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wo9ov"><meter id="wo9ov"></meter></rt>
<rp id="wo9ov"><meter id="wo9ov"><acronym id="wo9ov"></acronym></meter></rp><rt id="wo9ov"></rt>
    <rt id="wo9ov"><optgroup id="wo9ov"></optgroup></rt>

    <source id="wo9ov"><nav id="wo9ov"></nav></source>
    <tt id="wo9ov"><noscript id="wo9ov"></noscript></tt>

    <tt id="wo9ov"><form id="wo9ov"><label id="wo9ov"></label></form></tt>

    劉自立詩選


    劉自立(1952- ),七十年代開始文學創作,《今天》的重要成員。

    歡樂頌 萌形 四季的節奏 鴿子 一日又見龐德 芳香如我的消失 飛行的節日 看啊,這人 理性析夢 沙灘上的房子 一九九九如是說 土豆之歌 搖 滾 樂 隊 日內瓦組曲 花之歌 書讀書 時間不再 死亡面對死亡 浮詩 安靜


    歡樂頌 


    花一樣笑的嘴,叼著飄飄世界的煙
    太陽的影子,爬上唱盤的螺線
    橢圓形的感受,加上正方形的威嚴
    五七個朋友,湊成強盜的鬧宴
    十二點了,月光曲夾在墻縫之間
    老麥和小楊的步伐,吻和著定音鼓的心愿
    瀟瀟灑灑,一并去了
    觀念的恐怖,色彩的冷艷
    寒冷啊,今天是又一次失戀
    火車的輪子,登月的箭
    留下的,留不下的
    是印象,還是畫面?

    1974.2.


    萌形
    ——觀愛斯基摩人藝術展

            


    是的。
    我已經戰勝了歡樂。
    一整夜是這大理石般閃光的沉默。
    已不見得有什磨暴發了。

    起身在昨天的,不,遙遠的曖昧里,
    我只是聚合云使的夢影,
    把鐵一樣深刻的印象,
    終于移出落隅,
    并蝕刻在彳亍的迷蒙上;
    映托紫紅色的曙光,
    不知溫暖誰人。

    靜木的月女,
    真要替代她
    看我搬弄死亡的光華,
    這暗淡妙門的回廊,
    環宇我的孤室。
    客體和目擊者
    驅散大地的留盼,
    任得我苦腦于
    玳瑁色晚霧的啟示;
    并渴求自然,
    千萬不要閉壘她的門戶……

    不然呵,
    到那時,人生的笑
    就再也聽不見了。
    朋友----
    是土石里萌形的銀雕,
    在這恍惚的過往里
    憔悴

    遁逃。

    1974.9.


               

    四季的節奏



    頑石,你硬嗎?可我要劃你一刀
    留下這一個凹,柔和的,溫暖的
    是夏天的生命,是潑辣的姑娘

    看一道暗中的光,辟開了,那座秋天的門
    我和她披著太陽,闖進了落日的山前
    希望的紅云,升騰,擴散,彌漫

    隨后是雷,是雨,是霧,是霞,是夜
    風身上,雪哭著,終于撲在土地上
    空曠的,寒冷的,結晶的世界里

    他嗎?一個人,猛力張開雙臂
    向愛情噴吐熱氣,吻啊,燒啊
    嚴寒像倒塌的冰山,帶走了迷人的苦悶

    1973.11.



    鴿子


    鴿鳴
    洗塵霧
    跳過幾行秋樹
    銀鈴般落下明華的小路
    雪色淡云降服消殞紅海的薄冰
    帆窗花幔毫邁地垂在囂響的異鄉
    黑雷電在瞬間里傾慕我雪翼魂魄的飛弦
    與峽谷一同嘆息悲流里明暗驟變的光室
    銅鼓,并非在萬里黃水岸奪命永遠的號角
    睡在與天雷同唱的冰巖崖島
    等來她黑色天鵝絨的濃情
    在風戀里招回幾只信鳥
    帶我往鴿鳴的異鄉來著,去著
    白晝的宇臺上幾星華燁
    熒女撲身火焰
    身上太陽裙,太陽情
    幾顆耀人心目的太陽石
    萬千翅羽
    金華曲線
    在迷茫中煞腳,棲息
    叮當當
    叮當當
    春潮
    鄉音
    鴿


    1974.12.初稿
    2000.4.小改動


    一日又見龐德


    1

    一日又見龐德,此一日平靜異常
    太陽墮落成冷冷的黑月
    那冰封四壁的小屋,一個藍色的女孩
    在啜泣
    她的眼淚掛上龐德的圍墻
    像風吹寒葉,那聲響令人顫栗

    (我一邊聽馬勒,一邊讀龐德
    邊聽邊想)

    他的總譜包裹著一座山
    那座山,因此起舞
    他,還向我低下他的頭
    彎下他的腰脊

    那座山躺在床上,而詩人的最后一次性交
    沒有愛,沒有恨,
    沒有意象,也沒有血

    他的腥液固化為晝夜的囚籠
    而水泥地上綻開的夢魘,呼喚著
    戰爭,戰爭

    于是,一個渺小的諾曼底鑲入他的眼簾
    巴頓們像秋天一樣漂浮

    固然,失敗的光環今天還在閃亮
    但他藍色的皺紋里,光已復滅
    圓形文字的詩人早已入監
    被囚禁的斜塔,一節節為他陷落
    陷落在沒有愛,也沒有恨的
    一個沒有日期的日子

    迎他而來的那朵玫瑰,則救他出海
    條件是,必須把他的骨胳
    變為龜裂成行的漢字

    但丘吉爾滾動的叫囂依舊黑暗
    今天,“美軍第五十軍沿意大利……掃蕩”的故事
    被放進龐德敲打的死去的鍵盤
    死亡的詩歌突然復活
    宛若死去的斜塔
    伸出一只新生的手臂

    (現在我聽到馬勒
    無我,無他,無你
    薩爾茨堡的老酒屋
    空氣中詩味彌漫)

    這一天,是誰讓我見到這個罪犯
    2000年4月,一個平庸的日子
    他,從平庸中遞給我無數的寶石
    他,用無數被他無限分割的時間
    締造背叛的光
    來迎救詩

    而道光束里,充滿了罪衍和空虛
    在此堅實的空虛里謹見大師
    當然是我的慶幸
    一如兩條死魚漂在海上,把大海帶進藍色的死亡
    那是我從魚尸上劃進大海的喜日
    我們的死亡,全身落滿了鮮花和日光

    (而馬勒,再現了我們的遭遇
    他,不單單看見我們
    還看見海以外的溪流,笛孔,和海妖
    還有那一顆不再放光的太陽)

    2



    盎格魯撒克遜擊鼓式節奏
    砰砰響
    但他抑制住詩歌的聲音
    用他伸出囚籠的手
    阻擋游動的懸崖
    一個方正的意象指天為地
    闖入我的眼前
    而紫禁城死去的寶座
    卻死也不響

    我藏好他的影子鉆進地鐵
    巴黎和北京的日子
    涂抹成一副招貼畫
    老叼車銜著一顆列寧的人頭象
    一把劈砍托落茨基的利斧
    一跳一跳地徑自打開地鐵車箱
    于是在地下的漫漫長途上
    我們一時間聽不到
    已被改裝的教堂的鐘聲————

    砰砰響
    成為舊時代的產物
    1968年和1966年今天仍在說“不”
    一個早已衰敗的紅衛兵下降巴黎
    他似乎扶起詩人的尸體
    把地下的鼓聲再度敲亮
    而墳墓中的詩人 震驚之余
    只好躲進另一個墳地
    燃起另一柱香

    請不要把那個原始的龐德輕易推入
    革命廣場
    固然他的詩體光芒猶在
    他的節奏有時還是會砰砰響
    但是烏托邦畢竟死亡
    殘忍的四月
    初春的雪
    染紅夕陽




    3

    那還是昨天的事,我們都被關進監獄
    我,已死在我的身體被釋放的那一刻
    一如輕煙,穿著一身煙衣漂然而去
    不像你,你的自由擒獲于你的監禁
    一團無可定形的風暴,現在已被固定
    囚籠隨你,慢慢地生長出詩的鐵柵欄
    一個大世界,拖著旗織卷進你的心
    是的,那時,我還是一個革命的孩子
    我無知于我的白發將伴同革命的反面
    一刀一刀,蝕刻著墨玉般的烏托邦
    像為你的罪行,包裹繆思的白衣白裙
    我,行走在從羅馬到南京的小小的曲徑上
    你的囚籠,分裂出一個個球型水晶
    詩歌被鑲入牢房的日子既光輝又黑暗
    黑暗的秩序,因你的生存使異數燃彩
    一如辛德勒仰天問日,與上蒼聚談善惡
    1967年的夏天,我雖然聽到紅輪滾滾
    但天國的方向,只牽連于蛇尸般的地平線
    我們以詩句點亮的世界,本是一場虛構
    但念念不忘的水晶球還是傳來你的音信
    于是我們一起乘船渡海,詩行漂浮在海上
    滾動的龐德鉆進浪花,也鉆進枯干的漢字
    他的登岸,為我們帶來東方真正的圖蘭多
    看啊!這人,他以鐵條編成的總譜像一塊云
    沉溺,上升的人們在水中攪拌成東,西方
    所有放舟而去的我們,去而歸,歸而去
    我們的彼岸,是此岸的最終的墓地與搖籃
    我們自我埋葬的魅力,讓他驚諤讓他哭笑
    于是,他的歌謠傳布著一種天堂之惡
    請把乘有玫瑰的酒杯拿在我們地手里
    請求大師以他特有的寬容容納我們大家
    因為只有他,才能在有毒的血液中蒸騰其靈魂
    并圍攏我們如此偉大而渺小的世界,于詩囚

    不要再在地獄里讓我們的靈魂無限期地等待吧!
    我們再也不會接受魔鬼交給我們的禮物;“未來”


    芳香如我的消失


    我沒有吃進那束鮮花
    但我的體內今天發出一陣陣芳香
    這是記憶攜手未來的思維之力
    把這個我呈現在局外之我的面前
    我廢棄視覺與聽力的手段感覺自己
    被嗅覺推到世紀圓頂建筑的星面上
    與眾多之神祗合影
    在大黑暗的光明當中
    這個合影的厚度輕如一層銀河的薄冰
    是為三個千年無數錯誤的亮度鑄造
    我的存在第一次這樣鮮活如萌芽
    但我沒有吃進任何種子和果實
    我在你和她忘卻的記憶中被提起
    不用語言,詩句和音符
    也不用建筑本身主調般宏偉的廳堂
    抑或她周際蜿蜒的巴雪利卡
    引導人體骨骼般孤單而協調的廊柱
    使舞姿在日午眷顧一個晨曦、一個傍晚
    那便是小販收回枯萎晨蕊的時刻
    我沒有錢,買下她的花束
    可是,我的花型或冥想在蒸發
    蒸發在我的體內,在我的心靈
    你可以不再察覺她的存在
    即便你們二者之間改變了什么
    像奧賽羅的啟示
    改變了一條手帕飛舞的方向
    我看到方向比看到手帕更燦慢而具體
    狀如男體的島嶼與女體之海
    散發出掰開巨浪的濃香
    環繞著女體的薩福島睡去不醒
    悠遠、親近、苦澀如乳頭之吻
    巖石的嶙峋呈現她哺育時序的苦痛
    當我把任何一層山崖斷折
    不是竊水而來 而是逝水而去
    那一個膨脹為生產的瞬間
    渺小得一如我們與荒原同冢
    所棄三千年的廢石兀自起風逐塵
    為我和你營造一天一個廣場或圓心
    即便我融入這到處都是禁錮的鐵則
    即便我分身、彌散,化為彌散的無形
    拋棄自己與聚斂自己只獲取一種力
    也許就是靈魂出殼的鐘罄之美吧!
    我或可肉身為齏粉
    異化、飄逸、行萬里弗屆之路
    那一朵花卻留在路上
    不管賣花女是在消失或在留守
    芳香與我同時邁出或跨進我自己
    將顯現與歸隱相合
    一縷死亡的新生之花



    飛行的節日


    節日,在云端鋪開的禮儀居然緩緩下墜
    空姐綠袖紅裙的體態,冷冷地抹上一層黃油
    而我,對比她白色的肌膚,拿出一尊黑女像
    細膩如沙漠之風蕩開的曲線通向出海口
    是什么樣的帆檣引我登陸而起飛,劃過云層
    記得大山之下,萃湖之濱,一座大學希臘式的圓柱
    階梯上騰起紅壤綠葉中一束飛翔的信息
    告訴我,綠色空姐靈秀的轉身,也無法面對節日
    而講壇上善惡交織的論爭,此刻也浮現魔鬼與天使的面容
    人們在上升與下降的高度里放棄了大地的沉重
    光明,在飛行中一次次延緩了黑夜
    第二顆、第三顆太陽,在晚霞中大笑著
    迎面而來
    走進飛翔的日子,從哪個世紀開始
    人們看見天人合一但興奮時仍會沉默
    他們把咖啡樹的汁液灌入人生的長青樹
    然而不朽之木圍攏的節日拒絕向末日飛行
    一若月球的向悖,正、反兩面都不能論證光明
    人們選擇著,像繞過大片的海域,從終點飛向起點
    過程、高低、遠近、覺醒與夢魘,在杯中泛起
    一沫淡香
    引擎率領人們上升的大坡度,如今也留葬于
    斜塔之中
    一無所覺,即使屏幕上出現后宮誘逃的大場面
    我,情愿無動于衷地、讓安全帶系牢腦海中
    所有反抗的情緒
    不必再去嘗試浮士德上升與戈多等待的一幕幕悲喜劇
    陡然浮現在一方主婦廚室中滑稽的假面,既不悲,也不喜
    命運,此刻在平穩過渡?就連逃避與參與這兩組大詞
    也在地圖上被標志的政治熱點之間拉平了距離
    (志字帶言旁,但是我找不到那個字)
    而新聞廣播庸常的語匯當中,字母與形象
    丟盔御甲地滾動
    報道銀鷹巨大的裸翅之下發生的,香客們用
    肉身覆蓋心跡的過程
    而她們,今天,為了虛假的狂喜起飛,不再
    溺吻大地
    雖然祈禱徜徉在天地間,抑或盤亙與山間
    一若老人樹般的根須
    女人的乳房在空姐的薄衫中微微聳動而逢天化雨
    以告慰人們尋天棄地、彌合父母亡魂的祭白
    那尊黑女像,本是生長千年、死亡千年、復活
    千年的三個千禧之木
    她被萌芽、光照、變綠、生入云天,又被風景
    搖撼、傾覆、深葬,再被拯救、復活、生長
    那是我,在一個極為微妙的時刻,窺破她的
    轉世的
    沉重,比輕盈還要微渺,忘卻,比記憶更加珍重
    過去、未來、現在,可以打散、重聚,或者
    消彌
    而飛翔的盜墓人他,他手中握有"相信未來"
    銹跡斑斑的法寶
    地面上多譯哥德的半臂老人,用他鐘馨般的
    (多字有走之旁,但是我用五筆打不出來)
    嗓音,低吟瘋癲夜
    下降的法則耀人奪目,一如那棵圣樹上飄下的金絲帶
    竟管空難與地震的魅影,像麥加的黑方石
    動如脫兔
    靜態中人,依舊在另一方圣地尊奉寂美的銅佛
    以及一頭重疊幻象與實體的一副藝術品
    是的,象與象中象,把孕育變為爆炸后的一瞬
    一粒偶然的骰子
    哪怕我們必然像花一樣攜傘下降
    精神的殘留仍會展翅在海與大陸之上飛行
    他們遠離神奇的、充滿陰霾和張力的大沼澤
    那面魔鏡一旦傾斜,映出飛出水域的一只蝴蝶
    ——那是我昨天端坐于船首在滇池中神飛緒散之一刻
    ——她的沉浮,對我而言,已替代了大片水域
    而其遠飛、消失,復又使水域追懷一點蝶影
    所有穿著節日小盛裝的人們想到在鏡中再現自己
    而我,如今只記得行囊中不能劃歸的晝夜
    那是虎與象踏響一方天籟的文本
    (Tiger tiger……)
    重力、重量、重心轉換輕盈與裸體的人之中心
    正是蝴蝶飛飛,拋散出浮有中心的萬花之時空
    獵手變作獵場的一段時間,大地上設滿祭臺
    當飛機在靶心里亮起星燦的大欲望
    人們擺布星體的儀式,不過模仿了一位空姐的夢幻
    只有當我真正地在天空的大地上走過
    我才可以享受棄輕重、生死、悲喜與契闊于不顧的心態
    并且用我顫抖的手腕,去碰撞她把握的夜光杯


    看啊,這人


    我行走在自己的牙齒上
    而他,一雙眼白拓開廣場
    我們交臂走過,舌頭上卷起
    死掉的貝多芬
    建筑,在電腦上卸去長裙
    以弗所,一個神圣而卑微的名字
    像蛇,引伸出一條漫長的路
    一直通向大海
    和額頭上已被釘死的詩句
    是的,她咀嚼大海的聲音
    引來了一些異性
    所有跳出疆域的眼球浮尸水中
    我們行走時,石頭們張開千年老嘴
    以笑泣各異的神態
    追述口腔里亙古的唾液
    婦人,豎起一輪太陽
    她被允許瘋狂咒罵……
    而我們,居然容膝而坐
    斗獸場和偌大的月光
    在牙齒的格斗與人類的
    吞噬中,融解
    消化后苦澀的寶石夢
    擺平現實,當人停在途中
    幻想看見自己眼睛的人
    手挽(哥本哈根機場外面的)
    稻草人
    他們收回了童話的影子
    和童話的實體
    水火異化的火種已經發霉
    黑夜本身生長為一張
    古老死板的圖飾
    裝點機翼,而飛翔
    每每以跌落綻裂結果
    幕,遮蔽了廣場與胸膛
    我們,像空心人互相穿透了對方
    神殿破敗的怪圈
    糾纏的巴赫
    以修復以弗所同樣死去的
    鳥,把天空,在牙齒上磨損
    那條藍飄帶飄下懸崖
    任憑動物,只以牙垢
    培養生菌
    它們大病不愈
    搖尾乞晨,以便牙齒上的
    鐘,把空心人的靈魂
    捶打


    理性析夢


    記憶在夢中蹦跳,以期待天地間秩序大亂
    童年的形像瓷出新瓶,以盛裝往日的活蘋果
    記憶從不展示墓地,即便我幾次出入憧憬
    墓碑挺拔、脊骨依偎,我們交談于地平線上
    記憶一個人走來,不分你、我、他匯友于眾
    虛實的界線被孤獨,拆零為畫面的經天緯地
    我不知道單數的存在是對、是錯、是大海,
    抑或建孤島上一具枯樹?
    一杯咖啡散發著早年的濃香以至她顆粒未存
    記憶的游戲在結束時開始,是為了明證地球
    有時是圓的,有時是方的
    我害怕深夜的天幕上,陡現一個出口標志
    我們去向何方?是否掀開帷幕?或者一睹
    甲蟲沿著學校的高墻,攀爬成人一樣的高度
    記憶把我卷在風車上,滾動從小到大的花絮
    盡管我們在一個瞬間之內做了母親也做了女兒
    積雪像白發滲透血液,而紅色凝成一塊塊石頭
    記憶呼喚過革命,春風般把狂潮撲入人間
    這艘大船在四重奏里下沉,弦樂纏繞著救贖
    究若櫓聲矣了,情歌四濺
    記憶之父伸出雙手,挽起圓形廳堂里的女孩
    記憶被罄香的曲線裝飾,以至霹靂完美地圓夢
    那時樹與樹的對話由鮮草牽線勾勒出她的體韻
    女樹人遮蔽太陽的詩話逢制西風偌大的傷痕
    記憶邁下床榻,經過老城厚重如巖石的日午
    四腳柱于四季中靜謐的一刻打扮這位女牧神
    記憶為龐大的沉寂伴舞,舞人面對舞譜,她們
    狂笑地燃燒起來,讓火焰沖上堤壩
    記憶搬動如根大筆,巨腕一揮,又一條疆界
    劃分出另一種男與女人
    天空在我顫抖時開始飛翔,我的腳下一無所有
    記憶端寫所有的漢子,一個個囚房如此之美
    以至侍女們一動身就會死去
    那時,沐浴中人體的水藻,衍化為千年的病毒
    一根黑法輾轉起伏,顯現在咆哮的水柱上
    記憶聆聽時鐘擂擊鐘點,夢與醒在兩地聚首
    離散、消損,親吻化為湖上的大雪
    記憶飛向琉璃瓦,迎接父與子構筑的神話
    記憶飛過琉璃瓦,以便躲開生銹的安徒生
    一個夢、生死、死亡、復活,她游弋在
    斯芬克斯的謎體當中
    無數夢,死亡,生長,彌漫在猛醒的遠束
    雖然,無與倫比的推論已
    奄奄一息
    ……



    沙灘上的房子



    沙灘上的房子只等風暴襲來為她穿上嫁衣


    她從黑夜向白夜奔跑但一次也未獲得成功


    于是,我斜躺在床榻上床第延伸了她的柱腳
    藍色的征帆沉沒在壁畫隱退的小屋里面
    那倜小丑赤身裸體向我展示他的小靈魂
    但我此刻充滿了恐怖推開門有蛇跳起來


    手捧玫瑰的人被玫瑰的重壓送上天空漂翔
    我們被砌死在碧綠的草叢是因為僅僅碧綠



    觀眾席上有人一聲干咳你我他一起肉體紋聲
    指揮的手以及他的十指插進大理石嗡嗡嗚響
    鏡面上一切都迅速滑落一如水倒進我的口腔
    杯子的屁股上挨了一刀栽滿旋律的玻璃碎片
    幻滅的大都市甩開一個月亮焚化者迎向太陽


    我沒有能力爬上金字塔而金字塔卻向我迎來


    每逢八點鐘母親的臉準時印上彩色的櫥窗
    鐵軌上迸發的硬幣一再測算財富與年齡的價值


    圓形的威嚴以其無棱角的輕柔磨礪著浪漫夜
    竟使家具們各自回到各自的時代以支撐一本書
    然后,一杯青茶把茶水滴到詩歌的韻律外面


    死貓睜著眼睛那視線升起來六根清真寺的柱子


    十字架從小女孩的手心里驀然跳上了天空
    而她的腳下大地上立刻布滿交叉的戰壕

    十一
    大爆炸炸碎桃心鏡一只手掉下來舉著V字
    一個聲音高叫著:
    格羅茲尼

    十二
    人,于黃昏的光輝中被返照在就餐的刀把子上
    一把小提琴自動演奏而無數個海菲茲在傾聽著

    十三
    魚鱗沮喪地附著在魚群的身上籍水歌唱而發光
    大師告訴海洋和魚群他是這樣演奏水演奏光的

    十四
    他率領我走向所有的通道以至一扇門也不洞開
    他關閉所有的門而我的精神已破壁跨入思想

    十五
    就要變成化石的戰艦上笑語喧嘩
    人們忘記了海本身就要變成化石

    十六
    海的面龐一次次涌了上來
    一如她拖著衍伸之軀體

    十七
    咀嚼仇恨的漢子把手捺住父親的額頭,說——
    這是法律

    十八
    罹難的人群像沉重的金屬大錨上升復而下沉

    十九
    有人告訴我他步行的速度特快因為地球是方的

    二十
    木筏子洶涌顛簸而來那是皇宮琉璃屋頂的傾覆

    二十一
    狗悲哀地打轉脊背上大奏回旋曲胸膛在抽畜著

    二十二
    每逢走到十字路口我會想到父親那個時代已經
    死亡
    不管灰塵將剛才出土或新近埋葬的陶罐與瓷瓶
    遮掩
    看得見的手、看不見的手在他存在或消失之時
    環抱
    雙耳瓶在戀愛時羞澀地垂下她的一頭黑發

    二十四
    走進新詞邏輯躺在床上用她的一條腿踢著墻壁
    零亂的詩稿像陽痿的男人一個個被逐出了大廳

    二十五
    臥室里半盈的黑木耳愈發腫脹像是灰塵的靈動

    二十六
    非法的"藍孩"把聽覺滲透價格昂貴的魚子醬

    二十七
    升起于語言之泉的女人與女神挺胸撫著水罐
    四面八方的太陽構筑金盅于女體在星際之間

    二十八
    有人捉住了太陽的印象就把她的聲響扣在天邊
    詩與歌隆盛的儀式是決裂的儀式所以沒有儀式
    四月的樹干上掛滿了無聲的碎片
    這是人們沉默的時間何其的殘忍

    二十九
    人群被神祗栽種而影幻卻一團團相遂墮入云煙
    詩史上的版圖早已封劃完畢往昔的疆界
    島嶼與島嶼浪臂與浪臂破浪相銜、斷裂
    人群種植神祗而他卻從影幻中起身把現實鋤滅掉

    三十
    海面上漂浮著無形的大荷葉呈覽悲劇的策源地

    三十一
    當酷夏之酷男女互為轉換
    一個男高音斜塔般一舉沖天

    三十二
    這就是博斯普魯斯的圣索菲亞大教堂
    她的遺址起伏在地中海堅硬的波浪上
    新生的太陽面對她抬起了一面叛星

    三十三
    我以不動的時針觸摸凝固的音樂
    我看見圣索菲亞們嶄新的大沉默
    土耳其咖啡的火焰在品銘時消殞
    那是由水變成的女郎帶到八方之星

    三十五
    一個人從死去的童話里一次拾回兩個起點:






    然而安徒生生活著的日子哥本哈根卻在慢慢死去

    三十六
    我的父親把墓地變成搖籃把搖籃變成船變成灰

    三十七
    鐘聲報時時有時差之花開放于北方的雪原
    抑或開放于南方陰霾之地的鐘聲誤而無確

    三十八
    第一次聽音樂的時候太陽沒有升上來
    她驚慌于貝多芬熱力狂瀉的那種黑暗

    三十九
    墻壁上有無數張消失的面龐被苦苦鏤刻、鑿毀
    被苦苦鏤刻、鑿毀的面龐上有無數道有形的墻

    四十
    那老屋白發披肩但他有一雙雪亮如童子的眼睛

    四十一
    蠻牛的生死、行止都緣于一塊婚紗播弄的
    正反兩面的光
    淚水從環型看臺上呈垂線直落下來也播弄
    愛恨兩性的人

    四十二
    長笛被笛聲截斷而尾聲一夜回歸一個小動機

    四十三
    銀箔般的皮膚包裹起來的十指一直在燙傷自己

    四十四
    尿尿的男孩子弧線可掬誘發她出賣又一個夏天


    四十五
    舞者的身魂分離撞入0點的鐘聲時她滑濕如柴

    四十六
    然而此刻我依舊把我的手放在她恢宏的穹頂上

    四十七
    而一個島居土著以其刀之長度把島嶼刺弒而死

    四十八
    一、二、三,人們開始喊叫莫札特或薩里埃利

    四十九
    一個稻草人吮干了稻田里的水
    稻田里的水又淹沒了這個草人

    五十
    我寫象形文字的日子母親還是幼童
    而當我老了母親囑托我不要糾纏字符

    五十一
    于是
    是我
    無言
    無我
    像零

    1997年初稿
    1999年夏改定



    一九九九如是說


    ……

    從這棵樹走到那棵樹
    看到綠,從一點點到一線線

    從這顆太陽走到那顆太陽
    看到紅,從一點點到一片片

    是誰把你推搡上路
    問題一個接著一個

    是誰站在永遠的那塊石頭上
    叫喊著,向著未來,也向著過去

    是誰把視線拉長攀過山坡
    濺落在大海眼睛一樣明亮的島嶼

    是誰橫臥在島嶼之上
    分不清是人、是歌、還是詩

    是誰寫出了無字詩沉默出彩
    像薩福以睡姿開啟四季舞蹈

    是誰從她的核心分出兩片天體
    一個喚做女人,一個喚做男人

    是誰把女人推到岸邊
    男體豎立遍地的建筑

    是誰安靜地步過大斤邊的走廊
    宛若所有的房間都配器成為樂譜

    是誰收集星光鋪滿的長號
    生與死像淚水滴落在旋律中

    是誰沿著彌散搜尋總譜的總譜
    誰是第一位樂手,第一個鼓手

    創造如何降臨于世紀的樂章
    是誰交付了鞭子握于他的手中

    第一個千年,第二個千年和第三個千年
    是誰扮演了尼布甲尼撒和殺死上帝的人

    血淚的游戲一個骰子拋了出去
    是誰確定了偶然與宿命之花朵

    他從東方走來,又從西方歸去
    來去匆匆若雷電幻化著縷縷傷痕

    哪怕這日子被草草搭成了茅屋
    飛行器匍匐如漁夫浴后的木盤

    最大與最小的圖案羅織的美
    以最惡與最善的彌和孕生

    在此判斷面對狂風的古往今來
    是誰還以裸體的馬發頂起圖騰

    智慧的大袍從女人的身上卸下
    一次次改換了夫君追逐的空身

    他們遍撒龍種的日子可是四壁生輝
    一如毒氣室中的血氣涂鴉著不斷蒸騰

    啊!從這棵樹走到那棵樹
    墻!用胸膛窒息了我們

    從這顆太陽走到那顆太陽
    鐵絲網穿透了夢中的肉身

    是誰把你這樣推搡上路
    逃亡、歷險與回歸征程

    是誰站在永遠的那塊石頭上
    是石頭的語言說出了春天的靈魂

    人們大笑著滾落下來
    再一次擁抱大地、天空和海洋

    是誰把視線拉長繞過頂峰
    航海的巨檣緩行于冰雪之中



    1

    橋!一個孩子叫喊著
    他的聲音馬上消失
    消失在
    在與不在之間
    沒有人看到過生
    同時看到過死
    除了老人的老人
    和星星
    他們在淚水中聚合
    分離
    驕傲地行走在他們的橋上
    無論橋下的水
    是否結冰
    像他們蒼老的面頰
    熱淚晶瑩
    他們揮斥變暖的銀河
    忍受孤單
    一次次失敗地
    從橋上轉回

    2


    藍綢緞,風一吹
    她就停止了
    和風的舞蹈
    而云,異地漂來
    堵住了圓號之
    大喑啞
    撫平無言的皺紋
    像我
    和我幾代的朋友
    在門旁佇立
    靜默,向肅穆推進
    那些從不彎的的脊骨
    長翅飛翔
    閃光的速度
    刺開她們的眼睛

    期待絹帛中的黑暗
    期待
    女人的黑唇

    3

    父親向我走來
    我也向他走去
    我的朝向確定
    是太陽的光芒
    他卻走向黑暗
    為了我的光感
    一日擂動如鼓
    他把太陽吸收
    連同水火兩星
    在大地和天國
    舞蹈般歌唱著
    好安靜的舞臺
    我們各司其職
    我們互相穿透
    但是我們不同
    即便孩子成了
    孩子們的父親
    關于光和黑暗
    仍就天各一方


    土豆之歌
    ————-讀凡高


    我問過你:何以他的畫一陣華彩
    進入白夜的怪圈
    燒光的頭發上一朵火焰

    你回答:不!一切都很幽靜,碧藍

    我問過你:何以他的火焰沒有光芒
    像礦區的煤炭和煤炭上映現的面孔
    眼睛盯著悲哀的土地

    你回答:不一切都很幽靜,灰暗

    我問過你:何以他栽種無具女體
    保持呼吸的節奏
    不讓她們講話,只讓她們唱歌
    歌聲中孕育著泥土,尸胎和詩作

    你回答:不!一切都很幽靜,連同死亡

    我問過你:何以他只看不聽,只畫不寫
    是因為他摒棄了風情,雨聲和語言的沙爆
    把吃土豆的人,一個個高興地送進火堆

    你回答:不!一切都很幽靜,黑暗

    我擁抱你,是為了看見他嗎?
    抑或你擁抱我,為了他的看見和看不見的
    一副畫,一朵向日葵

    你回答:不!一切都很幽靜,同向日葵

    你像葵花一樣瘋狂地凋謝時
    竟吞沒了時間的葵花之母
    你在沒有母體的瓊漿中兩時一地
    寫出這幾行字,從不問話,也不回答

    自從那一天,那一副畫,那一聲嘆息
    我們互換了位置
    你在東方,我在西方

    我們終于了解了
    什么是安靜
    那是一個人頭腦中
    兩片海域的和解


    搖滾樂隊


    節奏節奏你看到太陽出來升起落下消失而后在第二天
    這是一個重復的過程是太陽的節奏是你聽不到的節奏
    在天體和我的內心這樣的節奏在無限的區分著聚合著
    不像舞臺上搖滾樂的大鼓和小鼓按照他們的節拍敲打
    節拍被燈光照耀相對于那個一動也不動的城市和郊區
    男人和女人從她們的祖父那里學習動靜有致的催眠術
    她們把樂曲的節奏和天地的節奏區分在一張張書桌前
    她們研究人類的悲哀在笑的杰作和哭的喜劇里不停頓
    幾代人和一分鐘的停頓從大指揮的棒下消逝卻不死亡
    因為比一秒鐘更短的旋律以及比海的時間更長的節奏
    是隱藏在太陽和月亮的不屬于我們的聽不到的節奏里
    于是太陽的節奏的虛枉和我們的節奏的虛枉兩兩并存
    昨天我看見了節奏看見太陽的和月亮的看不見的節奏
    是因為我在搖滾樂震耳欲聾的垂擊下跚跚入夢無聲息
    或者是我聽到了天體在我的耳鼓上劃出交響樂的畫面
    我向著聽見和沒有聽見的所有的觀眾大聲叫喊再叫喊
    然而天地依舊一如歷代指揮在莫扎特的安魂曲里離去
    離去的那一天據說雪落在生長沉默的土地上而后湮滅
    樂譜的生成像無聲的鐵絲網把人類的節奏一段段撕開
    節奏的行進和停頓中止在繆司的隨波逐流的詠嘆曲中
    而我的孩子今天學不會在巴赫的水花環里去辨別節拍
    她在我的呵阻下用她的無限的青春撞擊搖滾樂的靈魂
    她還對說我不是要尋找節奏而是要生成我自己的節奏
    而我看見她在一二一二的節奏聲里慢慢長大托著回聲
    我看見她的消失的美麗和我自己的消失的美麗和丑陋
    但是太陽的節奏在我的生前生后陪伴我的心中的月亮
    節奏節奏你看到太陽出來升起落下消失而后在第二天
    第三天以至到第七天節奏的誕生在節奏的死亡里復活
    而在我的舞臺上我們把太陽作為道具作為視覺和假象
    這是一個重復的過程是太陽的節奏是你聽不到的節奏
    不像在和平時期戰爭年代我們的勝利的和失敗的節奏
    不像在我們有聲的和無聲的哲學的宣言里的那些節奏
    一個偉人的生死和我的生死的不同似乎在于他的話語
    生起來就可以坐落成為圣殿和廟宇陪伴著雷電的話語
    廢墟是我曾經說過的交織生死兩重光輝的詩歌的空間
    一個與我相識的和不相識的過時的和現代的詩人相遇
    我們的提問是你如何處理節奏的問題把節奏推向永恒
    他告訴我我會在太陽的消失和永不消失的藝術中生存
    他告訴我詩人的聽覺看到了太陽和月亮的節奏是圖畫
    他還說大海和米羅的一副畫一樣在他的心中起伏滾動
    而我們共同的地方是我們在節奏被害的地方重新呼吸
    雖然呼吸是古典派的節奏處理像古代元老院里的爭論
    一個確定死人比活人多的智者沉思著讓節奏稍事休息
    在爭論布滿滿天彩霞的時候雷聲從世界的群山上退下
    我在那個美麗的湖濱邁著當當的步伐讓我的感覺放松
    我聽到湖面上飄蕩著大湖隱退節奏的意志像群山棲居
    我甚至覺得群山的意志在死亡集蔟的巖石上隨意漫舞
    這里離開搖滾的人群極為遙遠一如人的生命中的襁褓
    我的無數個女兒的啼哭的聲音圍繞在群山的周遭八方
    她未來的情人們手里托著一面搖滾鼓如香客款款而上
    他心里的節奏正在和太陽的節奏在黃昏時和太陽匯合
    這是一個重復的過程是太陽的節奏是你聽不到的節奏
    節奏節奏你看到太陽出來升起落下消失而后在第二天
    人們把一天份成了分分秒秒的更為珍貴的節奏像寶石
    而我把寶石加以切割的藝術正如上天份割和聚攏群星
    漫長的滾動消彌了鼓聲消彌了一面鼓的大面積的沉默
    在我看來鼓的世界他的無數反面的放射積郁成為世界
    她敲開門扉一個又一個新世紀像老人們的古怪的復活
    不像舞臺上搖滾樂的大鼓和小鼓按照他們的節拍敲打
    一張張俊俏的面孔平息了她們亙古不變的愛情的節奏
    像一面平靜的湖在它自藍色的皮膚上養育著她的靈性
    節拍被燈光照耀相對于那個一動也不動的城市和郊區
    其中我的女兒和我的無數的女兒一樣像樹木靜靜碧立
    于是太陽的節奏的虛枉和我們的節奏的虛枉兩兩并存
    昨天我看見了節奏看見太陽的和月亮的看不見的節奏
    是因為我在搖滾樂震耳欲聾的垂擊下跚跚入夢無聲息
    我的夢中我的女兒大聲地喊叫但是她的喊叫毫無聲息
    她的到來一如群山跟在雷雨的身后一動一靜一靜一動
    呼吸吧我的孩子們呼吸吧我的父輩的青春呼吸再呼吸
    酒過三旬而大山也學著我們吞下一場場雷雨一樣的酒
    混誕的日子極為壯麗我瞠目以視搖滾樂泛濫的大舞臺
    而我在搖滾樂震耳欲聾的垂擊下跚跚入夢去而來而去
    天地依舊一如歷代指揮在莫扎特的安魂曲里離去不回
    節奏是我們的虛枉的創造節奏無中生有而又有中生無
    節奏節奏我看到太陽出來升起落下消失而后在第二天
    在第三天在第四天在第五天在第六天在第七天在心中




    灰塵,你揚起一張臉
    灰塵,你的臉上有一雙最為灰暗的眼睛
    灰塵,你用灰塵揉瞎了這雙眼睛
    灰塵,你托起那張盲帆
    駛向龜裂的大地上
    沒有海水的大浪
    灰塵,你幫助灰塵中的人和我靠岸
    你要離開海一樣的灰塵
    和灰塵一樣的海
    而我,鉆進你寶石的心藏
    把一道藏在你袖口的灰塵拍打
    我知道,灰塵在灰塵中做愛
    她的孩子們土頭土臉
    剛剛睜開眼睛,就被一雙
    一雙大灰狼的眼睛盯住了
    灰塵和大灰狼一樣奔跑
    為了吃掉我,和圍著肚兜的她
    灰塵顧不得講一講老得沒有牙齒的童話
    我記得,他的故事
    一直開放出千年喑暗的歌喉之花
    花,開放在灰塵中
    花的顏色,從蘭波元音的顏色中
    敗落成為灰塵
    花,和另一朵一塵不染的花
    染上灰塵
    花,無法拒絕灰塵之花
    花一個人,在異域的海邊漫步
    花,得意洋洋地
    漂浮在死和鹽撐起的海面上
    而花瓣,從云層和飛機的窗懸里往外撒
    花的煙絮包裹著我的悲嘆
    我在歌唱灰塵歌唱鮮花
    而女人,瑟縮在灰塵里
    沒有人說出她是印象還是時間
    一個個點,在連續地噴吐時間的灰塵
    一行行線,在織體蛇一樣狂舞的時侯
    布構老天爺手紋里的空間
    這一切,在世紀初,被稱為一
    在世紀末,也被稱為一
    在昨天被稱為一
    在明天也被稱為

    于是,一和灰塵之祖攜手
    灰塵
    把一,牽如19,20,21……
    灰塵東方的身影把故宮拉上天!
    灰塵為你揚起一張她特有的臉!
    灰塵為你睜開灰塵明亮的眼睛!
    灰塵變做了火,火變做了光芒!
    不要推開在灰塵里一目至眇的人們吧!
    更不要把那些你認為雙目失明的人趕出太陽!
    灰塵,現在,一定可以看見現在的灰塵了吧!
    灰塵的廣場上塵埃亂舞
    灰塵再行揚帆,他行駛在
    一道類似網頁的波滔上
    灰塵居然靠岸在屏幕上
    而戈多的影像
    在我不明其了的磁場中
    擦去了磁場——
    那是灰塵夢破滅的地方嗎?


    日內瓦組曲


    沒有你,我又何必打傘
    另一個世界的旅人
    與我駐足雨中
    落在身上的雪
    留下他的影子
    呼喊,在沉默中爆裂
    這是我們共同的回聲
    撥冗群山的抑郁
    像一株株梧桐的手指
    播亮陽光


        *


    沒有人再度光顧盧梭島
    即便戈多,也無法讓我等待
    簽定契約的日子
    竟管海鷗大叫著自由
    但是萊蒙湖面無表情


        *


    云天的和聲
    推舉出草原上的萬國宮
    寫過蝴蝶的詩人
    至今還隱蔽在山中
    他等待囚籠一日顛倒
    黑天鵝銜來羅麗塔的迷宮


    竟管迷宮今天到處封存
    云際間有一把大音叉
    依舊畫出晝夜,畫出霓虹


        *


    但我一直偏愛絕對的藍色
    在蘇黎士傍晚的小鎮上
    博弈者兩相對峙
    把腳下的將帥輕舉摧毀
    然后撇開命運
    撐起一把微笑的雨傘
    二月的節日,撒滿黃昏的黎明


        *


    情人節,咖啡一樣苦澀
    一個黑人歌手十指連琴
    他,唱著一塊白色的絲絨
    唱著莉莉。瑪蓮


        *


    此刻,尤利西斯吹起魔笛
    在音樂中開始另一種時間
    那是一場漫長的旅行
    一周之內,不止一個世界
    在你的心中誕生
    而整體的淪落
    卻像一場
    瑞士的雪


    花之歌


    1

    "她沒有年齡。"
    我看著她的眼睛這樣說
    "不,……"
    老人從一組時間里取證反對
    然后,他停下來,和一棵大樹一起吟唱
    樹葉紛落無邊
    最為年輕的花神,也披著千百年前殘敗的睡袍
    雖然,我不能斷定,連睡眠也已衰老
    不!


    2

    像時間在音月中輪回
    音符如花,被銅一樣的金屬鍛冶
    那熔融的漿液拖著一道長長的地平線
    人,為了聽見花朵而奔跑
    他們摔倒在太陽升起的地方
    扶助逝去的季節實屬枉然
    一如占星的女孩一定要吻合星空
    把阿爾海域晨間的音樂平鋪成一張
    床!


    3

    她們仰臥在亙古不變的顏色中
    一如她們誤入保爾。策蘭閃碩的詩句
    那時,時間已經停頓,辛德勒用枯蕊釀成的名單上
    一屢屢芳名,騰起如灰
    奔跑的小女孩像一朵火焰
    她慢慢熄滅,熄滅在熄滅中
    完成一副冰冷的
    畫!


    4

    她的死,像從長笛之孔吹來的大風雨
    笛孔中群星上升一如他們威嚴的下降
    下降到這個有限的高度
    這個高度的尺度是
    人!


    5

    人們善待過去的人們,要聽他們唱一唱花之歌
    一個無止境的冷場讓我心醉
    我在追問總譜,追問轉機
    等待一聲無言的鼓
    問與答的對抗,組成一座頹祀的宮殿
    兩排死去活來的士兵,代樹而立
    他們筑成雕像里不死的
    神!


    6

    我目睹冥誕
    目睹她度出墓園
    大樹————
    緩緩地尾隨其后
    她的蔭蔽
    銜著半個太陽和半個月亮
    這是我們永遠無法發現的完美
    殘缺!
    傷痛!
    悲憫!
    和絕望!

    當她和她的樹,徑自走向星空
    星空復歸綻裂后的平靜
    閃電般皺列的面容上
    雙目低吟
    智慧場去而無歸
    憂郁卻濺起了世紀
    花!


    7

    希臘,薩福島
    如今,你在死去的浪花上涌動


    書讀書


    書,難道可以讀書嗎?是她自己,還是別人
    攤開滾動的文字,抑或立起漢字的大屋頂
    方正為懷,觸之有響

    書,不可以讀書。不像我自己造夢,夢與醒
    從不分家

    那一夜,我,戰戰驚驚地走到書的面前
    我要把書翻開,讓歷史的畫面騰空旋起
    馬匹,戰車,皇后,大帝,都與我為伍
    紙章在文字的敲擊下,猶如鐘罄起鳴
    我可以大叫一聲——拿破侖
    你這枚硬幣……

    然而,書,沒有反響。他靜靜地躺,睡著
    連同新興的與古舊的文字,連同詩歌與穿過
    禮服的舞譜,音符,和那些肖像

    模擬博爾赫斯,我集合萬書之圣,舉著一只
    小火炬,燃燒,會把萬千書籍變為孤獨一家
    老博說,"所有的書都是一本書",
    他很狡滑

    從一本書,到書本的一頁一章,我卻不能翻開
    一字一行

    從深夜的深思,到白晝的頌揚,我,無力觸動
    每一本書,無論她是寫到戰爭還是墳場

    我,就像在莫札特的故鄉,走過一片墓地,輕風
    徐襲的天際,有幾百種文字當空飄舞

    我為能看到這一幕而憂傷
    因為此刻,一本精裝的老書對我講——
    "打開你自己吧,這是我們互助的力量。"



    熊從我的身邊走過
    它帶走我的影子

    我從前一個我的身邊走過
    熊在那里把我的影子慢慢咀嚼

    我不知道我是否還有影子
    因為我看到的那只熊溫文而雅

    我在別人的影子下面走過
    我的沒有影子的實體若有所失

    而熊叼著許多人的影子
    它吐出的殘骸堆起了我們的城市

    我不知道熊的影子像人一樣高大
    也不知道人的實體虛弱如晨風

    熊視熊的影子可能會被太陽阻嚇
    太陽說人的日子只應關注實體

    于是尋找影子和詩意的差事留給了他們
    熊雄赳赳氣昂昂地統治了這個城市

    挪動著笨重的步伐
    熊的精神取得了它們的地位

    只有在我的夢中和我即將與熊遭遇時
    我才想起來熊的影子在城里留下的痕跡

    那是英雄輩出的年代
    熊的遺跡只被看做舊址

    它們和豹一樣只對鐵柵欄負責
    就像那位歌唱人的死亡的詩人

    把天象看做豹的班紋
    把熊看做世界原來的影子


    時間不再


    時間不再
    我們的視力
    放在球體里孕育了千年
    我們的視力
    今天弦起箭落
    擊中了月亮
    但我們發現
    自身更加高大也更加渺小
    請把我們放在夢中
    和石頭再次對話吧
    我們呈受厚重的話題
    一如極盡飄藐的穹頂
    然而, 我們說出了甚磨
    甚磨,又說出了我們
    大殿里語焉無形
     
    當如癡如慧的惡之花
    開放交叉小徑的蝴蝶
    當古老的風墻陣馬
    催促那個上天的精靈
    沉默,像種土豆的人
    翹起屁股上的光
    而游動懸崖一步步逼近
    逼近這個脆弱的世界


    死亡面對死亡


    你可以不見冥界,在你盛裝出行
    迎接太陽的日子
    但是,你不可以否忍她的存在
    是兩界的靈媒來去自如
    即便她妄稱自己是一個獨身
    走過齊腰深的澤地
    她的行止,一次次引發天上地下的震動
    卻又寂寂無聲
    因為,沒有人能夠投身于這種色調
    疊加世界于無形
    即便有人要再造尼祿的金殿
    為她安排一個去處
    伸入金子血液的手,讀著金尸
    又種上七十棵樹
    那不是只有一夜的日子
    太陽在冰川上跳舞
    金蓮花死去的莢果,綻開她的笑臉
    和一陣異樣的呼吸
     
    你可以不見冥界
    當我也畏縮不前
    一如鐘罩蒙塵
    而這死亡中最明麗的女人
    唯有她,把生死連姻


    浮詩


    我寫字。字字成船
    雙手把船推入大海

    字,漂上海面
    甲板托起我們

    字字疊累成石
    下沉時刺穿海面

    大海把字字溶解
    然后提升島嶼與彼岸

    鳥,為了高度
    飛出浮詩

    卻落入我手
    字,把人推入大海

    等我痛苦地
    在詩中沉沒




    安靜

     
    安靜,現在————久遠,虎哮一笑何止百年
    人們生前的表情匯入夏天的暴風雨
    等太陽一出,木頭變成了船

    出海,回航,出海,波浪洗亮皮膚
    天地人得以互相映照的一刻
    我看見一顆父母的石臍,有魚出如其間

    "父親",我在呼喊,
    而島嶼緊繃他的鼓面,沉默,圍攏一百個永恒的歲月

    安靜,現在————久遠,虎笑一哮何止百年
    "兒子",他在海中呼喊,一只巨浪般的手臂劃過云層
    一瞬間,萬樹搖擺,鼓聲大作

    "父親",我撲向大海
    率領著我的一百個兒子


    中國詩歌庫 中華詩庫 中國詩典 中國詩人 中國詩壇 首頁

    3d试机号每日快报 www.mfcsj.com:嘉兴市| www.101ddsnappers.com:东台市| www.salesqatar.com:土默特右旗| www.xuenaruipet.com:临桂县| www.corpicontusi.com:广汉市| www.kbcnewshub.com:绿春县| www.szqishi.com:南昌市| www.ltswordpress.com:宁安市| www.tv680.com:璧山县| www.judaicaboutique.com:兴化市| www.568401.com:苍梧县| www.thevargasgroup.net:当涂县| www.378dan.com:许昌县| www.conceptpromotions.net:行唐县| www.jt-pen.com:公安县| www.psicologiaconsciente.com:海林市| www.zhanxun56.com:内乡县| www.cambiemosgalapagar.net:冕宁县| www.rcybgg.com:亚东县| www.zrvzsv.com:莎车县| www.maestroluggage.com:彰化市| www.trsnspls.com:绥化市| www.elbertcastaneda.com:星子县| www.cp3115.com:山东| www.ditr-inc.com:新兴县| www.charlescountytoday.com:当阳市| www.mmzydq.com:张北县| www.allaboutcleaningmonterey.com:偃师市| www.umudumsohbet.com:满城县| www.diendankientruc.net:云阳县| www.suntopcar.com:武夷山市| www.alpacascanada.com:乡宁县| www.smrig.com:岳西县| www.thedrugtest.net:连州市| www.attitude-digital.com:佛学| www.fuxingcp.com:桦甸市| www.toreadmoto.com:修水县| www.4455ep.com:贵阳市| www.anonyourvoice.com:东乡族自治县| www.vmorepro.com:文化| www.moto-journal.com:隆林| www.chateaudumarteray.com:肥乡县| www.illusionsandreality.com:娄烦县| www.sixsecondad.com:邢台县| www.fathernatureonline.com:杭锦后旗| www.eschervictoria.com:伊宁县| www.jessinet.com:远安县| www.bazardasminas.net:南通市| www.whobuysthesethings.com:红桥区| www.cbyco.com:腾冲县| www.beckymoe.com:依安县| www.donorsnet.net:宾阳县| www.penghancurbatuempedu.com:黑山县| www.lebronsoldiershoes.com:甘洛县| www.freemovieswatch.org:海安县| www.ciclismonoel.com:罗田县| www.blimprobotics.com:天镇县| www.loupanvip.com:淮安市| www.merginnhotel.com:九龙坡区| www.n9bx.com:洞口县| www.szmlde.com:高台县| www.cp7990.com:兰州市| www.template-link.com:定远县| www.trackallpackages.net:北海市| www.legion6.org:五大连池市| www.manganetabarespoiler.com:永春县| www.mzansi24.com:秀山| www.hust-hy.com:微山县| www.zgzsygw.com:保德县| www.black-butler.com:凤翔县| www.bagit2go.com:灵川县| www.cp2779.com:抚远县| www.considerthereasons.com:盘锦市| www.resultsseekers.com:会泽县| www.david-kibble.com:合山市| www.fm556.com:清徐县| www.businessptr.com:苍梧县| www.hysmzx.com:岳池县| www.gevorkyanphoto.com:延吉市| www.erausquyn.com:宜兴市| www.pj12379.com:监利县| www.tazouzart.com:青岛市| www.zjubbs.net:阳谷县| www.david-kibble.com:辽宁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