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wo9ov"><meter id="wo9ov"></meter></rt>
<rp id="wo9ov"><meter id="wo9ov"><acronym id="wo9ov"></acronym></meter></rp><rt id="wo9ov"></rt>
    <rt id="wo9ov"><optgroup id="wo9ov"></optgroup></rt>

    <source id="wo9ov"><nav id="wo9ov"></nav></source>
    <tt id="wo9ov"><noscript id="wo9ov"></noscript></tt>

    <tt id="wo9ov"><form id="wo9ov"><label id="wo9ov"></label></form></tt>

    羅寄一詩選


    羅寄一(1920- ),本名江瑞熙,安徽省貴池人,1940年入法商學院學習,1943年畢業。羅寄一是中國著名的詩人,翻譯家。

    音樂的抒情詩
    珍重 在中國的冬夜里 一月一日 角度之一 詩六首 月·火車(之二) 狂想 五月風


    音樂的抒情詩
    ——柴可夫斯基樂曲



    水可以拯救這些窒息的粗糲,
    水是憂愁的。她從冰冷的
    月光下的巖石流來,她知道
    地層溫熱的焦躁,銀色的流
    流向廣闊的四方,讓我們朗暢的
    哭泣跟隨午夜里她的抑揚。

    白晝我們是可怕地愚昧和懦弱,
    現在才勇敢,凝視著純凈的自我
    在升起中戰栗,他修長的肢體
    伸展在絕望地溫柔的夢里,喃喃地
    訴說著堅決而莊嚴的一種抗議。

    讓她流過來,梳去我們的塵埃,
    那變灰而歸入泥土的只是一個惶惑的
    命題,我要在飄去而終于沉落之前
    十分清醒,流過來,讓你甜蜜的
    波紋溶入那美麗的“痛苦”的化身。

    我存在了,在這一瞬,
    銀色的顆粒輕輕地填滿我全部的空隙,
    一點固執的驚愕,
    它漸漸龐大而遮蓋,
    像一滴致命的藥劑,
    載我微笑地去一片寧靜的大海。


    珍重
    ——送別“群社”的朋友們



    這樣多被壓抑的眼淚,
    這樣多被否定的怯懦,
    忍受了一揚手的殘酷,
    在不能涂改的可悲的笑臉里
    聽任靈魂的抽搐,是溫暖的記憶
    排列在眼前,是徒然的春日
    瞠目于生命的迷宮,是一種攝魂的召喚
    來自土地,是醉酒的牧師
    給自己以祈禱:卻不曾忘記
    春天的葉子是綠的,憐憫了生命
    而終于要宣誓效忠,就不能不接受
    各樣的虐待,當我們被迫用沉默
    來撫摸彼此的傷痕。

    這里合法的秩序只配贊美
    統御一切的迫害受命于金錢的指揮
    流氓騙子闊步在輝煌的大街,
    溫良的子孫們,脫帽,低頭,致敬……
    這些金剛鉆照亮黑夜的暗澹
    這些Gasoline無休止地散步
    誆人的興奮,到處是扭結的燈光
    映透暗色的荒淫奔波在僵硬的血管。
    是脫節的列車傾倒在路旁,
    認定歷史是白癡,一腳踢開昨天和明天
    “主人萬歲!”你們營養不良的,
    胸懷叵側的,你們做夢的迷茫的
    你們被踐踏的棄婦,輝煌努力下被賑濟的游民,
    你們都要舉起酒杯,
    給天賜的“自由”以贊美。
    而我們生活,在銅墻鐵壁的保障里。
    這就是無端飄落的花瓣,這就是
    封鎖在黃昏里的祈禱,這就是天亮以前
    寂寞的寒戰,這就是數不清的詢問
    在生命的榻前,因此有眼淚流進干涸的
    白晝,土地的疼痛刻劃在大理石的額頭,
    而我們不掙扎就要在嘆息里死去,
    一代又一代,注釋了這古老的貞堅。

    不幸的是沒有被收買,獻身于
    戰國的無常,沒有匍伏于“偶然”的紛紜,
    讓自己朝拜這一刻的帝王
    而我們就將站起,鄙棄這墮落的
    市集,你們都走了,
    相信人類的手足要廓清天地
    安放自己在最好的角度,忍耐焦灼,
    永遠不能和土地脫離。

    雖然是多少遍一揚手的殘酷,
    記起每一個笑著的嘴角,
    每一次神圣的憂愁,每一片焦心
    來自愛,每一節捐獻給歷史的生命,
    終于確定了明天的行程,
    不能讓腳步停下——陋巷,垃圾場,
    販賣煙酒的行商,遮蔽天地的大謊,……
    溫柔的記念里樹立了倔強,
    因為是愛,我們永不凋謝的忠誠。


    在中國的冬夜里



    靜默。北風強勁地掃過流血的戰場,
    那些不睡覺的眼睛安頓在古老大廈里,
    冷笑地俯瞰那成堆的白骨
    從誠實凄苦的土地的夢里破碎成灰。

    城市滿布著凌亂的感傷,
    躲避在搖搖欲墜的閣樓里,
    風吹打他們戰栗,那無辜的血液
    正泛濫在龐大歷史中渺小而真實的課題。

    饑餓死亡的交響透過凍裂的時間緩緩奏鳴,
    那邊的黃土、破廟、溝渠,這邊空虛狠毒的
    陷阱、舞臺,它們在靜夜里抱緊,
    我們已不再能哭泣,反映這彌天的災害。

    當雪花悄悄蓋變城市與鄉村,
    這寒冷的國度已埋葬好被絞死的人性。
    只有黑暗的冬夜在積聚、凝縮、起霧,
    那里面危險而沉重,是我們全部的痛苦。


    一月一日



    無組織的年月就這樣流,
    從睡夢到睡夢,
    多少細胞伸了懶腰,雖然是
    死亡到誕生,潛伏希望,
    當列車穿過痛苦的山洞。

    停一停:褪色的旗幟的世界,
    浮在云霧里的笑,被動員的
    傳統的溫情,婚禮的彩車
    裝載自動封鎖的
    幸福,向天空的灰色馳奔。

    欺騙自己說開始的開始,
    好心的靈魂卻甘愿躲進
    裝作的無知,然而逃不了
    見證,多少次艱難而笨拙地
    描畫圓圈,卻總是開頭到結尾
    那一個點,羈押所有的眼淚和嗟嘆。

    不是否定,命定的
    犧牲也點滴承受了
    歷史的啟明,不用歌唱,
    痛苦的行列終于望穿
    自辟的里程,誰能說“這樣遠,這樣遠”,
    就痛哭在陰險的街頭,讓垃圾車
    匆匆載到霉爛的墳場?

    寂寞教我們咬牙
    嚼碎囚牢的悶熱,
    商品世界贈送廉價的
    諂媚,紅字金字的輝煌
    正在黯淡的天氣里蕭縮。


    角度之一



    你瞧理智也終于是囚徒,
    感情早腐爛了,當市場里
    擠滿人的商品,各色的小調
    編好了噩夢的節目。

    有炸彈使血肉開花,也有
    赤裸的貧窮在冰冷里咽氣,
    人類幸福地擺脫
    彼此間的眼淚,聽候
    死亡低低地傳遞信息。

    我們是創世紀的子孫,
    放逐不值價的靈魂,
    到處是十字架,眼球,
    灰色的和正在變灰的,釘死的門窗,
    到處是生命膜拜,
    是行列,捧著每一個“自己”
    寂寞地向祭壇行進。


    詩六首



    1

    陽光又一次給我慈愛的提攜。
    要是能用敏感多血的手掌,
    撫摸一下皺折的山巒,起伏與光暗,
    猶如人類全部波濤的凝固。

    要是能摹擬鵬鳥的輕盈,
    也將振翼而起,在無窮廣遠的
    高空,凝視地球的整體,
    它底歡笑與淚水的縱橫;

    如果能實現這不可能的距離,
    我將更領悟血和肉的意義,
    感官世界如一幅畫里的煙云,
    和我面對如我面對沉默的愛人,

    怎么能不流下透明的眼淚,
    呼吸她深沉的情熱與悲哀,
    我沒入一朵凌空的嘆息,
    在靜寂里緩緩地展開……

    2

    我們都是這般虔誠,
    當風雨吹打,飛鳥來投影,
    黃昏空留下零落的貝殼,
    潮汐的遺跡融入一片空靈。

    我們有一滴水的渾圓,
    歡樂與憂愁在不時地旋轉,
    贊美上帝完整的成型,
    突破它,唯有歸諸大海的寧靜。

    這其間有無窮的焦灼,
    渴求著煙霧中夢的顏色,
    我只為年輕的莽撞嘆息,
    當宇宙沉入暗淡的明哲。

    3

    我們在悠久的軌道上盤旋,
    呼喚的鈴聲充滿駁雜的體腔,
    無始無終滾過霉臭的泥土,
    空有絕望的火星在夜空飛舞。

    沖布破時空嚴酷的圍困,
    頭上有繁星引來心碎,
    豈不有無望的傾慕在寂寞里,
    當我們包裹在寒冷中,襤褸而屈辱。

    啊,多少次可怕的厭倦,
    世間哀樂都如雪花點點,
    消溶進一個朦朧的命運,
    當列車匆忙地沒入無邊的陰暗。

    上帝莊嚴地說:”你要承擔。”
    風正柔,夜色美麗而豐滿,
    哀痛自己透明而年青,
    只留下喑啞的歌唱:“我贊美生命。”

    4

    如果我,我和你并合,
    海上去,掠過成熟的波濤,
    無往不在的整體,磅礴的
    五月風,飄散開而沉落。

    如果我,夢如一只小蜉蝣,
    夜來晝去外有龐大的寂寞,
    這些幻想都如白云的美麗豐滿,
    吹啊,高速率,占有與拋棄的電閃。

    如果有匍伏的蛻化的軀殼,
    偉大的祭壇正煙火繚繞,
    五月風悲痛而輕盈,它漸漸
    沒入天與水無邊的寧靜……

    5

    告訴我水中倒影的我底顏色,
    你底眼睛將為我設榻安臥,
    監護我夢中隕落的怔忡,
    倦而渴,雖然水不足以救我,

    你底風姿綽約的形影,
    直趨我燃燒而彌漫的靈魂,
    最高的完美在一切成形之前,
    讓我底煙溶入水里。

    在一瞬的狂喜中蕩漾,
    我們底擁抱吸引全宇宙的榮光,
    純潔的意志正起落奔騰,
    你我漸消逝就完成半面信仰。

    6

    讓我們時時承受人類的尊嚴,
    我們底生命將是它不息的噴泉,
    萬有底榮光在我們形體外起落,
    幸福與哀痛在永久的意義里激蕩,
    所有欠缺的愛情都完成在我們緊閉的唇邊。


    月·火車(之二)



    你奇怪地亮,奇怪地亮,
    洶涌的激情在馴服的大氣里流蕩,
    強調了,絕望的隱密,悄悄流血的傷痕,
    眼淚,倦怠而昏沉;光與暗,萬物企待擁抱的
    姿態,渴望著動起來,在一幕旋舞里發狂,
    我忘記沁血的內傷,然而你太優美,
    你太冷酷,千百萬個疑問的腳步移過,
    一寸寸黃土,為一個契約而犧牲,
    你的蒼白滲透被迫害的青春,沉重的
    傳統壓下來,劫奪去這熱血,這紅潤,
    撕碎期待完成的美,我們有限的天真
    就要在一個光影交織的夜里徘徊,
    千百萬個刻骨的意義射過來像利箭,
    告訴我一場格殺是怎樣的無情,
    怨魂的哭泣,復仇與伸冤的巨靈
    在招手,而誘惑,這樣太芳香的
    誘惑,使我無條件地把自己獻出。

    音樂從靜謐的幻象里升起,
    窒息的旋律要扭絞,貫穿……
    我渺小,因而就搬出記憶,
    但記憶是宮殿,已經倒塌的,然而
    別像一個豪華的貴婦憐憫我,
    我不會企求,也不需要獲得,
    鐘情是可笑的欺騙,不能領略的。
    你只有奇怪地亮,千萬個世紀
    有一種心情,是抱歉,沉醉,同情?
    聽,遠處火車的笛聲,割裂了
    長夜的朦朧:一個寓言,一個暗諷,
    然而我要怎樣?在透明的自覺里瘋狂?
    飛翔又跌下,跌下來,粉碎地不再有悲傷,
    還是封閉在艱澀的夢里,
    你溫柔的手指帶來無奈的迷亂?
    纖小的花朵,不甘寂寞的葉片
    正在無聲的狂歌里婆娑,
    倦乏的鐘聲通報我時間來去,
    否定與肯定交錯,我要昏睡,
    人類飄搖地向一個命運里墜落。


    狂想



    1

    古國的幽靈,我和你在黃昏的狹路上
    相逢,鐵青的臉,吹原始的喇叭,
    看不清你是衰老還是年青,朦朧的步武
    是輕快還是沉重,喂,從哪兒來?
    鉛色的天,黃泥地,農民們襤褸的空架子里
    想睡的肉體和靈魂?他們想撒手,
    一伸腿,抓住那渾沌。
    黑色的棺材通過,鳴鑼開道的,
    那躺著的,跟著的一群,那些母親
    怎么能不哭泣?她們養育著錯誤的子孫。
    現在,傍晚的風低低地,掠過你家的茅屋,
    ——“生命要死亡,死亡,死亡……”
    那嬰兒就要夭折在懷抱里了,
    啊,伸手,你的四周是你乳汁的果實,
    無盡的果實,累累的黑色的果實。

    (哈-哈-哈-哈)為母的,為子的,
    空了,你的身體透明,骨骼也透明,
    有一陣清風吹過它,像穿過垂老的
    我看見幾個世紀前你蒼白的嘴唇,
    你在我懷抱里戰栗,“我要去,我要去,
    生命太無常。”不,來吧,老祖父,
    情人,一塊兒,讓我們在沉默中交融,
    讓我們一塊兒欣賞那死去的陽光,
    發霉的泥土,血漬的愛情,我的自覺說:
    “我囊括一切生,一切死,一切受難”
    啊,那姿態豈不因痛哭而屹立,
    像乾坤運轉外凝視的大神……

    2

    啊,月光如水,我要有冰冷的
    冰冷的澄清,讓我們的
    懷抱都如水,溶解開
    所有尖銳粗糙的定形。

    要是能在飄起里放歌,
    街道,茅舍,黑色田野,都飄起來,
    你們在睡眠里婆娑,所有痛苦的
    絕望都凝固而明亮,火焰消逝了,
    一切都消溶于仲夏夜的清涼。
    黃昏。不再用側耳靜聽沙漠里的鈴聲了,
    那緩緩抽出的生命的絲,牽扯許多寂寞的
    方向,不用再看淡綠色的鬼火,華麗的鬼筵,
    上帝說:“你們要在風蝕、水蝕、諸種蝕里
    分解,你們誕生而腐爛,由有到無……”

    喂,幽靈,別去騷擾那些夢里的情人,
    來吧,來和我并肩,不愛也不恨,
    我只沉迷于你喇叭悠長的音響,
    環抱我的是綿綿記憶的憂愁的波紋。
    喝酒去,老白干兒,或者進口的烈性威士忌,
    讓我們手挽手,跳奇異的舞,
    在擱淺的腐朽了的大船上,看啊:
    太陽和生命的幌子一齊跌進了
    碧綠的死水,我們夢想的安樂幸福
    正在脆弱易碎的劣等玻璃杯里
    震響。啊,藍色的煙已經升起了,
    燃料的煙,血與肉的煙,那些
    冷漠的祖先正在我們的影子里
    漫步消閑,悲哀的白發,僵破的臉,
    哦,還有你,親愛的,后花園殉情,
    讓我們破碎的圓圈
    都一個個并合,
    時間,浸潤著沉沉的默想,
    當明月流過了重疊的憂傷。

    我寧愿在銀光里飄去,
    用雙手去撥動夜空醉人的湛藍,
    燦爛的流星跌進了長夜的寂寞,
    天風正飄過我心胸的澎湃……



    ——為一個春天而作



    1

    死去的已經復活,那沐浴后的光彩,
    新鮮的泥土的植物的氣息,
    一切都帶著震驚,遠山的翠綠,
    葉片上招展的黃金,閃閃地,閃閃地
    號召一個否定,一個新生,這里需要擺脫,
    因此有發狂的興奮,通過潺潺的流水,
    肺結核復原的一朵朵浮云,
    通過厭倦欲死的飛鳥,低頭默想的鷹隼
    一種攫取生命的歡叫,你聽吧,
    嘹亮地從地面直到云霄。

    從昨天跨出一步的,我們終于要得到
    幸福,即使是嘶啞的,含有昨夜的
    嘆氣,我們也偷看了一角光明。
    一切的存在濺滿了泥污,這是一節不能逃避的
    噩運:丑陋的眼睛——人的,獸的,
    充血的,煙黃的,某一種饑渴的,失神的瘋癲……
    魔術棒指著東一點西一點的懊喪,
    不知道呼吸的理由,迫害與被迫害的理由,
    也茫然于獰笑著牽引我們的“死亡”,
    可是爬起來了,從一只羔羊的哀怨里,
    年青,而且在歷史的夾縫里看見光,
    每一個取火者都退隱到黑暗里,而我們
    驚醒了,(從一個冬日的潮濕的惡夢)
    實在襤褸的小屋里,為一個信號,
    一個可祝福的使者照花了眼睛……

    2

    然而讓我們走向市場,懷著景仰的心情。
    檢查一下被封鎖的自己,準備好各色的
    面具,在一個悲喜劇里保證安全,
    就這樣熟練地做了,每一次拜訪以前。
    一樣的是是昨天的節目和裝扮,
    一樣的是全副武裝的行進,
    一樣的是維護一個可疑的存在,
    一樣的是法律,莊嚴而可笑的條文……
    腳底下,永遠不能平坦的道路,在傷害里沉默,
    牌坊,門臉,猙獰的市招,一根堅固而冰冷的繩索,
    我說,你好啊?渡過黑暗的黑暗的
    海上的風濤,你瞧,春天給你們祝福!
    我等待,等待,而終于得到“輕蔑”,
    你們都輕蔑這個!已經樹立的威權
    從每一座高樓,每一輛轎車,每一扇
    耀目的門窗炯炯地眨著眼,
    不能夠理解一個季節的轉換。
    而你們,你們為生活而喘息的,
    壓扁了自己,就在厭倦中聽候凋零,
    一陣轟炸像一段插曲,卷去一堆不知道的
    姓名,一片瓦礫覆蓋著“家”的痕跡,
    透過失落了淚水的眼瞼,讓唯一的真理
    投影:敵人,自己,和否定憐憫的世紀……

    這里澎湃著一種勢力,
    汽油,血,汗,燃燒的腦漿,
    都在華貴的軀體里跳蕩,
    要壯大自己,率領一切數字的隊伍,
    商品與金錢,貢獻偉大的服役,
    安放自己在每一個輝煌的角度,
    顯示出被尊敬的徽記,
    弗吉尼亞煙霧裝飾著富豪似的
    笑容,女人,艷麗的,用一個不能忘卻的姿態
    掛在臂上,讓一種也是虔誠的信仰,
    雕塑每一座“市民”的自尊。
    沒有什么可說的,一個太長太長的
    獨幕劇,包羅有聲有色的浮沉,
    你聽,美國來的爵士樂
    使每一根筋肉,每一個細胞都脈脈含情,
    威士忌在玲瓏的杯子里,
    把一個笑,渲染得紅紅的,
    到處的氣象是一片新興,
    我們勤勉而不腐敗的。

    3

    開開窗,開開窗吧,
    讓風吹進來,讓風吹進來!
    這樣多煙霧,悶塞的話聲,
    這樣多惡毒,把我們囚禁,
    在一個謀害里死去,死了不帶一聲惋惜,
    市民音樂不停地吹奏,無邊的笑謔,
    躲在服飾里赤裸的癲狂,不是挽歌的
    挽歌,給純潔的美麗送葬,
    葬在一個春天的將要成長的愛情里,
    一個夭折,一個撲到在綠色懷抱里的死亡。

    我們都理解必須承擔的命運:
    必須在發光的淚水里看見莊嚴,
    看見一個巨靈的站起,
    馬賽歌激蕩在流血的土地上,
    這里卻遠遠的,遠遠的,要求距離,
    (你想,什么是距離的意義。)
    堅持一個痿弱的傳統,一杯
    殖民地的咖啡,濺滿了脫頁的史篇。
    就這樣笑,這樣聳一聳肩,這樣
    在干澀的舞臺上踐踏別人和自己,
    仿佛在一片制造的祝福里
    接近了巍峨的天堂。

    4

    可悲的天地里接待了黑暗,
    離開燈火,在幻象里和自己相見,
    白色槐花有靜謐的芳香,
    我的親愛的,你鼻息里有病熱的瘋狂,
    夢著一種沒有夢過的溫柔,
    一朵笑,千萬朵笑,像云彩開遍在天上,
    春風帶我到如錦的花園,
    弟兄們,我和你們擁抱,
    沒有結果的愛情已經終結,
    使我哭泣的是一種被解放的尊嚴。
    冷冽的清晨洗滌盡狂亂的沉醉,
    昨夜的嘔吐,滿是饑渴的酒精,
    骯臟的街道,死亡奴役的生命,
    被玷污的靈魂在酷刑下暈倒,
    不幸的尖刀殺戮著各樣的年齡。
    然而一個希望已經誕生,
    從死去的炮火,瓦礫與廢墟,從被虐待過的
    白骨,一個希望已經誕生,
    繁殖了,繁殖了,是花的種子,果實的種子,
    通過記憶,喚醒一片歡喜與虔誠……
    然而我已經醒來,從一個夢里醒來
    醒來在一個夢里。額頭的血管別別地跑動,
    這不是睡眠的時辰!我不要欺騙,不要欺騙,
    盡管你當當地敲著,一點,兩點,三點……
    出去吧,出去!在一個一無所有的夜里,
    被遺棄的星星,要見證我的清醒,
    是的,我的清醒,為一個春天所準許的清醒……



    陽光又給我慈愛的提攜,
    要是能用敏感多血的手掌,
    撫摸皺褶的山巒,起伏與光暗
    有如人類全部波濤的凝固;

    要是能摹擬鵬鳥的輕盈
    也將振翼而起,在無窮廣遠的
    高空,凝視地球底整體,
    它的歡笑與淚水的縱橫;

    要是能實現一個龐大的距離,
    我將更領悟血和肉底意義,
    感官世界如一幅畫的煙云,
    和她面對,如我面對沉默的愛人,

    怎么能不流下透明的眼淚,
    呼吸她深深的情熱與悲哀,
    我像一朵凌空的嘆息,
    在靜寂里緩緩地展開。


    五月風


    如果我,我和你并合,
    海上去,掠過成熟的波濤,
    無往不在的整體,磅礴的
    五月風,飄散開而沉落。

    如果我,夢如一只小蜉蝣,
    夜來晝去有龐大的寂寞,
    幻象都如白云的美麗豐滿,
    吹啊,高速率,占有與拋棄底電閃。

    如果有匍伏的蛻化的軀殼,
    偉大的祭壇正煙火繚繞,
    五月風悲痛而輕盈,它漸漸
    沒入天與水與無邊的寧靜。


    中國詩歌庫 中華詩庫 中國詩典 中國詩人 中國詩壇 首頁

    3d试机号每日快报 www.newoxfordbotanical.com:宣恩县| www.gz-goodhappy.com:泉州市| www.cp3992.com:科尔| www.vcmarienkirchen.com:偃师市| www.bagit2go.com:双牌县| www.czyxjx.com:庆元县| www.melgog.com:宝山区| www.bdshe88.com:陇川县| www.maksoyun.com:莱芜市| www.yh14777.com:三江| www.apeeye.com:清丰县| www.wwwswjlll.com:和静县| www.shopthapcam.com:安仁县| www.open82.com:新津县| www.desaisartstudio.com:沭阳县| www.politicallyscrewed.com:井研县| www.sableridgevillage.com:诸暨市| www.southerncrossnat.com:章丘市| www.ecohf.com:新田县| www.thegreatmuseum.net:西昌市| www.a2bcourierservice.com:上杭县| www.ovomasturbador.com:常山县| www.i-remax.com:深水埗区| www.kennedypromotions.com:武宣县| www.sadosanmakina.com:灵山县| www.fengxiangfa.com:金溪县| www.xlcoms.com:兴化市| www.greatlivecds.com:阳城县| www.heritage-academy.org:本溪| www.ningmengwl.com:余江县| www.yjttw.cn:措勤县| www.blueflagfarm.com:将乐县| www.ashvieducation.com:叶城县| www.daleysretreat.com:利津县| www.kaimasu-online.com:师宗县| www.xcynfx.com:尉犁县| www.huizhoupf.com:高雄县| www.plg-light.com:时尚| www.jumpingjacksjumps.com:抚顺县| www.mathtuition.org:微山县| www.choraliter.com:赤壁市| www.meimeihaose.com:温州市| www.plastic-films.com:乌拉特中旗| www.hs855.com:长阳| www.www2246v.com:石阡县| www.sz-sg.com:南江县| www.g08488.com:玉山县| www.jxhysd.com:张家港市| www.aceophthalmics.com:兰考县| www.yzabtattoo.com:南和县| www.ztxx.com.cn:临猗县| www.dobene.com:南召县| www.fapuc.com:东乡| www.beihaihurong56.com:秭归县| www.khxrw.cn:凯里市| www.xfkqf.com:辛集市| www.sl869.com:松江区| www.testsite02.com:平和县| www.starolympus.com:大英县| www.gordon-hippo.com:同仁县| www.faprobot.com:安徽省| www.eradio66.com:宁海县| www.dgjljx.com:翼城县| www.cf1000.com:抚宁县| www.freemovieswatch.org:南陵县| www.fnp-co.com:塔城市| www.ynnss.com:南川市| www.686105.com:华容县| www.alanseptictank.com:吉安市| www.skatesharks.com:油尖旺区| www.yttianyufood.com:嘉黎县| www.whobuysthesethings.com:阳信县| www.casagourmande.com:繁昌县| www.mylisen.com:贵州省| www.z5662.com:金华市| www.55conduitroad.com:华阴市| www.huizhicz.com:栾城县| www.dolls-haven.com:杨浦区| www.49yf.com:涟水县| www.hg16456.com:修武县| www.payrollmaturity.com:石阡县| www.090633.com:雅江县| www.megahjayatenda.com:陆川县| www.n048.com:东至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