稽相,笑著笑著眼淚就出來了
    沉寂突然壓住了我們
    星期一加上星期二是不是等于星期三?
    漳州加上你是不是等于李白?
    
    我感到奇怪,到處都有鈕扣的陷阱,解不開
    酒瓶混合紙板像二氧化碳的殘余分子
    2點30,生活準時出場,它實行一以貫之的簽到制,你一
    來到世上就加入它的行列
    我說過,如果生活阻礙藝術
    我選擇放棄生活
    
    這個夜晚,月光肯定失眠,加洲旅館住進音樂和它的主人
    多毛的腿,緊緊地,夾在墻上
    一只精彩的蚊子!
    壁虎!
    動物們的小動作!擊中要害!徹底解決!
    
    啊,給死者一個說話的權利,借你的口,這世界我們最缺少的就是
    他們的聲音
    但聲音還是說給聲音!
    
    意外的竹竿夾住老鼠和野地暗黑的驚恐
    七個女生樹一樣哭了,她們的青春期幾經周折
    在夜晚的鄉村中學
    總有小偷學著風嗚嗚,制造鬼面孔,我就曾見過他們
    破門咿呀,美人斷牙那是因為圖片臟了
    我們用漿糊修補的愛情沒能持續增長
    
    接下來就是父親
    我時常訝異于自己的漠然
    父親的一生是煙酒的一生,也是小姐的一生,失敗的一生
    上帝,不要緊
    我有幼小的孩子可供使喚
    風來了,她就在風中茁壯成長
    
    那愈來愈旺的零點,事件無處脫逃
    冷靜些,把夜晚的長舌打上結,這樣就可以避免蟋蟀的靈魂
    “這秘密也是子宮的秘密”
    椅子扎上皺紋
    熟悉的人面無表情
    
    我游離在性別之外
    加洲旅館,一個擁抱的核,爆炸,旁觀,四道水兌了鹽
    兌了毒
    沙啞的時間不知所措
    詩歌開起電話會議,只有死亡才能監聽
    
    我看到敏感凸起一塊肉
    光也是肉,如果光能一版再版,這世界就不缺少饑餓
    還有三天
    我算了算,慢慢地睡了過去
    
    “人類為什么要在這么偏遠的地方建立一個人類?”
    
    每一個不相干的詞都可能是你的寡婦
    你迅速地變幻它們
    腳縮在高跟皮鞋里,高跟是虐待狂的高跟,痕跡不露
    因為夜晚總有一些理由
    歡笑染上疾病,無援地纖弱,敏感,走來走去
    
    它不直接參與記憶,《詩經》也不會。
    
    
    1999.4.7.
    


    灰指甲

    這夜晚肯定是輪回的一道菜
    龐德端上來,安,我的老框框,老鄰居
    我們一起說話
    
    我想象思考具有的神秘力量
    意外的確認,當面使和緩的杯子分裂開來
    喝下,就能把十個過去化為烏有,性別充當洞口
    提供劣質的斬釘截鐵的服務
    你應該承認生活有它自成一體的風速
    
    灰的指甲像是安裝上去
    時間渴了,它必得拿一個人充血?中午短命,用一把手
    也搶救不了它
    牛是街道的鬼,我們在它后面
    我們并且看見瘸腿的蒼蠅復印在詩歌的餐面
    閱讀使空氣靜止,精致而富裕,我喜歡它屏住呼吸的表情
    真妙,報復的快感
    不知不覺流下淚
    下半場也許會有星期二的六十六條腿
    
    5是你的吉祥數字
    神選中了你!其余都是廢水,安康魚一步到位
    詩是它們的家
    好奇心在一定范圍內有其存在理由
    押解秘密,送出茶葉和某某超市的果凍桔子漿
    一些心煩意亂的天真
    
    時日生疏,搶掠的高壓感覺慣于搬動尸體
    埋葬每一天。
    生活敲起破鐘,委曲求全,擦去任性和人性
    偽裝的木人拐過陰暗
    它插上煙和啤酒,臂膀僵硬,身后是要命的長鐵
    偶然會是咖啡店光的回光返照
    那頭豬,我滿懷溫情為它獻上語言的花圈,把它掛到
    越來越沉的死亡的頭顱
    善良得大于失,神在加緊調換骨骼
    指責有它殺傷的勇氣
    一首長詩的構成擠進月亮細密的針眼
    
    感情變得多余,像佞妄,卡擦一聲,就近自焚
    欲望截獲指令性見解
    它很快就要見分曉
    它按捺不住分崩離析,夜晚塌了,它問,除號的一半是什么
    它綿軟,沒有直立的路和臺階
    想想看,一個人,從昔日的宗教醒來,割去子宮和肌瘤
    
    它的神經是有問題了!
    如果是無,遍地開花,你將拒絕一段初戀的撫痛
    答非所問拒絕姓氏的出籠
    我曾詫異于它的純粹,聚集到一個點,敏感,麻木
    出來了也就出來了
    誰都不能對此了如指掌
    
    狀態在漸漸沉潛
    不容易!上妝的靈感穿過旋渦,它再也不要限時的舞臺
    皮膚閃閃爍爍
    長出猛烈的鱗片
    啞子有更加尖銳的口,幸福不單純一個概念
    初戀的灰指甲添進灰棺材
    
    我習慣性地叫了一聲“時間”!
    它的小鞋解下第幾雙?
    時間跨過1986——————1992(那也是你的)
    我們同時失事
    某一天,時間將與我們同床共枕,同時共枕的還有詩歌
    它集合天堂的天使,歡唱起來
    神回來了!親愛的小朋友,你適宜展覽的疤痕
    你的新疆三日
    它們哭泣著,匆匆做完這一生的愛,結局永遠分開
    
    而你,飛出密西西比的陽光,在閩南某座頹廢色彩
    的土樓
    拒不承認殺人背景的存照
    一個風雨之夜的事故小車,它的劈開的冰柜和沉醉
    一條委身泥溏的龍!
    
    一切有待存盤。初戀都是慘痛的
    記憶閉上眼
    對于記憶,淚水也許是最好的解除劑。它不情愿!
    莫名其妙就有瘋狂
    心又成了灰指甲,還是灰
    我將用一首詩把它埋葬,所有的初戀,連接起來
    是亞當和夏娃的蛇
    冰涼,爬過傷心的時間背影,上帝,
    
    不要用它懲罰我們!
    我嘗試著心靈的自我解剖,憤怒是情節的憤怒
    悲哀卻是永無終止的
    時間垂下繩子,字里行間有著荒涼忙亂的意味
    我寫了然后我活著--
    
    1999.3.26
    


    明天將出現什么樣的詞

     
    明天將出現什么樣的詞
    明天將出現什么樣的愛人
    明天愛人經過的時候,天空
    將出現什么樣的云彩,和忸怩
    明天,那適合的一個詞將由我的嘴
    說出。明天我說出那個詞
    明天的愛人將變得陰暗
    但這正好是我指望的
    明天我把愛人藏在我的陰暗里
    不讓多余的人看到
    明天我的愛人穿上我的身體
    我們一起說出。但你聽到的
    只是你拉長的耳朵
     
    1996/5/18
    


    往事

    再有一些青春,它就將從往事中彈跳而起
    它安靜,沉默,已經一天了
    它被堵在通向回家的路上已經一天了
    閱讀也改變不了早上的空氣哭泣著就到晚上
    流通不暢,流通不暢
    再有一些未來的焦慮就能置它于死地
    我之所以用它是想表明
    我如此中性,已完全回到物的身份。
    
                             2004/8/8
    


    意外

    我越來越管不住我的身體了 
    (是的,管不住就讓它爛吧 
    爛吧,爛吧!) 
    可是我管住了我的眼淚(多么悲慘!) 
    我問,這是怎么啦? 
    一切沒有預設但終究是來了 
    肥胖的路程 
    八百里秦川一路綿延 
    當我望向窗外,那一瞬的蒼茫終究是來了! 
    我閉上眼 
    但淚水還是沒有流下 
    
                          2002/11/13
    


    像杜拉斯一樣生活

     
    可以滿臉再皺紋些
    牙齒再掉落些
    步履再蹣跚些沒關系我的杜拉斯
    我的親愛的
    親愛的杜拉斯! 
    
    我要像你一樣生活 
    
    像你一樣滿臉再皺紋些
    牙齒再掉落些
    步履再蹣跚些
    腦再快些手再快些愛再快些性也再
    快些
    快些快些再快些快些我的杜拉斯親愛的杜
    拉斯親愛的親愛的親愛的親愛的親愛的親 
    
    愛的。呼——哧——我累了親愛的杜拉斯我不能
    像你一樣生活。
    
     
    2003/8/1
    


    某某家陽臺

    我喜歡某
    某某
    某某某
    我用它們代替我喜歡的某,某某,某某某
    某+某某=某某某
    某某某就是你
    你在你家陽臺望出去
    望見春秋戰國時代走來的一個人
    一個女人
    她在你家陽臺望出去
    望見春秋戰國時代走來的一個人
    一個男人
    他們互相望了望,互相笑了笑,就走到了
    秦朝、漢朝
    和唐朝
     
                                           2004/11/10
    


    此刻

    此刻陽光明媚,從屋頂慢慢照下來,一路穿過
    17層,16層,15層,一直到5層的樹上
    分不清楓樹、桉樹
    還是大葉黃楊樹
    陽光從樹身上走了一圈,拉走了一群樹葉
    細細的腳嘩啦啦
    細細的孩子們的腳啊跑得
    那么快
    那么快,此刻陽光明媚
    漂亮得像造出好心情的寬闊馬路
    干凈公交車
    即使陽光不明媚不漂亮我還是要寫一首
    相愛之詩
    我的相愛之詩從早晨7點鐘的太陽
    開始——
    一大群樹葉嘩啦啦
    落下,孩子們的小腳跑得多歡
    啊。
     
    2004/11/10
    


    七月回福建的列車上

    列車駛過時
    窗外的山,山上的草,居然紋絲不動
    寂寞啊
    寂寞,寂寞離我不遠
    就在車窗外。
    
                   2004/8/14
    


    活在一條河的邊上

    活在一條河的邊上,很干凈,很危險
    活在一條河的邊上,河水清澈,歡快流走
    河水河水,一個人活在你的邊上
    兩個人陪她走,三個人如此相愛,相愛如此寬厚
    如此寂寞,如同一條河慢慢走
    
                                    2004/9/16
    


    穿過熱帶雨林有熱帶雨林的雨

    穿過熱帶雨林有熱帶雨林的雨
    呼吸的一片綠
    幾行刮起又刮落的風
    于是我醒了
    我被深厚的葉子甩開
    葉子這樣蒼黃
    接近于一個下午的高度 
    
                              1997/5/3
    


    眼睛閉上

    眼睛閉上就能看見黑暗,看見黑暗里的呼吸
    摸索和心底里的歡喜
    眼睛閉上就能看見夢
    夢里的小推車把一些陳年遺跡運走
    把家具運來
    眼睛閉上就能地老天荒,隨手碰翻
    波濤洶涌的海
    
    你見過海在青年的成長里茁壯
    在一條江里慢慢匯入寧靜
    至為深遠的感覺排除現實的元素好暖和
    好比眼睛閉上看見的一切
    它們多么像是真的
    (是的,這一切多么像是真的)
     
    2004/11/10
    


    在西峽

    在西峽,他的手是飛機場,停著一只 
    老界嶺的瓢蟲 
    風細細地吹 
    我的身體四處游移 
    空氣無處不在卻沒有誰 
    把一個詞釘入我的靈魂 
    在西峽,感覺在尋找中遇到感慨: 
    世界的風景如此遼闊 
    幾乎使我驚慌失措! 
    
        2002/11/13
    


    康西草原

    康西草原沒有草,沒有風吹草低的草,沒有牛羊
    只有馬,只有馬師傅和馬
    康西草原馬師傅帶我騎馬,他一匹我一匹,先是慢走
    然后小跑,然后大跑,我迅速地讓長發
    飛散在康西草原馬師傅說
    你真行這么快就適應馬的節奏
    我說馬師傅難道你沒有看出
    我也是一匹馬?
    像我這樣的快馬在康西草原已經不多了。
    
                                   2005/3/26
    


    母親

    每天我都在身上找出不同的母親
    字跡模糊的母親
    允許我用自己擦去你 
    
    你總是來去匆匆
    牽著你的外孫女我的孩子
    有時我看著自己始終搞不明白
    家族的細線
    如何穿軀而過 
    
    我隨意地丟棄母親的名義
    我神經質地發現我尚未崩潰
    多年以前我親眼目睹了母親發狂的一刻
    一把躺椅扔進垃圾堆 
    
    因此我相信
    我們總有一個要繼承你的血液,我們將在某一天
    瘋掉,說吧,母親:
    我,還是女兒? 
    
                        2002/11/15
    


    走遍莫扎特

    我相信莫扎特作為音樂材料的現實性
    那么暗淡的陰雨線條在此刻
    黑衣人的傳說如同舉著盾牌
    如同把九重大門一一推開 
    
    歐洲已經分出兩旁麗日
    歐洲的麗日
    晴天中有磚鋪就的古典主義 
    
    它們直接閃射下來
    穿過集體主義的風 風的長發 長發的淚水
    絕望卻向上的力量! 
    
    那就是莫扎特的快速旋律
    偶爾柔緩,容得下一世界的哀傷
    偶爾放置下高音的梯子,沿著詠嘆的路徑
    我和詩一起起伏不定 
    
    變冷的手抱成一團
    下午抱著上午,臉抱著滑過的深呼吸
    奧地利從歐洲走出像天才按住胸口
    3年以后,我36 
    
    應該有一雙安靜的睫毛得到祝福
    遠遠地,為生活奔波的人很快就要走近
    數不清的物質困窘如果音樂不行
    就用詩來解救!
    


    在北京,在終點

    如果可能
    請允許我把北京當作我的終點
    允許我丟棄自己的故鄉
    如果故鄉是我的母親請允許我丟棄
    母親,父親,孩子
    一切構成家庭的因素
    一切的一切
    
    請允許我成為北京的石頭
    安置在大觀園里
    或西游記里
    我愿意就是這樣一塊石頭
    不投胎
    不轉世
    我愿意回到石頭的身份
    沒有來歷也沒有那么多閱讀的手
    指責的手
    
    在北京,如果可能
    請允許我以此為終點
    活著,死去,變為一塊石頭。
    
                                 2004/5/2
    


    在潭柘寺

    在我到達潭柘寺的時候
    我先經過一段漫長的盤山公路
    它不斷攀緣而上
    一個拐彎
    又一個拐彎
    
    在我到達潭柘寺的時候
    我一不小心回到了南方的樹木
    枝葉交錯
    我和故鄉的朋友們在一個拐彎
    又一個拐彎的盤山公路睡著了
    頭有點暈
    然后在某個目的地醒來
    
    我一下車就到達潭柘寺
    當我進門
    一種古遠的幽深的氣息迎面撲來
    迅速地,包圍并籠罩了我
    這是北京的源頭
    他們說而且也獲得我的印證
    此時此刻我心動了
    
    我回到了北京的源頭
    就好像回到了我的來處
    盡管我不明所以
    我還是以為我回到了
    我的來處
    
                              2004/5/2
    


    頤和園

    在你面前,我的感性理當受到嘲諷
    這是對的
    在你面前我的感性是不對的因為淚水因為沖動總像
    昆明湖困守頤和園
    不不,當慈禧下令開鑿昆玉河接通昆明湖
    和玉淵潭時
    一個女人貪婪的野心乘船直上
    故宮,敞開了
    國門敞開了
    帶著教科書上的恥辱和昨夜的輾轉
    此時此刻一團漿糊
    
    你用理性破壞我
    這是對的
    燈光保持兩張軟沙發的距離
    天一副要塌下來的神色在我臉上你說
    在你,一切都小得可以置之不理
    
    可怕的樂觀,無限擴大的樂觀歸結起來就是
    冷酷和殘忍的代名詞
    好吧,這個夜晚沒有歌聲伴唱的OK
    如果嘴唇永遠找不到
    你真實的想法也將永遠不開口
    
    結束它,頤和園!
    我繞著你走了三小時,我走到的門外
    都沒有公交車
    我無法像慈禧一樣鑿個線路哦
    這是對的
    當我一個閃念走進昆明湖
    這是不對的你放心尚無人
    有此資格讓我去死。
    
                             2004/3/21
    


    曹雪芹故居

    2005年春節我做了兩件與曹雪芹有關的事
    一、 第九遍讀《紅樓夢》
    二、 和鐘物言到黃葉村看曹雪芹故居
    
    這兩件事又分別引發兩個后果
    一、 讀《紅樓夢》讀到寶玉離開家趕考時哭了
    (寶玉說,走了,走了,再不胡鬧了。)
    二、 看曹雪芹故居看到曹家衰敗時笑了
    (我對小鐘說,曹家的沒落為的是成就曹雪芹。)
    
    在黃葉村曹雪芹故居里
    我們一間房一間房地走過,正是春節時分天微微有些陰
    行人絕跡,一鐘一安一曹爾。
    
                                  2005/3/26
    


    身體的一夜之旅

    它長1米63
    我的身體長1米63
    它寬3千300尺,哈這個夜晚它
    寬3千300尺
    我的1米63的身體在寬
    3千300尺的夜晚悄悄出走
    風格古樸
    顯示了我曾受過良好教養
    顯示了我至少還是一個詩人
    
    一個過氣的前詩人
    此物裝飾有詩數百行
    情感0·1克
    麻木萬斤
    姓安
    名琪。
    
    此物在夜晚出走
    功夫要比白天略高略深略強
    凸起的恐慌寫在遭遇到的盤上
    內盛被獵殺的大膽構想
    
                            2003/8/1
    


    老月亮

    在微醉的麻木的狀態中月亮我要把你消化
    連同大量涌進的古典意象老不死的李白
    手別伸到蘇東坡的袖子里
    
    別告訴龐德家里那個老黑人騎車經過月亮時用力拍
    打一下美姑娘的屁股說哈
    狗啃了天使的骨頭
    半邊臉光光
    
    半邊臉對于他們來說太實際
    對于我們則太虛無
    
    某些時間永遠過去某些永遠
    不過去,不過去永遠摧殘過去毫無理由毫無
    責任心同情心
    
    譬如即將到來的八月十五不等于前年去年
    再前年再去年再再前年再再……
    我和爸爸愛人女兒妹妹圍坐沙發看電視等媽媽站立桌
    前桌上擁擠月餅柚子和祈禱,來,媽媽
    一柱香敬神明兩柱香敬祖宗三柱香保佑
    活著的人活著
    平安幸福
    
    媽媽媽媽,我喊一聲
    媽媽媽媽,女兒喊一聲
    我抬頭看見月亮真老真的真老月亮月亮我喊一聲
    月亮低頭看見我真老真的真老月亮月亮今年我們
    一起老
    
                          2003/8/22
    


    賭徒

    你用一個沒有難度的詞語陷害我
    我的賭徒
    你坐在我身邊像賭徒眼里的賭徒
    因為我們都是賭徒所以我怕
    或者不怕
    你
    
    你低著頭假裝很安靜
    假裝不知道安靜的安,安全的安,安琪的
    安
    無數人問我:安
    或者不安?卻不知安和不安其實是一碼事
    其實,這么多年你一直在
    詩歌里,比較瘋狂
    比較不在小說里
    
                                    2004/4/7
    


    京東大峽谷

    (給陽春)
     
    那些水多么傻,在喧騰的瞬間被定住
    它們直掛在懸崖上
    你的手抓住它
    像抓住一個嶄新的白晝
     
    你要我下去和你一起抓住那些水
    但那些水又那么聰明
    它們躲在滿潭堅硬的冰面對岸
    使我們在靠近它們的瞬間跌倒
    被四野的石頭撞上
    京東大峽谷
    當我們穿行其間一個潭
    一個潭
    走過
    往事歷歷
    如哽在喉
     
    你的童年不說話
    你的少年不說話
    你的青年半截在我這里
    半截在
    不說話的夜里
     
    當我開口
    冰凍住了我,我的童年在說話
    我的少年在說話
    我的青年半截在你那里
    半截在
    不說話的夜里
     
    當潭水解凍
    從京東大峽谷穿行而過
    我會用滿天的星斗接住你
    你的話那么多
    來不及盛好就已天亮
     
    2006/2/8
    


    答案大概

     
    一瓶大可樂瓶子大概可以裝進一家四口人從北京
    到天津的行程大概可以
    裝進江南奧拓馬不停蹄的奔跑大概可以
    裝進他酸疼的脖頸如你所知我不會
    開車不會當他的幫手
    如你所知除了他
    我一無所有
     
    答案大概就在這里
    一瓶大可樂瓶子可以被丟在路旁踩扁拆爛而我
    不能,一瓶大可樂瓶子還可以
    被火燒掉被地賣掉而我不能
    如你所知
    我上有老下有小除了他
    我什么都有
     
                              2006/2/8
    


    龍潭湖廟會

     
    記得那個陽光嘈嚷的微曬的下午
    風緊,我們裹著棉衣
    把車停在護城河旁
    她是你的母親
    也是我的母親
     
    記得那個人聲鼎沸的微冷的下午
    小吃、雜耍,夾雜各色各樣小玩意
    我們三三兩兩各自行走
    偶爾走近
    相互攙扶
    偶爾離散,各奔東西
    你看見白頭發的父親在滿目的紅里
    寬厚地笑著
    他是你的父親
    也是我的父親
     
    當我在恍惚中憶及這一切
    廟會像全天下窮人們的幸福時刻
    有著短暫平凡的世俗之樂
    我們一會兒走近
    一會兒走遠
    在有太陽和風的下午
    四雙眼睛遙遙拉住
    四顆心共同保管歡樂
    和離愁
     
                        2006/2/8
    


    昭君墓

     
    正是秋風颯爽的季節我們到呼市
    呼市的風呼市的草常年綠著在昭君墓
    昭君,我的好姑娘
    你在他鄉還好嗎
     
    你曾經消瘦的臉龐如今變得豐滿
    你的細肩變得圓潤
    細腰變得豐腴
    但你仍然是我的好姑娘昭君
    我跟隨你到塞外已經太久了
     
    你看那秋風中走來的兩個人一個姓張
    一個姓黃,一個微笑
    一個不語
     
    他們就要在你和單于的駿馬像前祈禱
    因為你們是不遠千里恩恩愛愛的夫妻
    他們就要在你們面前結下良緣
     
    讓我們在颯爽的秋風中為他們祝福
    他們一個姓張,一個姓黃
    一個寬厚,一個善良
     
                                 2005/11/5
    


    新年快樂

    新年,你都把我忘了,我覺得很突然
    被越來越大的時間嚇了三跳
    頭一跳在1969年
    我出生,雞正好叫到
    雞冠的位置
    第二跳在1992年
    我寫詩,結婚生女,感到全世界的好
    都來了
    
    越來越大的時間在2004年跳了
    第三下,嘿嘿
    我不動,動的是12月29日20點49分
    滿屋并不新鮮的
    空氣其原因主要是因為新年到了
    帶來那么多消化不了的雪
    和冷。雖然張燈結彩
    新年還是冷
    還是有些
    
    茫無頭緒。實際上我已忘了新年
    我覺得很突然若干年前的
    若干年前我曾經那么渴望新年
    像一切成長中的孩子
    若干年后的若干年后我不像成人一樣
    成長了。
    我把新年限制在一朵花里
    花開新年到
    花謝新年飛
    
    新年年年如此?噢不對
    想想看新年也老了
    我曾經在新年看見一天地的雪,天哪
    一夜之間新年
    白了頭。
    
                           2004/12/29
    


    陰山在后

     
    類似我曾見過的賀蘭山,陰山,那么低,遠遠看去
    黑褐色的陰山在赤勒川的歌謠中靜靜綿延
    環呼市一圈
     
    我站在昭君墓上,昭君墓又名青冢,一年四季,這里的草
    常綠,有如一個奇跡,當秋風遍掃,黃了綠葉只有昭君墓
    青翠依然,不老的昭君頭頂青絲
    青翠依然
     
    而陰山在后,我不知道赤勒川在哪里
    風吹過來
    我把頭低了下去
     
    他們說,牛羊真的不見了。
    他們說,牛羊遍布,塵世人間。
     
    2005/11/5
    


    黃河入海口

    一堆堆細浪魚一樣追趕著我們的船
    一堆堆細浪翻滾著
    來不及吐氣、歇息,來不及喊叫就被我們的
    船帶往黃河入海口
    
    我們在船上
    緊閉雙唇,微瞇雙眼
    風掀動的頭發零亂如同說不出的話語
    風多么大,海鷗多么安靜地飛翔
    降落,偶爾叼起它們的食物
    
    我們在船上
    我們在黃河上
    
    黃河黃河入黃海
    黃河黃河入渤海。
    
                            2004/10/1
    


    在臨淄

    (給自己)
    
    親愛的我們不著急
    你看這床,這白色的寬大的床足夠裝下我和你
    35年的軀體
    
    這永遠在患病的軀體35年了
    一會兒燈火輝煌
    一會兒寂然無語
    
    夜晚我放馬飲水,馬鳴臨淄
    齊國故里
    萬千河山在這具親愛的軀體里
    
    輪回多時——
    一會兒紅袖佳人
    一會兒草莽英雄
    
    
                                   2004/10/2
    


    月光先滿后缺

     
    北方的月亮,照著秋天,秋天干燥
    人影晃動
    有一個人在秋天中學習風的叫聲
    這時候寒冷爬過漫山遍野的門檻
    漸漸近了
     
    這時候冰雪足夠積聚
    人們尚來不及準備好過冬的衣服
    北方的中秋,帶著月光,冷冷的涼意
    無知無覺
    漸漸近了
     
    這時候我出賣了對理想的堅持
    我的意志崩潰
    前途未卜
    我準備取道太平洋,和李白的扁舟相撞
    一起沉入海底
    在遙遠的溫暖的水里
    有我們無限熱愛的屈原
     
    甚至有成群的尚未變成人的細胞
    我和它們攪合一起
    有著面臨人間的焦慮笑容
    啊,中秋那天月亮近了
    月光先滿后缺
    符合人們對理想的堅持
     
                              2005/9/17
    


    山海關

     
    以你為背景,陽光熱辣,人頭攢動,我們偶然相聚
    來到這里
    心中萬千感慨,面上波瀾不驚
     
    時間中的風聲、中箭而亡的主人、馬
    因為秋天總是空曠無云
    而春天百花,歡欣鼓舞,給我轉世的軀體多了三分
    明媚,我生在二月
    瘦弱的母親懷著我,從革命的動蕩中逃離
    埋鍋造飯,過小日子。黃昏的啼哭
    一雙小手飛舞
    我生在閩南甜潤的二月,空氣中的花香
    鳥語,又怎是如今我站立的萬里長城
    第一關的關
    可以比擬。
     
    人頭攢動,我們偶然相聚,三個來自不同方向的人
    形成背景
    各自有各自的苦衷,有忘記了的前生
    看不見的來世
    三條靜止的河流靠近了源頭
    此刻,山海關前,有人揮手擺造型
    有人含淚
    背著夢到處走
     
    而我微笑,憶起閩南的親人,他們都是
    搭在我身上的骨骼
    和血。
     
    2005/9/11
    


    一天一夜

     
    一天一夜?沒有問題,你可以呆在我這里一天一夜
    這里?這里是哪里
    甜蜜里,悲傷里,還是麻木里?
     
    哦,你去過的,在從前,在擠出來的時間
    空間中,你跟無數人影磨
    交叉,重疊
    以至你變得如此之扁,扁,卻不透明
    卻不在耗盡五官的祈禱中死于紛亂
     
    祝賀你親愛的
    我給你準備了一打用于記錄口供的黑色牛皮紙
    我很不想干這種事
    我差一點兒就把他們當成同案犯叫到面前
    直到風吹草動,提醒我,我的椅子正在松動
    正在搖晃
     
    那么說吧,就在此刻,吸足了墨水的筆
    掄圓了的砍刀
    這是我正趕往孤獨的路上,我留出了一天一夜,你看
     
    我的手,我的身,我的心:干干凈凈
    一片空無。
     
                                     2005/9/2
    


    中國詩歌庫 中華詩庫 中國詩典 中國詩人 中國詩壇 首頁

    3d试机号每日快报 www.my-name-is-sam.com:丁青县| www.jigoloturkiye.net:北川| www.zjg-jintai.com:来凤县| www.appliancechina.com:三台县| www.643950.com:平罗县| www.ryhjw.cn:茂名市| www.4455hn.com:华安县| www.n8785.com:三河市| www.tjlc56.com:仁布县| www.dachadian.com:泰来县| www.gymdaisy.com:沂水县| www.ascendingwings.com:平陆县| www.hougangopenmri.com:伽师县| www.cp7665.com:东乡族自治县| www.gcgazette.com:平潭县| www.cerveaures.com:舞阳县| www.huthug.com:南投市| www.exteni.com:宾川县| www.tootoomarket.com:七台河市| www.wisconsingaynews.com:信阳市| www.copperkidsolo.com:敦化市| www.mushroompipe.com:伊春市| www.jnquanjing.com:西畴县| www.harbourpointcoa.com:绥阳县| www.modemize.com:泗水县| www.ottomantranslate.com:象山县| www.dibangjiaju.com:静宁县| www.minilobo.com:古浪县| www.npathfinder.com:丹东市| www.zzxccz.com:西昌市| www.zjlcbj.com:漠河县| www.tjjmy.com:霍邱县| www.supplementstestosterone.com:吉木萨尔县| www.cp7665.com:太和县| www.pnnws.com:扬州市| www.lixiaoqiu.com:平邑县| www.soundandvisionmex.com:清丰县| www.wpudining.com:康定县| www.wtclao.com:濮阳市| www.wm-176.com:宜都市| www.krankgolfasia.com:涟源市| www.coralclay.com:绥德县| www.cedarcoverentals.com:泸定县| www.lavicardesigne.com:平度市| www.cnfzsb.com:丰台区| www.wtclao.com:南木林县| www.sky-8.com:绍兴市| www.johncusick.com:大邑县| www.tztrelleborg.com:武义县| www.ddbsw.com:思南县| www.ziyuangx8.com:湖州市| www.hotmusicpick.com:永胜县| www.812760.com:英吉沙县| www.ssulawschool.com:将乐县| www.ridgwaytowing.com:西平县| www.genericdrugonline.net:康马县| www.debian-mirror.com:雅安市| www.apexhealthproducts.com:霸州市| www.chuwenxuan.com:赞皇县| www.sycomps.com:横山县| www.jjrc8.com:定南县| www.christoph-behrmann.com:林芝县| www.yizhed.com:蓬安县| www.ph337.com:浏阳市| www.ynsh9188.com:龙泉市| www.blue7088.com:大姚县| www.hdalsdq.com:鄄城县| www.hg50345.com:长阳| www.marcandreboivin.com:鄯善县| www.flooringhelper.com:长泰县| www.guitar-building.com:叶城县| www.daikaisu.com:祁门县| www.ivtvalvesindia.com:平遥县| www.springmaidgarden.com:全南县| www.htjfbjlaw.com:普兰县| www.chriscota.com:富裕县| www.abdulkafi.com:通化市| www.919772.com:全椒县| www.kinostream.net:正阳县| www.hk211.com:海盐县| www.songzhixiang.com:和平县| www.mfggn.com:高邑县| www.cloncurrytravel.com:赫章县| www.01gyrc.com:怀来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