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wo9ov"><meter id="wo9ov"></meter></rt>
<rp id="wo9ov"><meter id="wo9ov"><acronym id="wo9ov"></acronym></meter></rp><rt id="wo9ov"></rt>
    <rt id="wo9ov"><optgroup id="wo9ov"></optgroup></rt>

    <source id="wo9ov"><nav id="wo9ov"></nav></source>
    <tt id="wo9ov"><noscript id="wo9ov"></noscript></tt>

    <tt id="wo9ov"><form id="wo9ov"><label id="wo9ov"></label></form></tt>

    黃翔詩選


    黃翔(1941- ),五十年代末開始發表作品。

    獨唱 野獸 我看見一場戰爭 火炬之歌 長城的自白 河岸上停著一只空船 嚎啕 出生 白骨 世界在大風大雨中出浴 自由女神 思想者


    獨唱



    我是誰
    我是瀑布的孤魂
    一首永久離群索居的
    詩。
    我的漂泊的歌聲是夢的
    游蹤
    我的唯一的聽眾
    是沉寂。

    1962


    野獸



    我是一只被追捕的野獸
    我是一只剛捕獲的野獸
    我是被野獸踐踏的野獸
    我是踐踏野獸的野獸

    我的年代撲倒我
    斜乜著眼睛
    把腳踏在我的鼻梁架上
    撕著
    咬著
    啃著
    直啃到僅僅剩下我的骨頭

    即使我只僅僅剩下一根骨頭
    我也要哽住我的可憎年代的咽喉


    我看見一場戰爭



    我看見一場戰爭 一場無形的戰爭
    它在每一個人的臉部表情上進行著
    在無數的高音喇叭里進行著
    在每一雙眼睛的驚懼不定的
    眼神里進行著
    在每一個人的大腦皮層下的
    神經網里進行著
    它轟擊著每一個人 轟擊著每一個人身上的
    生理的和心理的各個部分和各個方面
    它用無形的武器發動進攻 無形的刺刀
    大炮和炸彈發動進攻
    這是一場罪惡的戰爭
    它是有形的戰爭的無形的延續
    它在書店的大玻璃櫥窗里進行
    在圖書館里進行 在每一首教唱的歌曲里
    進行
    在小學一年級的啟蒙教科書上進行
    在每一個家庭里進行 在無數的群眾集會
    上進行
    在每一個動作 每一句臺詞都一模一樣的
    演員的藝術造型上進行
    我看見刺刀和士兵在我的詩行里巡邏
    在每一個人的良心里搜索
    一種冥頑的 愚昧的 粗暴的力量
    壓倒一切 控制一切
    在無與倫比的空前絕后的暴力的
    進攻面前
    我看見人性的性愛在退化
    火的有機體心理失調
    精神分裂癥泛濫 個性被消滅
    啊啊 你無形的戰爭呀 你罪惡的戰爭呀
    你是兩千五百多年封建集權戰爭的
    延長和繼續
    你是兩千五百多年精神奴役戰爭的
    集中和擴大
    你轟吧 炸吧 殺吧 砍吧
    人性不死 良心不死 人民精神自由不死
    人類心靈中和肌體上的一切自然天性
    和欲望
    永遠洗劫不盡 搜索不走

    1969


    火炬之歌
    ——《火神交響詩》之一

    詩人說 我的詩是屬于未來的
    是屬于未來世紀的歷史教科書的


    1

    在遠遠的天邊移動
    在黯藍的天幕上搖晃

    是一支發光的隊伍
    是靜靜流動的火河

    照亮了那些永遠低垂的窗簾
    流進了那些彼此隔離的門扉

    匯集在每一條街巷 路口
    斟滿了夜的穹廬

    跳竄在每一雙灼熱的瞳孔里
    燃燒著焦渴的生命

    啊火炬 你伸出了一千雙發光的手
    張大了一萬條發光的喉嚨

    喊醒大路 喊醒廣場
    喊醒一世代所有的人們──

    被時間遺忘和忘了時間的
    思想像機械一樣呆板的

    情感像冰一樣凝固的
    血像冰一樣冷的

    臉上寫著憤怒的沈靜的
    嘴角雕著失神的絕望的

    生命像春天一樣蓬勃的
    充滿青春活力的

    還有那些濺滿污泥的躑躅的腳
    和那些成群結隊徘徊的影子

    連同那些蒙著塵沙的眼睛
    和那些積滿著污垢的心

    啊火炬 你用光明的手指
    叩開了每間心靈的暗室

    讓陌生的互相能夠了解
    彼此疏遠的變得熟悉

    讓仇恨的成為親近
    讓猜忌的不再懷疑

    讓可憎的傾聽良善的聲音
    讓丑惡的看見美

    讓骯臟的變得純潔
    讓黑的變白

    你帶來了一個光與熱統治的世界
    一切都是這樣清明 高遠 圣潔

    在你不可抗拒的魔力似的光圈中
    全人類體驗著幸福的顫栗


    2

    千萬支火炬的隊伍流動著
    像倒翻的熔爐 像燃燒的海

    火光照亮了一個龐然大物
    那是主宰的主宰 帝王的帝王

    那是一座偶像 權力的象征
    一切災難的結果和原因

    于是 在通天透亮的火光照耀中
    人第一次發出了人的疑問

    為什么一個人能駕馭千萬人的意志
    為什么一個人能支配普遍的生亡

    為什么我們要對偶像頂禮膜拜
    被迷信囚禁我們活的意念 情愫和思想

    難道說 偶像能比詩和生活更美
    難道說 偶像能遮住真理和智慧的光輝

    難道說 偶像能窒息愛的渴望 心的呼喚
    難道說 偶像就是宇宙和全部的生活

    讓人恢復人的尊嚴吧
    讓生活重新成為生活吧

    讓音樂和善構成人類的心靈吧
    讓美和大自然重新屬于人吧

    讓每一雙眼睛都成為一首詩吧
    讓每一個人都拆除情感的堤壩吧

    讓尊榮淹沒在時間的灰塵里吧
    讓時間和人永遠偉大吧

    讓活著成為真實吧
    讓真實是因為活著吧

    讓青春經受甘美的驚悸吧
    讓人生的老年像黃昏一樣恬靜吧

    讓人與人不要互相提防吧
    讓每一個人都配稱人吧

    啊 沈沈暗夜并不使人忘記晨曦
    而只是增強人對光明的渴念

    火的語言呀 你向世界宣布吧
    人的生活必須重新安排


    3

    把真理的洪鐘撞響吧
          ──火炬說

    把科學的明燈點亮吧
          ──火炬說

    把人的面目還給人吧
          ──火炬說

    把暴力和極權交給死亡吧
          ──火炬說

    把供奉神像的心中廟宇搗亂和拆毀吧
          ──火炬說

    把金碧輝煌的時代宮殿浮雕和建筑吧
          ──火炬說

    多么崇高的火的召喚呀
    多么神圣的火的信念呀

    多么濃烈的火的氣息呀
    多么熾熱的火的語言呀

    火的隊伍膨脹了
    火的河流泛濫了

    火的熔爐白熱了
    火的大海沸騰了

    火焰的手拉開重重夜幕
    火光主宰著整個宇宙

    人類在烈火中接受洗禮
    地球在烈火中重新鑄造

    火光中 一個舊的衰老的正在解體
    一個新的流血的跳出襁褓

    (1969年8月13日上午10時窒息中產生靈感;1969年8月15日寫于熱淚
    縱橫中)


    長城的自白
    ——《火神交響詩》之四



    地球小小的 藍藍的
    我是它的一道裂痕

    在灰蒙蒙的低垂的云天下
    我長久地站立著
    我的血管僵化了
    我的雙腿麻木了
    我將失去支撐和平衡
    在衰老中倒下和死去

    那風雨剝蝕的痕跡
    是我臉上年老的黑斑
    那崩潰的磚石
    是我掉落的牙齒
    那殘剩的土墩和墻垣
    是我正在肢解的肌體和骨骼

    我老了
    我的年輕的子孫不喜歡我
    像不喜歡他們脾氣乖戾的老祖父
    他們看見我就轉過臉去
    不愿意看見我身上穿著的黑得發綠的衣衫
    我的張著黑窟窿的嘴
    我臉上晃動著的油燈的昏黃的光亮
    照明的葵花桿的火光
    他們這樣厭惡我
    甚至聞不慣我身上的那種古怪的氣味

    他們用一種憎惡的眼光斜視我
    像看著一具沒有殮尸的木乃伊
    他們對著我瞪著眼睛
    在我面前喘著粗氣
    搖著我 推著我
    揭去我背上披著的棕制的蓑衣
    我戴在頭頂上的又大又圓的斗笠
    他們動手了
    奪下我手里的彎月形的鐮刀
    古老而沉重的五齒釘耙
    憤怒地把它們仍在一邊
    踩在腳下

    他們說我撒謊
    我長久蒙蔽它們
    我的存在并不是人類世界的奇跡
    他們不愿用我這根尺子
    去刻度一個民族的團結和意志
    他們要扔掉我這根鞭子
    因為我束縛和鞭笞了一種性格
    他們不能忍受我 像不能忍受一條蛇
    因為我殘忍地盤踞在他們的精神世界里
    世世代代咬噬著他們的心靈

    他們要推倒我 拆毀我
    因為我把他們和他們的鄰人分開
    就像那些數不清的小圓石堆成的圍墻
    就像那些竹子和灌木豎起的籬笆
    就向那些棕櫚葉 荊棘和被砍倒的
    杉樹枝編織的柵欄

    我把大地分割成無數的小塊
    分割成無數狹窄的令人窒息的小小院落
    我橫在人與人之間
    隔開這一部分人與那一部分人
    使他們彼此時刻提防著別人
    永遠看不見鄰人的面孔
    甚至聽不見鄰居說話
    他們要推倒我 拆毀我
    因為我的巨大身軀擋住了他們的視線
    遮斷了他們院落以外的廣大世界
    使他們看不見
    高聳入云的積雪的阿爾卑斯
    甚至最近剛從月球和火星回來的
    藍眼睛的阿美利加
    因為我的每一塊石頭 每一方泥土
    都沉默地記載著人類的過去
    日日夜夜地敘述著悲劇的昨天
    我使他們想起
    無數世代古老的征服和自衛
    想起那些悠久年代的疑懼和仇恨
    想起那些黑暗世紀的爭斗 犧牲和苦難
    想起那些吵吵嚷嚷的分裂和不和
    想起一部怒氣沖沖的人類對抗的歷史
    他們要推倒我 拆毀我
    為了他們以前那些在精神墻垣中
    死去的祖先
    為了第一次把科學與民主的遺產
    留給他們的子孫
    為了在過去和未來之間正在搭起一座
    宏偉的現代橋梁的一代他們自己

    他們
    站在覺醒的大陸上
    推開我的在搖晃中倒下的發黑的身軀
    脫下我的守舊 中庸 狹隘 保守的
    傳統尸衣
    把塵封在蛛網中的無盡歲月踩在腳下
    向一個新世界遙望
    隔著太平洋 大西洋 印度洋
    同隔岸的毗鄰對話
    向每一片大陸抬手
    他們在我身后發現
    被我關在里面和推在外面的
    彼此今天并不是敵人
    過去那些遠的地域
    原來和自己近在咫尺

    我的墻垣正在地球上消失
    在全人類的心靈中倒塌

    我走了 我已經死了
    一代子孫正把我抬進博物館
    和古老的恐龍化石放在一起
    在這世界上我將不再留下什么
    我將帶走我所帶來的一切
    在我曾經居住的大地上
    科學與變革 友誼與了解像一群
    珍貴的來客
    穿過人類精神的漫漫長夜
    一起跨進了未來世紀的門檻

    1972


    河岸上停著一只空船
    ——《我的奏鳴曲》之八



    初冬的河水澄清又明凈,
    水里面的云天又深又空;
    林間河岸上一只空船,
    被一條鐵鏈子拴住。

    仿佛還停在夏天的水面上,
    還沒有和那一雙情侶分別;
    仿佛還未劃出豐盛的五月,
    載著闊葉樹的喧吵,針葉樹的歌。

    船頭上曾飛來一只白鶴,
    如今被留在盛暑的晨霧里;
    森林的圓月租借過船艙,
    偶爾被粗暴的雷雨擠走。

    初冬的河水澄清又明凈,
    一只空船在風中不停地晃動;
    似乎想掙脫那時間的鎖鏈,
    也渴求幸福,也渴求淡泊。

    1977


    嚎啕
    ——《“弱”的肖像》之四



    光腳 泥濘 被踩爛了的六月
    田地里刮著風
    攪動著大塊的黃 綠
    陰郁又模糊

    尿片似的晾在高處的天空
    滴著水
    窩棚的黑影像動物的尸體
    在雨水里泡得發脹
    狗 不動聲色得縮著頭
    被煙熏黑的寂靜里
    露出白霉斑

    河流痙攣地蜷縮著

    水淋淋的小菜園里
    西紅柿一閃一閃
    槭樹、楓樹叫喊著紅成一團
    小泥塘顏色發暗

    馬被風吹開尾鬃
    鴿子咕咕地睡去

    尿水 爛泥 弄臟了的白天
    黑水泡似地冒出
    發悶的飽嗝

    1981


    出生
    ——《血嘯》殘篇之三



    我蕩漾著
    太陽金黃的皮膚
    我在樹干上脹開
    慢慢擴大的
    裂罅
    從那兒
    流出乳汁

    我從地面上
    支撐起
    綠色的火焰
    從樹根躐上樹梢
    我毛蓬蓬地
    蠕動黑暗
    千萬個黑夜
    從我的觸覺
    脫落

    我漸漸松開我自己

    結果
    被流云發覺
    我只是簡單的
    一個荒丘
    一泓清泉

    你們聞到我了嗎?
    我是腐葉、死獸和淤泥的
    腥味
    一頁水母沉積的古巖
    一只狼
    或者一條扭動著
    時間曲線的


    我蟄伏在每一種事物中
    以千百種嬰孩的形象
    出生
    我不再隱瞞你們

    不是我

    1983


    白骨


    億萬年以后
    億萬年的地層里
    也許會有人
    發掘出我的
    尸骨

    那時候
    他可會想起
    一個遙遠的地質年代
    一種因遙遠而迷茫的歷史

    這是自己先祖生命的殘骸
    還是古生生物骨骼的化石

    那時候
    他可會想起
    就是這堆白骨
    曾經在地球上做過聲
    愛過
    恨過
    哭過
    喊過
    激動過

    他可會想起
    就是這堆白骨
    曾經有過一張扭歪痛苦的臉
    曾經有過一雙無聲地詛咒的眼睛
    曾經緊緊地抿著失血的嘴唇
    默默地忍受
    曾經寫下與星月萬古共存的詩歌

    這是一個詩人的白骨
    這是一個在希望中失望過和絕望過的
    人的白骨
    這是瘋狂地搏斗過的白骨
    這是在世界上走過 闖過 撞過的
    人的白骨
    這是骨架被打散過 又重新支起
    被打散的骨架的人的白骨
    這是因憎恨而磨響過牙床的白骨
    這是因抗爭而錚錚繃響過的白骨
    這是看見過天空中雷火碰擊 傾聽過
    大地上萬物生長的聲音的白骨
    這是一個人的白骨
    億萬年以后
    億萬年的地層里
    當未來的人類學家
    地質學家
    考古學家
    發掘出我的尸骨的時候
    請在同一個燃燒的太陽下
    高舉起這水和空氣的殘骸
    把"人"求索

    1968


    世界在大風大雨中出浴


    1

    大風大雨前稀有的寂靜
    包裹著騷亂和威懾

    世界匍匐著
    在等待什么
    低著頭
    聽取一個信息


    2

    聽得見聲音了
    看得見影子了

    一個黑點逐漸擴大
    一團黑影越移越近

    那是烏云醞釀的大風大雨
    出現得那么緩慢
    又來得那么突然
    看它眨動的眼睛里
    倏地f飛出青色的閃電
    披散的長發抖動著
    化成莽莽的雨煙
    它的手 扯起大風的旗號
    它的腳 揚起漫天的飛沙

    大風大雨蹲在懸巖上
    痛苦地抽搐著身子
    歪曲著臉
    象一個陣痛中的產婦
    突然它一張口 仰天狂笑
    吐出翻翻滾滾的萬頃洪波
    灌滿了山谷和湖泊
    倒滿了大河和小河
    排空的濁浪里
    我看見世界的大船起落

    莽莽蒼蒼的大風大雨
    遮天蓋地的大風大雨

    亂踩著瓦頂來了
    撲打著路面來了
    搖塌著堤岸來了
    踏轉著風車來了

    它穿過暗綠的杉林
    它席卷銀白的沙灘
    它拐入拱形的橋洞
    它躥上山頂和水塔

    掀下站得最高的
    抬起壓得最低的
    推倒根深蒂固的
    平衡失去依靠的

    它把彎曲的扶直
    把直挺挺的壓彎

    啊大風大雨啊大風大雨
    撞響長久啞默的大鐘
    打開淚水封閉的歌喉
    吹熄忽明忽暗的神燈
    解開蒙住眼睛的繃帶
    擂動重重深鎖的鐵門
    踢飛隔離心靈的柵欄

    一切有形的無形了
    一切無形的有形了
    一切都看不見了
    一切都看得見了

    啊大風大雨啊大風大雨
    以一千萬噸的瘋狂
    混和著爆炸似的雷電的力量
    掰碎 劈毀 捶擊 砸爛
    那些身外的殿堂
    那些心內的神龕
    把新式的神像摔下高臺
    把現代的皇權推出世界
    它象一頭受傷的野獸
    撞破欺詐和蒙蔽編織的羅網
    它象一頭震怒的獅子
    猛擊大地久久沉寂的心弦
    搖憾支撐世界根基的大柱
    它顛倒天空和大地的位置
    重新安排萬千星座
    讓冥冥的大海浮升
    讓巍巍的高山沉落
    ──這是大自然對自身的反抗
    這是宇宙叛逆和摧毀自身的諧和
    這是一種被解放了的力量
    這是一種無法控制的自由
    這是一種懷疑的拒絕
    這是一種無疑的否定
    撕裂的天體象巨大的喉管
    迸出震耳欲聾的喊叫
    開拓
    發現
    探索
    創造
    大風大雨頂天立地
    呼呼蹬轉著地球
    每挪動一步
    都是一個起點
    都是一個結束


    3

    風停了
    雨止了
    雷喑了
    霓滅了

    象日出一般新鮮和壯麗
    世界在大風大雨中出浴

    (1973年~1974年完成于內心的暴風雨中。)


    自由女神


    當它注視人群的時候
    它就不再是水泥是石塊甚至
    是它自己
    冰雪敞亮的沁涼的指峰
    翻越怨恨和狼爪的
    火光
    俯瞰擱淺腳下的
    喧囂

    密集的血脈紋割黑暗
    溯人體而上
    蔚藍的呼吸撞碎臉殼
    鍍金的深空
    期待總是不期而至
    時間幅射柔軟的空間
    陽光沈淀彈性的肌肉
    積聚豐滿的
    虛無

    當它朝向它自己的時候
    它就不再是它自己 不再是
    冷冰冰的塑像的衣褶和
    唾液
    它只是一種永不兩次重復
    同一軌跡的螺旋形升騰
    一種電波微顫的方式
    火炬的指針循環不息
    星球碰撞的天體位移
    水汪汪的騷動完美凝脂
    寧靜的影子搖響
    清脆的啞鈴

    重濁的雙翼波浪合攏

    自由從逃離它自身中重獲自己

    夢境邊緣的焦灼沖擊中心

    平靜的一瞬恣肆

    永恒

    (1989年11月8日初稿于獄中。
     1991年5月24日重寫。)


    思想者


    一個站立洶涌的人

    解下風和水鳥重疊翻飛
    激動的歌聲

    血崩
    漸漸遼闊

    疼痛的回眸倒退一條
    平息忿怒的河流

    太陽翻曬風平浪靜的
    額頭

    (1991年1月9日下午)



          一

    我是一次呼喊
    從堆在我周圍的狂怒歲月中傳來

          二

    我是被粉碎的鉆石
    每一顆碎粒都有一個太陽

          三

    我是我 我是我的死亡的訃告
    我將從死中贖回我自己

    1978.10.11


    中國詩歌庫 中華詩庫 中國詩典 中國詩人 中國詩壇 首頁

    3d试机号每日快报 www.rphstc.com:定襄县| www.ypiasby.com:宜兴市| www.gayboyfetisch.net:榕江县| www.774002.com:泾阳县| www.surprisegiftt.com:白山市| www.valentinesday-poems.com:大渡口区| www.breakerror.com:英超| www.maizuyupen.com:集贤县| www.cp3989.com:巨鹿县| www.jade-capital.com:达日县| www.lplfh.cn:高碑店市| www.zsgaori.com:都江堰市| www.playing-roulette.net:西乌珠穆沁旗| www.8899touxiang.com:尖扎县| www.princewayindustry.com:兴海县| www.nebraskaairshow.com:凤山县| www.g5663.com:宁乡县| www.edcvanuatu.com:和林格尔县| www.s9692.com:镇安县| www.iamsaneen.com:肇东市| www.n438.com:连江县| www.itmightbefun.com:晴隆县| www.187296.com:武定县| www.creativeshoponline.com:昭通市| www.zzcsfs.com:梁山县| www.kaimasu-online.com:平南县| www.siquanlvzhi.com:灵宝市| www.changlonggy.com:颍上县| www.opfci.com:宝坻区| www.adonis-danieletto.com:新源县| www.21toygame.com:平远县| www.2009k.com:扎鲁特旗| www.lakestreettrading.com:江都市| www.rivalecanecorsos.com:托克托县| www.gzjunhao88.com:铅山县| www.gamezhuan8.com:丰县| www.pure-gen.com:五常市| www.perfectskinserum.org:阿坝县| www.xmldzyls.com:绥德县| www.fisting-tube.com:香格里拉县| www.allsmsfree.com:嘉善县| www.suzsx.com:泾川县| www.ivanerofeev.com:黔东| www.playing-roulette.net:海安县| www.shipwatch.org:同心县| www.bvidahealth.com:广元市| www.danfcamera.com:兴安县| www.nz337.com:方城县| www.fm553.com:和硕县| www.sijitc.com:德清县| www.petshopkapinda.com:盐池县| www.sihaicsw.com:通化市| www.cp5579.com:凤庆县| www.androidanalyze.com:周口市| www.xianguoss.com:富顺县| www.cafeconsolas.com:固镇县| www.santiagopalacios.com:黑水县| www.eradio66.com:麦盖提县| www.griffithinstituteprints.com:昌乐县| www.huizhoupf.com:平果县| www.2021199.com:上思县| www.vennaresidence.com:宜君县| www.beckymoe.com:东源县| www.inattendu32.com:逊克县| www.laorenke.com:泸水县| www.ncldty.com:渝北区| www.wowgoldu.com:苍梧县| www.jhtmnc.com:周宁县| www.adams-sailing.com:台北市| www.ohranabg.com:霞浦县| www.yujiangquan.com:广河县| www.j0662.com:海南省| www.quizlanka.com:土默特左旗| www.listensoulution.com:米易县| www.anoscampagnes.com:手机| www.bifeixini.com:鸡泽县| www.chen0370.com:正镶白旗| www.yritysportti.com:枣阳市| www.cz-xhw.com:名山县| www.bikerzworld.com:库尔勒市| www.lishurong.com:出国| www.tbgnr.com:沭阳县| www.cafeavec.com:寿阳县| www.linmaomiaomu.com:唐海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