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wo9ov"><meter id="wo9ov"></meter></rt>
<rp id="wo9ov"><meter id="wo9ov"><acronym id="wo9ov"></acronym></meter></rp><rt id="wo9ov"></rt>
    <rt id="wo9ov"><optgroup id="wo9ov"></optgroup></rt>

    <source id="wo9ov"><nav id="wo9ov"></nav></source>
    <tt id="wo9ov"><noscript id="wo9ov"></noscript></tt>

    <tt id="wo9ov"><form id="wo9ov"><label id="wo9ov"></label></form></tt>

    靈石詩選

    靈石(1975-),本名李永毅,1975年6月21日生于重慶開縣。1986年開始寫詩,1993年考入北京師范大學外語系,1995年擱筆,現在北京師范大學外語系讀博,1998年重新開始寫詩。創辦“靈石島”文學網站。

    在爺爺的墓前 我的畫家朋友 我的心有些黑暗的角落
    系紅領巾的乞丐 越獄
    牧野 臨時停車 我獨自在月球上飄蕩如幽靈
    宋徽宗 山景 獻辭
    聽琴 古寺 長安行
    劍俠 最后的貴族


    在爺爺的墓前

    風吹過菜地的時候
    我還不會閱讀
    這種綠油油的智慧
    走動的聲音  呵斥的聲音
    早春的孩子抽打陀螺的聲音
    我還感覺不到
    它們和我  親密如水
    文化讓我遠離了
    在田野中生長的漢語
    深陷書籍  我已經無法看清
    綿延千年的禮儀
    
    在我出生之前
    你就已經成為歷史
    我只透過遺像
    像眺望傳說那樣眺望過你
    現在  我和爸爸就在你的墓前
    可是為什么你比那些史書
    那些儒道的經典
    甚至比那些漠視我的字母
    離我更遠  當你的血
    無可辯駁地充實我的一生
    
    一年中的十一個月
    我都躲在北京的一扇窗戶后面
    偶爾的外出和奔波
    讓我更深地被時代冷落
    回到這個多雨的盆地
    那些死在大學里的部分
    和墓碑下的你一樣
    還是無法復活
    
    我和爸爸在鞠躬
    風在吹  時間在流動
    墓碑上的字已經有些模糊
    我們被生死隔斷的知識
    又經得起多久的磨蝕
    更多的時候  我必須
    像所有被書本和智力戕害的人一樣
    背對嘈雜的市井  冷落的墓地
    活在對文化虛幻的感覺之中
    
    2000.5.13
    


    我的畫家朋友

    那年我十二歲,你十三歲
    我們退入你的閣樓
    把小鎮留給暮色中的行人
    從前面的窗戶可以看見
    小女孩的辮子和花壇
    后面的窗戶俯臨破房子
    石拱橋,還有塞納河
    樓下是你母親的診所
    中藥的氣味繚繞天井
    嗅出畫室的幽深 
    
    你把新作的油畫指給我看
    我總是感到最底層顏料
    呼吸的艱難
    看不出門道也沒關系
    我照樣為它們題詩
    用粗糙的文字模仿它們
    大片大片的絢爛
    剩下的時光就花在喝酒上
    喝你家自釀的
    浮著枸杞子的甜酒 
    
    枸杞子,一顆一顆
    我們數著考試來臨的日子
    錄音機里永遠放著齊秦
    外面的世界很大
    你的閣樓很小
    夜晚窗簾一樣垂下
    隔開了你和塞納河
    我們走下樓梯
    路燈下,我們窺見
    星光的落魄 
    
    我們默契
    因為我們不了解
    我離生活多遠
    離你就有多遠
    我領著我幻想的文字
    在小鎮上游蕩
    你卻在煙酒的背后
    遙望巴黎的憂郁
    你說,最好的朋友
    會走最不同的路 
    
    今天,對詩歌絕望的時候
    我想起了你,想起了
    線條和色彩所傳達的
    飄著酒香的情緒
    我試圖穿透電腦屏幕
    進入十二歲的小鎮
    十三歲的閣樓
    試圖在樓梯上握你的手
    你是我的德加、莫奈和塞尚
    我最親近的畫家朋友 
    
    2000.1.10.
    


    我的心有些黑暗的角落

    我的心有些黑暗的角落
    永遠呼吸不到光,永遠
    在我的意識之外漲落
    無法觸碰它們,無法接近它們
    最冷的冰川,最燙的巖漿
    它們在地層下沉睡或者動蕩
    我只是一片不知情的陸地
    草原,樹林,燦爛的湖泊
    都會在某個突然驚醒的時刻
    顯示出月光下的猙獰
    讓我感到透骨的冷,就像今夜 
    
    想起一位死去已久的朋友
    想起我和她十五歲的友情或愛情
    十年了,她還留在原地
    留在無人握手的墳墓里
    一個被擋在成年門口的女孩
    我卻走到了二十五歲
    在懷疑和厭世的陰影下
    保持著十五歲男孩的恐懼和驚奇
    在她死去的那個晚上
    我的另一部分將我拋棄 
    
    我又一次在當時的痛苦里顫栗
    不是為她的死痛苦
    而是為我竟不能為她的死痛苦
    而痛苦,在那個不敢向任何人
    講述的時刻,我第一次
    瞥見我們因為反復遮掩而忘卻的
    日常生活背后不祥的那張臉
    我第一次知道,我們以為最親近的人
    離我們其實有多遠 
    
    在病房里,她平靜地請我
    為她寫幾首詩,好帶進棺材
    我,十五歲的詩人
    站在生死的分界線上發呆
    在送葬的隊伍里,在滿路的哀樂
    白花和紅色的鞭炮碎屑里
    我對自己感到無名的憤怒
    我不再把自己歸入善良的人
    我埋掉了洞見我的真實和虛偽的
    目擊者,轉身走進了現代 
    
    十年浮淺的快樂和厭倦
    隔開了我們對視的眼睛
    只有某些偶然的瞬間
    我才會念起你的名字
    在廣闊沉悶的生活
    和我窄小封閉的世界之間
    你會突然走進那些黑暗的角落
    一言不發地向我講述
    我所忽視的全部生活 
    
    2000.1.8.
    


    系紅領巾的乞丐

    冰凍的護城河邊,我見到你
    日影細長,象蒼白的手指
    你縮成一團的身體是多么地微不足道
    在這下班的人流和車流里
    我也幾乎象漠視所有的乞丐那樣
    漠視了你,如果不是你脖子上的紅領巾
    在你啄木鳥一樣上下磕頭的時候
    灼痛了我的眼睛,仿佛一朵
    嘲諷的火焰,惡作劇地升起 
    
    每一個戴紅領巾的乖孩子
    都會把同情心送給永遠不會見面的
    賣火柴的小女孩,都會
    皺著眉頭從躺在路邊的老頭身邊繞過
    不讓新衣服粘上另一個世界的污泥
    都會唱歌,都會跳集體舞
    都會在掉眼淚的時候在眼角偷窺
    大人臉上的蛛絲馬跡
    都會說自己不相信的話
    都會把無法實現的愿望和無法發泄的怨恨
    牢牢地鎖在心底 
    
    我看不見你的臉
    看不見你額頭的皺紋下面
    深陷的眼珠和麻木
    你枯萎的身體,象我沒有靈感時
    干癟的詩句,一切都在退隱
    在冬天的風里,一切都在顛覆
    我們告別了紅領巾,告別了紅色的童話
    每一個乖孩子都學會了厭倦
    每一個乖孩子都學會了
    報復 
    
    我的手在衣兜里猶豫
    我在想,這樣卑賤的生存該不該繼續
    我殘忍的心在想,為什么你會放棄
    仁慈的墳墓——這不是詛咒
    這是祝福,為什么你會珍惜
    一個骯臟的饅頭,一碗吃剩的粥
    難道你真的享有生活背后的巨大財富
    還是因為生存就是無意識的延續
    不需要更多的理由? 
    
    如果你是孑然一身,我會相信
    你是得道的人,或者是一條狗
    但是如果你蜷縮的姿勢
    是護衛著不在場的家人,護衛著
    燈光,護衛著老婆和孩子相擁的溫暖
    護衛著孩子眼中還未醒來的地球
    我必須為你流淚,象為每一個
    在屈辱中為愛活著的人流淚
    你比我偉大,一個懼怕流言和痛苦的庸人
    躲在平庸的詩句后面說話 
    
    可是你為什么系著紅領巾
    系著我們童年的信物和遺物
    為什么選擇冰凍的護城河
    讓我更深地感受冬天透明的冷酷
    你裝錢的杯子里,紙幣瑟縮
    硬幣緘默,我不敢驚動你
    不敢和來自生活底層的眼睛對視
    我在黃昏的人流里消失
    你仍象啄木鳥一樣啄著那棵看不見的樹
    
    1999.12.19.
    


    下雪的時候,北極熊和企鵝在想些什么
    它們見面會說些什么
    會不會象我們一樣,仿效古人的做法
    寫一首關于雪的同題詩
    甚至在即將握手的一瞬間興盡而返
    我們住在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國家
    擁擠的大學宿舍里,很難想象
    它們的領地有多大,它們的沉默有多深
    我們只能縮著脖子豎著衣領
    踩著略微泥濘的校園和街道
    去附近的一家餐館慶祝企鵝和北極熊
    在雪中相識七千六百五十萬周年
    小姐從白熊冰柜里取出啤酒
    我們從書包里掏出企鵝版小說
    電視上美的空調的三只熊正在跳舞
    有兩只好象是企鵝變的
    我們圍著熱騰騰的酸菜魚湯
    討論它們笨拙的友情
    下雪的時候,人們都很開心很友愛
    騎自行車和掃馬路的人除外
    
    1999.12.16.
    


    越獄

    每個人的睫毛都是監獄的鐵柵欄
    我們相距如此之近
    卻嗅不出絲毫溫暖的氣息
    冬天公共汽車冰冷的鐵杠上
    遠避嫌疑的手,在生存的夾縫間
    小心量度可以棲身的距離
    
    新年巨大的氣球在廣場上相親相愛
    孩子們雪橇一樣的歌聲在商店里響起
    在這個與我無關的日子里
    我背對我的冷漠,我的謙遜
    一遍遍地在玻璃窗上呵氣
    在模糊的視線中逃回千里外的過去
    
    1999.12.10.
    


    牧野

    再也不能在龜甲上
    畫我們的祭祀
    畫我們和鬼神手挽手
    跳舞的樣子
    
    西岐的戰車
    將用沿途的葉子
    去喂鹿臺的火
    所有的魚
    從此將在太極圓中
    相濡以沫
    
    牧野  牧野
    原野雖在
    而牛羊已散
    在你無心的注視中
    我如一只商代的銅罐
    
    1999.11.24
    


    臨時停車

    車廂里的民工枕著行李袋,在被過往的人
    反復打斷的夢中,把帶著汗漬的錢
    遞給落雪的屋檐下等候的妻兒
    這是一月的深夜,頭頂的日光燈晃眼
    我疲倦地把頭倚著車窗,望向窗外。 
    
    月亮已經落下,看不到一顆星星
    甚至沒有些微的燈火攪碎這原始的荒涼。
    黑魆魆的山影在廣大深厚的黑暗中
    幾乎失去了輪廓,只有鐵軌旁的野草
    被火車長長的寂寞照亮。 
    
    時間沉積在昆蟲看不見的花紋里
    我們莫名其妙地在此駐留
    仿佛一生的奔波突然到了盡頭
    但你感覺不到卸下生活的輕松
    你不會去想茅屋、竹籬、犬吠和隱居。 
    
    我們已經忘卻很久了,忘卻了
    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群山之間
    棲息著多少野兔的氏族、飛鳥的部落
    它們象我們一樣仰賴雨水的滋潤
    每天都為了覓食和繁殖付出艱辛。 
    
    這里的空氣象一只粗糙的手
    它把你的臉擦得微微發疼
    你閉上眼睛和耳朵,只剩下痛覺
    向沒有月亮和星星的夜敞開
    你聽見了剛才一直沒聽見的水聲 
    
    二十三分鐘之后,手表醒了
    火車載著燈光徐徐啟動。
    有人在玻璃后面望你,更多的人
    陷入了夢中。你一面呼吸著陌生的恐懼
    一面目送他們把所有的黑暗留給你。
    


    我獨自在月球上飄蕩如幽靈

    1
    沒有風  沒有雨
    沒有霧  沒有幻想
    沒有意義  沒有形而上
    月球  固執的月球
    如果我選擇  如果我必須選擇
    ——像哲學家那樣——
    一個精神家園  一個表象的墳場
    我就選擇你的正面
    赤裸裸的陽光
    讓我蒼白的思想無處躲藏
    如果我選擇  如果我必須選擇
    ——像所有水仙花詩人那樣——
    一處流放地  一處語言的烏托邦
    我就選擇你的背面
    絕對的黑暗  絕對的冰冷
    遠離人類詩意的仰望
    月球  沉默的新娘
    如果我選擇你  選擇沒有遮掩的洞房
    月亮就會死去  那懸掛了幾千年的
    會說話會寫詩會撫摸傷口的
    月亮
    
    2
    他們早已忘記
    你與歷史無關  你與戰爭無關
    你與思想無關  你與語言無關
    他們從未想過
    人類眼中的世界
    不是貓類眼中的世界
    不是你眼中的世界
    他們的夢囈和探險  他們的結構與解構
    從未越過他們頭顱的邊緣
    而你拒絕頭顱  拒絕想象的囚禁
    拒絕定律的陳述
    拒絕理念  拒絕情感  拒絕人類
    虛幻的征服
    
    3
    我必須學會與你相處
    學會人類喋喋不休之外的
    真實和虛無
    我必須學會
    在沒有水的地方  接受干涸
    在沒有聲音的地方
    接受寂靜
    接受你的重力  接受你的構成
    接受你沒有眼睛的注視
    接受你沒有表達的
    愛情
    
    4
    你不再陰晴圓缺
    不再為了人類
    照耀他們的墓地和庭院
    你不再溫柔  不再凄涼
    不再圣潔
    但你依舊注視  注視我們的棲息地
    注視恐龍和厥類植物
    迷惘過的廢墟
    注視那些臉  在身不由己的海水中
    血腥地浮起
    
    5
    還有很多顆星將要誕生
    還有很多顆星將要消亡
    還有很多塵埃逃避墜入中心的命運
    還有很多光將要繼續流浪
    電子云忽明忽暗
    量子海潮起潮落
    沒有上帝和人的宇宙
    時間不會是一條河
    
    6
    月球  皮膚粗糙的月球
    從未聽說過廣寒宮和阿忒彌斯的月球
    我們要為彼此守身如玉
    如果我不幸被他們的望遠鏡俘獲
    我會拒絕說出你的寶藏
    我會說我是外星人
    偶然來到你的身旁
    我會帶著他們
    去征服銀河外的殖民地
    去拓展人類的貪婪和虛妄
    但我死也不會承認
    你就是他們通緝的月亮
    我早就知道
    咱們的蜜月不會久長
    
    1999.10.29.
    


    宋徽宗

    1
    御書房里  你苦苦揣摩
    一幅工筆的花鳥 
    
    燕山之巔  正靜靜停著
    一只寫意的大雕
    
    2
    春天的汴河岸邊
    熙攘的市集  無憂的車馬之上
    宋代文明飄如紙鳶 
    
    芳香的酒  光潔的瓷器
    花瓣墜滿多水的詩集
    文人的魂魄隨佳人蕩著秋千 
    
    笙歌在勾欄瓦肆之間
    泛濫  謙卑的作坊里
    泥活字一任工匠拆了又卸
    堅持高貴的沉默
    
    3
    官靴陣中  一枚小巧的球
    凌空飛起  撲向
    黃河對岸的落日
    又寂然折回 
    
    宮墻之內  侍衛歡呼
    兩三只蟋蟀
    正疑惑地自草叢間
    探首偷窺
    
    4
    巨大的火球
    從北方天空呼嘯而來
    繞空空的殿堂
    追逐著你 
    
    擁被而起
    還好  窗外還是那輪
    變幻出千種柔婉的
    中原的月
    
    5
    筆墨紙硯剛剛擺好
    刀槍劍戟
    便明晃晃地照見
    你慘白的臉 
    
    馬蹄已然
    踏斷汴河
    敵陣如蝗
    喧涌如波
    
    6
    聚于波上的  是你
    和流落江湖的樂譜
    轆轆囚車向北
    渤海濤聲  在東
    秦嶺寒氣  在西
    荒天蕪地之間
    你被碾成 
    
    瘦金體一樣的
    車跡
    
    1995
    


    山景

      
    1  
    輕輕撲落發上的雪
    你的話語是葉尖上
    最清最甜的一滴露
    把我也藏進去,好嗎
    如你,晶瑩、透亮
     
    沉睡的松鼠,會不會
    夢見溫暖的南方
    那里,秋天飛揚的黃葉
    在牧童的笛音里
    舞動著淺綠的翅膀 
    
    2
    竹林都在嘩嘩地流淌
    小溪你為何不唱
    霧里的青山
    如一張純而又純的紙
    描上幾筆空空的人響
     
    喜歡冒險的不僅是瀑布
    還有一只雪白的小羊
    遠去,遠去,消失處
    咩咩,山的眉角
    又印上一輪夕陽
      
    3
    不是隱者,我們只是
    無緣的寂寞的游客
    千丈巖石下,竹影蕭蕭
    月升之時,我們如何面對
    它的澄澈
     
    歷史重疊如遠方的山巒
    一盞孤燈
    卻為何這樣明亮
    照見燈下無寐的人
    以脈搏為現代打更
      
    1994
    


    獻辭

      
    單衫杏子紅,雙鬢鴉雛色。
        ——《西洲曲》 
    
    從相隔一千多年的此岸,
    依然可見你流盼的眼睛,
    在彼岸,春色燦然的江南;
    和風里,你彩云般的身影
    自青石的小徑姍姍飄來,
    槳聲欸乃,驚醒夢中的鳥
    及水面微微浮動的花香。
    你的愛情是蓮花,盛開在
    不染纖塵的心靈的小島,
    盛開在永不凋落的時光。 
    
    你的美是天然的:你的眼
    是春水的顏色,你的睫林
    掛滿鳥聲,清脆、悠揚、婉轉,
    你的長發象夏日的樹陰;
    你的淚珠,是晶瑩的秋露,
    你的笑,閃爍著星子的光華,
    而你的沉默呵,是群山中
    溪水輕柔的含情的幽谷。
    你的家,就是花和草的家;
    你的夢,就是江和海的夢。 
    
    你決不會讓莫名的憂郁
    黯淡了明眸本來的光彩;
    也不屑讓你素潔的裙裾
    拂上王侯家金玉的塵埃。
    你更不會用迷人的笑靨
    編織成八面玲瓏的蛛網。
    自然的女兒,真實的姐妹!
    你是清風,是流泉,是白雪,
    是一切芬芳融匯的芬芳,
    一切的美相親相近的美。 
    
    六代的繁華已進了墳墓,
    進了秦淮河寂寞的濤聲;
    而你門前,風猶吹著烏臼樹,
    伯勞仍在飛,蓮花也不曾
    睡去,因為你,優美的民間
    一支優美的歌依舊流淌。
    你的西洲,你心愛的小島
    也成了我們永恒的家園,
    在時間和空間之外飄蕩,
    告訴我們的靈魂不再寂寥。
    
    1994.8.4.
    


    聽琴

      
    語言在幽靜的谷中沉睡
    松風在纖細的指間流淌
    迢遙的往事,有誰能遺忘
    我看見兩株仙草正依偎
    正遠望暮色里冥思的煙水
    一次揮手,可以灑落幻想
    一次默別,可以永世心傷
    黑發鋪滿夜色,琴聲低回
    環珮響遍我獨倚的石橋
    清涼的月光滿庭,如湖泊
    無人的秋千弄影,在春宵
    夢中的風雪里,聽見你說
     
    掙開你的眼睛,把我照耀
    捧出你的江河,讓我飄落…… 
    
    1992.2.
    


    古寺

      
    古寺中無人,我們
    徑自坐下,密林深處
    梅花鹿悄悄閃過
    我們不必理會,這份空寂
    這手中漸起的霧
     
    我們望佛,塵灰中
    如一冷漠的故人
    誰來燒香,誰來打掃禪房
    我們來時,已讀過太多
    面容的迷陣
     
    傘和木屐,及傘夢見的雨天
    都在青苔上小睡
    油燈下,松風敲門
    窗外,蝙蝠低飛
     
    談什么此岸與彼岸
    供盞上的水果都回家了
    只有我們泛舟
    駛向素蓮深處的水波
      
    1991
    


    長安行

      
    人們依然看似自由地來去
    空氣也新鮮得沒有味道
    我們返身時,落葉正鋪滿長安
    古代的墳上,陽光在祭掃 
    
    讓我們去渭水,去我們
    曾經系馬的橋
    寧靜的喧嘩,如風中
    行路的童謠
     
    寂寞的宮城已有些憔悴
    我們是升自水中的音樂
    看著熟悉的燈
    一盞又一盞熄滅
     
    想起那年遠離時
    穿過暗夜的叢林
    我們當時埋下的話語
    已成今日行人的足印
      
    1991
    


    劍俠

      
    1 
    或許你是一把傘
    在桃李眾人間旋轉
    喜愛在劍光忽逝時
    謝一片云
    謝凝眸的山
     
    2 
    人面從古琴中升起
    一笑也只是秋風
    酒杯如此象往事的搖籃
    泉水如此象千年的足跡
    隨處相別,便隨處相逢
     
    3 
    樓臺驚懼,小街呼痛
    飲酒飲酒,醉也是醒
    依舊無可奈何似曾相識
    恩仇早已在身后墜落
    卻總挽不住更多的月影
     
    4  
    寺院里,常有兵器聲
    穿過佛的眼前
    心靈為何終歸無法清凈
    鐘聲叩問,你為何
    冷冷相看?
     
    5  
    只要還有一盞燈燃著
    便不至于抱石而哭
    江上的歌聲太短太長
    也不過是,花于欄外飄
    魚在水中舞
     
    6
    眾樹輕響,會有人
    牽兩袖輕盈而來
    一吻如劍刺入肌膚
    月光深處,游著
    無涯的愛
     
    7 
    飛過紅墻,飛過破屋
    都是遠方,都是故鄉
    所有的傷口呼吸淚與花露
    多希望自己跌碎的生命
    成為太陽微弱的回響
    
    1990.9.7.
    


    最后的貴族

    千重燈彩也不如一點燭火
    再一夜  白裙黑發
    飄揚如咫尺的昨日 
    
    午夜的歌聲如鳥飛過
    你也是鳥
    在迷茫的異國
    琴聲很冷
    風聲很美
    雨聲是你返身的河
    盈盈的酒中
    你一瞬明亮
    又終于黯然神傷 
    
    萬條水路
    你乘哪一只舟
    據說懷鄉只是一種寄托
    霧起雁落
    命運從手指間無聲地滑出
    誰還能毫無留戀地舍棄
    溫存的目光 
    
    1990.3.30.
    


    中國詩歌庫 中華詩庫 中國詩典 中國詩人 中國詩壇 首頁

    3d试机号每日快报 www.horseflyblog.com:石河子市| www.orchardbeachcarshow.com:城口县| www.freeportluxembourg.com:台北市| www.hbhunyin.com:吴江市| www.classifiedscolumn.com:郯城县| www.thechamplife.com:寿光市| www.szmm120.com:梅河口市| www.tradingjm.com:枣强县| www.awakenhaven.com:前郭尔| www.cueballbeograd.com:麟游县| www.bildungerziehung.org:乌什县| www.xlcoms.com:临沭县| www.my-name-is-sam.com:黄浦区| www.ovomasturbador.com:丰台区| www.nf733.com:文水县| www.mofo-nyc.com:余干县| www.nq779.com:嘉黎县| www.gibneyfamily.com:衢州市| www.ao-to-ao.com:淮南市| www.sjhrjzfs.com:安溪县| www.highrisebuilder.com:绥宁县| www.012559.com:象州县| www.cash618.com:康马县| www.fathernatureonline.com:正宁县| www.kmtfw.cn:中西区| www.mynwabulgaria.com:固原市| www.anthemgamegroup.com:日喀则市| www.qshinny.com:庆阳市| www.bash4guild.com:丰顺县| www.9991nk.com:浮山县| www.dzqck.cn:株洲县| www.glassfart.com:永春县| www.morethanmusichk.org:秦皇岛市| www.go115.com:潮州市| www.mwxnh.cn:青海省| www.thesokolcompany.com:清镇市| www.georgepappasltd.com:淮滨县| www.cp3557.com:佛教| www.wdzhidao.com:泰来县| www.ko600.com:嘉祥县| www.bulgariatourguide.com:大关县| www.southerncrossnat.com:武邑县| www.gutbrodpackaging.com:绥化市| www.stguolvji.com:南昌县| www.jiuyang579.com:舒城县| www.lishurong.com:准格尔旗| www.aserelectric.com:台南市| www.u-lott.com:监利县| www.bunnykitten.com:江西省| www.jiahaoco.com:三都| www.simonsapartments.com:迭部县| www.jk852.com:峡江县| www.yfzs0615.com:阿拉善盟| www.cgqxl.com:肥东县| www.chujiaquan0512.com:和平区| www.dcbaowencp.com:开远市| www.0573packages.com:高唐县| www.szhsmh.com:清水县| www.jsahs.com:桐庐县| www.e2aa.com:隆安县| www.brixton-hardware.com:洛隆县| www.originalcachemire.com:延寿县| www.beamourhair.com:渑池县| www.chunhobojogi.com:梁平县| www.rentanaudience.com:连平县| www.cheabc168.com:陆良县| www.hg84789.com:新丰县| www.northcountybjj.com:长岛县| www.0459d.com:贞丰县| www.zfhsw.cn:长海县| www.ourzw.com:东乡族自治县| www.bukharijalali.com:玉田县| www.gthforex.com:荣昌县| www.tang-mart.com:太仆寺旗| www.1jiazhuang.com:宁安市| www.agaogluexport.com:盐津县| www.gamelip.com:定南县| www.780790.com:涿州市| www.fathernatureonline.com:河间市| www.showganzi.com:上蔡县| www.70088a.com:鹤峰县| www.usfluence.com:闽侯县| www.superonlline.com:新郑市| www.davisdeyoe.com:濉溪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