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wo9ov"><meter id="wo9ov"></meter></rt>
<rp id="wo9ov"><meter id="wo9ov"><acronym id="wo9ov"></acronym></meter></rp><rt id="wo9ov"></rt>
    <rt id="wo9ov"><optgroup id="wo9ov"></optgroup></rt>

    <source id="wo9ov"><nav id="wo9ov"></nav></source>
    <tt id="wo9ov"><noscript id="wo9ov"></noscript></tt>

    <tt id="wo9ov"><form id="wo9ov"><label id="wo9ov"></label></form></tt>

    平林舟子詩選


    平林舟子(1968-),原名周平林,筆名林林、平林舟子等,湖北省作協會員,從事西方美學研究。曾獲美國讀者文摘詩歌金鑰匙獎、柏林詩歌墻獎、臺灣中山文學獎。出版的作品有詩集《方塊字下的天空》、《隱喻者的世界》等。

    抵臨城市的浪人在一個夜晚傾刻間的感受  我為秋天深處的形象 安靜的幻想  十一月 斷木頭或記憶中的影子  又一個晚將成為事實  一只空椅子緊張地等我半夜夢回  試想著一段沒有盡頭的路  某個秋 一只蝴蝶記敘的早晨  某個懷舊的秋日午后  想像是一種幸福之極。。。。。。  秋天 我看到的另一個側面  在生命轉彎的地方 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我緬懷中的雅魯藏布江的一個日子  臨睡前 想像某段時光穿過  懷念一段冬天的狀態  太陽照耀著自己  瘋婆和她的信念  年事的記敘  山上的無名墓旁  頌辭,我歌唱秋天最后的部分  風聲  平行  一個“讀”字  在車站 記敘的一場內心劇幕  我試著進入日子傾聽  偏北風中 我記敘中的北京站  體會真實的部分  雪落在現代和過去的那些日子之上  對一個城市發生的仰望  冬天,貼近河床的早晨  解讀一個字的滋味  來看看謊言身后的表述 


    抵臨城市的浪人在一個夜晚傾刻間的感受

    懷抱著鎮疼安眠的夜晚 
    再摻進些 
    呼嘯不止的風。于是 
    我開始收拾廣場上眾多人的典禮。 
    我知道 我將告訴我身后的鄉人 
    春天 
    我到了這個讓我變冷的城市。 
    我注視一個木訥的老人 
    在廣場的邊緣 
    被一只鴿子打開了心扉 
    傾刻間 我仿佛看到了一扇刀刻般的舊窗子 
    徐徐推開了幃幔。 
    傍晚的陽光在城市的屬性 
    像金幣拋落在所有浪漫者的臉上。 
    而又有一個老婦人 
    選在葉子落地的時候 細語的數落 
    哦 這些失去早餐的人 
    昨天還是我們相濡以沫的一部分。 
    在一棵安靜的樹下 
    我知不知道 城市會感覺她的愛情里又多了一位詩人 
    我開始在體內 小心的挖掘我的睡眠。 
    遠處 我夢見一群黨衛軍戰士 
    圍坐在大屏幕的電視機前 
    看一個數九寒冬的人 
    走進 奧斯卡.辛德勒的集中營 
    夜色漸濃的引號里 
    有好多人抬高了左手 一種另類的口號里 
    誰 為我開啟了一小片流放的天空......
    


    我為秋天深處的形象 安靜的幻想

                             
    秋天 我們走進去 
    唯一的大地 空寂的像一座剛被棄置的
    歌劇廳。
    窗子緊閉 縫隙中流動的空氣灰暗。
    墻面 我們幻想著谷物在風中的生長
    而口風琴 黑管 在舞臺上恰似剛剛被
    移走。
    
    這個季節里 影子成為雕像
    一截橫在大廳中央的斷木
    它被空虛抓住
    它被我想像成一片森林的聲音
    曾經存在。
    
    在這視為一片廣闊的空間
    一切生命的呼吸 都在等待一場沒有
    看到的謝幕開始
    都在等待城市于某個時段漂移 鄉村在水一樣的
    物質中被固定
    一群陷入劇本的人 
    在把稱作權力的東西放棄。
    
    而臺上和臺下 種子和建筑都在進一步預謀
    在反復地舉手
    一切安靜 被表達或發生在安靜之中
    像一段遺失了的民間藝術里的形象。
    


    十一月 斷木頭或記憶中的影子

    一載斷木 被葉子覆蓋
    被雪掩埋
    它內心的火花
    是不是在不斷的搓磨著 一個周圍的
    寒冷
    和沉入河底的歲月的聲音。
    
    一個小馬燈的影子 
    在森林里走遠 
    有誰知道他圍著那載斷木 俯身看了
    它一百次。
    
    很多東西都將遺忘 就像愛過的人遠去
    或忘記了一段母親生前的聲音。
    
    可是這個季節 仿佛它們又正在
    出生。
    


    又一個晚將成為事實

    又一個晚上將成為事實
    我想 應該在桌上點燃一支
    蠟燭。
    
    黑暗行走在它的周圍
    三分鐘過后 燭心需要剪花
    我想像一個影子起身 一個影子伸出手指
    結果他被燙了
    片刻的痛 他像讀了一段深動的文字。
    
    又一個晚上的虛構
    一支蠟燭孤獨的燃燒
    它把月色的光撒向遠方
    它伸長頭 那困乏的燭芯在提醒著它
    別忘了照應身邊的主人。
    
    黑暗行走在它的四周
    它懶懶的起身 想找到修剪燭花的器具
    突然它低低的咕噥了一聲
    一群影子正集結內心的深處
    抬頭 它緊緊的盯著一顆星。
    


    一只空椅子緊張地等我半夜夢回

    只要躺著 一生都處于完全松弛的
    狀態
    我就忘記了自己身在何處 
    一只空椅子緊張地等我半夜回來。
    
    對面的窗子在講述我忘記了睡著的
    地方
    忘記了在乍醒過來的那一瞬間
    自己是誰。
    可是 又空等了一夜的椅子像從天而降的
    救星
    起先我還沒有想起自己的方向
    只憶及以前住過的地方
    或是我可能在什么地方 如沒有椅子的記憶
    我獨自不能從冥冥中脫身
    
    在一秒鐘之間
    我看到了椅子的生命 看到了窗外一個人
    把花瓣放在樹葉上順水流走。
    


    試想著一段沒有盡頭的路

    沒有盡頭 路從遠方蜿蜒而來又向
    遠方蜿蜒而去
    在你面前佇立我感到了真正的沉重。 
    
    試想著一隊人馬 
    在前進中沒有別的選擇。 
    
    試想著他們 從此再也沒有回頭
    在某片臨近暗淡的夕光里 
    那些猝然倒下的失敗和失敗者 也許再也沒有爬起
    然而
    在生命最后的瞬間 卻發出了最真摯的微笑 
    因為他們幻想 
    畢竟在走 在努力地走。
    
    前行的人不會去想結果 他們只暢想看到的那些零星的
    風光
    暢想遠方有一些迷人的藍圖。
    
    沒有盡頭 路從遠方蜿蜒而來又向
    遠方蜿蜒而去
    就像水 穿過森林 
    像陽光 在臉上短暫的撫摸 又向某個時段遠去。
    


    某個秋 一只蝴蝶記敘的早晨

    搭載樹葉漂泊 我不知是不是懼怕
    還會看到那些留下的光芒
    依然會落在山崗
    依然將果園和草地的顏色分開
    還有身后的水井 會不會消失。
    
    窗子每天對著下午 那天的蔚藍 寧靜
    讓我從椅子走過
    又回到傍晚在扶手上聽遠處鐘樓
    敲起的聲音。
    
    那些斷垣 那些盯住我的老人 那些片段的陽光
    會從我的某個早晨流逝。
    那些村莊的面貌將會更新。
    
    在昨天大風吹過的果園一角
    我想會產生更多的疾苦和思鄉的聲音……
    
    我無法控制一生的啟程 我總是孑然一身
    我哭過命運
    在我倒下的時候 那些家園 綠樹 蝎色的水井
    請你們安靜下來 想像一個下午又坐在椅子上
    聽我無聲的啼鳴……
    


    某個懷舊的秋日午后

    我強烈渴望秋日的陰影
    回到少兒眼中制造出一只鳥巢
    躺在山谷
    溫熱著依舊的那片森林。
    
    這是在九月
    很多人在長大 包括椅子上的老人
    圖書中一些陳放許久的片斷。
    
    我不是第一次感受秋日的陰影
    不是最后一次想起青苔 廢墟。
    而今天發生了好多事
    小徑會在哪兒
    誰仔細地觀察了葉色微妙的變化。
    
    某一件事物明年還會想起 
    我試想著移植一片目的地
    寄給遠方病痛的人。
    


    想像是一種幸福之極。。。。。。

    我想 只能用水雕刻你
    用玻璃裝下你
    在春天的正點 用田野的風
    描繪你走過安靜下來天空。
    
    在你的周圍 無大廳 無檀木修飾的殿堂
    也無神像。
    
    想像你 是草地上露珠
    是那朵在枝椏上枯萎了的玫瑰
    而秋天或夕陽
    總有一瞬間的記憶 在制造著美
    在反復不斷地制造你的美……
    
    想像你是水 想像你裝在玻璃之中
    讓我看到了干凈的光芒
    在圣母的花園下
    穿越內心幸福的時空……
    


    秋天 我看到的另一個側面

    陽光不再那么溫暖 秋天開始遠離曠野
    或森林
    河流獨自靜坐著 淚水
    去了遠方而思想還在堅固地守望著一寸寸河床。
    昨夜的蟬 以沉默的方式宣告存在
    
    在背棄和堅守之間
    很多事物大面積的絕望。遷移的過程中
    沉重的石頭留下 沒有加工的斷木留下。
    沿著河床穿越一片廢墟
    我看見一小朵閃著光芒的花還在向上生長。
     
    在秋天最后的日子
    一切曾相識的表情和言辭 不再多變和生動。
    唯有冷卻了的礦物質
    它的中心是柔軟的 就像河流和花朵的
    內心。
    


    在生命轉彎的地方 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一個一個像風中的樹在黑夜里
    行走
    我能感覺這些黑色的或黃色的皮膚
    最初在對某片安靜下來的氣流進行
    交流。
    
    我想到一些片斷被凝聚
    一些空在重要位置上的椅子
    最終在凌晨兩點 會全面占據某年或某件事的
    歷史。
    
    在我生命轉彎的地方 
    在選擇失去方向的時候 
    我終于發現一處合乎理想的美 它寬敞  幽靜 
    地上一束剛剛放上去的花 
    還在微微顫栗 。
    
    我想到樹在掉葉子 椅子剛剛被搬動 
    一個熟悉的影子被窗貼進玻璃 
    這一切 多像我盛開的昨日。
    


    我緬懷中的雅魯藏布江的一個日子

    左邊是牽馬的人 右邊是汲水的婦女
    他們緬懷佛教捧水洗面 漱口 
    然后相互微笑 合掌祈禱
    沒有人以異樣的目光看我。
    
    仔細觀察 男女沐浴的草叢似乎很自然的
    有所區別。
    一只蝴蝶靠近穿著絲綢女性間的身體
    女人們把各自采來的花瓣放在樹葉上順水
    流走。
    
    河岸上有谷酒 糍粑 
    披著黃布寺僧來為走了一百座雪山的新婚情侶祝福。
    
    在黃昏 透過遙遠的曠野
    一隊穿白衣的男子手捧剛燒好的骨灰放入河中
    流入河中的骨灰就像音樂穿過指縫 
    沒有人覺得異樣和懼怕。
    我走過這條河 感覺兩岸的民族生與死共。
    


    臨睡前 想像某段時光穿過

                                      
    臨睡前我的眼光
    抓住了呼吸里面的東西 那東西穿過樹林 田野。又從河床移到城市的公路上
    最后落在了一個流浪人的身上。
    
    我看到了臨睡前一塊雨后的草地
    那草地 
    冷的在風中足以吞沒你的目光
    那安靜下來的雨水
    總是造成那么多的別離和那么多的死亡
    而一只思索過后的鳥 呆在樹上幻想。
    
    我還會想到一截斷木 
    忘記了一段陽光
    想到愛過的人 胸間一枚反光的紐扣
    多年后 仍在我的夢中或某個病痛的晚上重新發出微弱的光亮。
    
    臨睡前 許多人都會望著這個大地 
    疲憊或幸福
    原來才知道時間和光線也可以扭曲 
    就像一把空了的椅子 坐在夜空下反復地咀嚼著內心的憂傷。
    


    懷念一段冬天的狀態

                                
    
    玻璃破碎下來的影子 經過天空
    是十二只黑天鵝
    在帶走了一些什么 也帶來了一些什么。
    而在陸地的青石地帶
    有人想著靜止的寒冷 想著水的波紋。 
    
    也有人幻想它 深深剌傷自己又
    撫慰自己。
    
    在某個地段 其實那被擱置多年的玻璃
    一直在夢中反復地試問
    樹蔭的正面和反面 是不是畫果實的人
    注定要忍受饑餓?
    
    玻璃破碎下來的影子 經過天空
    是十二只黑天鵝
    它們在趕回黑夜 重新成一段未燃燒的
    狀態。
    


    太陽照耀著自己

    離開一輩子后
    我又回到了自己出生的
    那片土地上。
    
    在沉積后目光交換的地方
    我被影子拉著 惟一閃爍的是一把黃色的
    提琴。
    
    我看到了一段帝王的權力消失。
    也看到彎曲了的韁繩被空虛死死抓住
    馬的嘶鳴 被流走的沙子沉入到了靜靜的
    森林 谷底。
    
    在一幅史前的壁畫旁
    有許多歌者 停下,又不斷地穿過他們熟睡的房屋。
    
    從小到大
    我始終是那片土地的目擊者......
    2005/6/14
    


    瘋婆和她的信念

    (題記,在湖北荊門鄉下某鎮,一個老人一生都在為自己討一個清白,至今,她周圍的人卻視她為瘋婆。)
    
    鎮上 有這樣一位瘋婆
    整日里在國家機關的牌子前靜坐。
    她說 她是抗日時期的交通員
    可后來有人說她是叛徒
    原因是許多游擊隊員犧牲了
    可她還活著。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叛徒
    但我想 老人應該有一段銘記在心的故事
    幾十年來她堅定一個信念
    別人說她是瘋子
    可她沒有被信念出賣自己。
    
    我不是叛徒 我是一個清白的母親
    極為安靜的時候
    在國家機關的牌子下 我聽到了這個微弱的
    聲音。
    


    年事的記敘

                     
    從秋天開始
    我們除了談一場戀愛之外
    我跟你
    一點也不熟……
    
    到了冬天
    生命變成了很多條路
    又同時平行
    唯有靈魂已死
    我正漸漸地踩著自己的身體
    往上爬……
    
    春天來的時候
    我又在漂浮了
    早晨五點 和陌生人看電影
    我套了件紅色的外套
    一只馬兒烙下的蹄 丟在了在草地上 你
    小心地抹去了痕跡……
    
    夏天 我不太商業
    請你不要問
    你看 微弱的光 從星期五開始
    空氣中布滿緩和的色調
    過馬路 過橋……
    
    來不及清洗的木瓜 石榴和海潮
    都有被燒過的味道……
    


    山上的無名墓旁

        有許多真實和虛幻的故事發生過
    
    在山上無名墓碑旁
    看遠處我的城市
    這個清晰可見的世界 多么美好。
    躺在墓里的主人肯定有許多真實和虛幻的
    故事發生過。
    
    太陽滑過我的頭頂 進入你的睡眠
    這是一筆遺產 愈來愈清晰。
    
    我想在風中翻動那幢熟悉的房屋。
    夜晚 給你點燃一支蠟燭
    但我必須穿過一個抵制的深處
    然后坐在建筑的鋼 石頭之上
    看你設計的書頁一夜間長出唇毛
    然后 
    再轉身看一位婦人送來的水果在月光下劇烈的
    震動。
    


    頌辭,我歌唱秋天最后的部分

    ……黑 被點燃
    挪動時燙到小拇指彎動的內部。
    附近下起了小雪
    錯落下來 歇滿了手掌的左肩和右肩
    黑。只有那一丁點的黑 捏緊又松開
    在遏止那開始彎曲的欲望。
    
    指尖上
    遠距離地被感染過去的那部分呼吸
    被隱蔽。
    還有被加高的引水河堤 鳥朝相反的方向潛行……
    
    被灼傷的痛處 黑 閉上眼
    而走上指間的意志 燃燒開來
    它絕不將季節轉帳 將靈魂拿去交換。
    
    ……黑 被點燃 
    手指抵入大地 我看到了一段被感動的文字
    為歲月立碑 授記。
    


    風聲

    很美,如剛才出牢籠的鳥 
    如果這也算一種顏色
    翅膀是一種呼吸
    還有那些四面八方涌來的
    亮度太高的那些幻想
    如果
    但我近乎全盲,我點浩子,你說呢?
    


    平行

    下來或上去 你不必相信 但的確適合春天的暈眩。
    美麗而堅硬的背影到處晃動。 
    夜里總有劇烈嘔吐著,我想啤酒瓶子漂起
    是他們在航行。 
    左是舵,右是角度
    最深的地方 全是清醒的平行者……
    


    一個“讀”字

    其實每個人都有感受內心流汗的時候
    翻完一個段落 我問 還有歡喜嗎? 
    如果還有,以一把銹蝕的剪子
    祝福他。
    


    在車站 記敘的一場內心劇幕

    六個人 上了一輛長途的客車
    車子在目的以外的城鎮行駛。
    
    路上 有人反復的躺成他喜歡的樣子。
    有人干脆將身子一縮 貼著玻璃像一只放開
    呼吸的貓。
    有人舉起雙手 想扯斷以前的事情。
    還有兩個人頭抵著頭
    一個時辰過后 就無意識地各自進入了
    對方的身體。
    另外一個 感覺是準備做傳銷生意的人
    眼睛張開又閉上 臉上不斷夢出可怕的笑意。
    
    這是一個秋后 
    六個人 保持或放松著他們的六種姿態
    車子在目的以外的城鎮行駛。
    
    我從未真的感覺到寒冷 從未被蟲子咬過
    從未感受真正的饑餓 羞辱 或寒流的恐懼
    從末感受一根針 插入了深谷。
    
    我記下湖北沙洋這個故鄉小城 
    起先 
    這六個人 他們是如此的在站牌下等候。 
    而后 幾只從不吱聲的貓 從容的從他們面前
    走過……
    


    我試著進入日子傾聽

                                    
    我選擇進入一個封閉的瓶子
    選擇一只飛蛾演變到黑色甲蟲的時段
    任由它一再的飼養 觀察我。
    
    我不認為瓶子是一個生命短暫的過程
    光透過玻璃 我的影子出去活動
    我記住一根細小到被忽視的針 正無聲地插入某個夾谷的深處
    這至少得十天或一年
    我偶爾聽見甲蟲的聲音 這至少得十天或一年。
    
    我選擇進入一個封閉的瓶子
    我選擇漫長 不再動彈
    影子回來的時候 我把一個文字折開又扭曲 把它
    伸展又把它揉成一團。
    
    我看到一扇門在側身 一塊有著外省顏色的墓磚開始呼吸
    我坐在一只飛蛾演變到黑色甲蟲的時段
    瓶子周身有掙扎的痕跡
    我看到了風 還原成干凈的河流。
    


    偏北風中 我記敘中的北京站

    秋天 我結束了北京的行程
    楊煉將與我共赴深圳 偏北風中 朱朱前來車站送行。
    
    車站位居鬧市之中
    就在城中心前門的箭樓上方 與天安門近在咫尺。
    
    朱朱說今天的北京車站建于五十年代初期
    至于民國初年的那個舊站
    他說 當時分有東西兩站對街而立
    而今我不知走的是哪一個
    后來不走火車的舊站
    先是成了北京鐵路俱樂部 今日則成了老站商城
    可是我們看不到紀念的文字。
    
     
    車站的半弧形建筑仿著歐式的尖塔
    晚上的燈光摸仿西洋女人的眼神
    里頭是新世紀的商城。 楊炬說古老的北京為什么要以紐約南街海港、舊金山漁人碼頭為造型?
    
    里面沒有鐵軌 倒有一根根裝飾用的桅桿
    也不忘吊一臺裝飾用的火車在大廳上
    手扶梯旁竟有牌子標示著──武昌站 上海站  香港站等域名…
    還有
    原來的地下室成了小吃街 供應著各省不同的風味 例如要吃家鄉菜 就到武昌站。 
    
    老站商城在天安門廣場南面
    就是前門箭樓的東側
    搭地鐵在前門站下車 出東南站口即可望見。
    
    這是聶努達 泰戈爾 艾略特 特朗斯羅姆來過 還有好多詩人來過的城市。
    我們就要走了 北京 
    我寫下這段文字 側身的時候 心里喊痛……
    


    體會真實的部分

    一度我們忘了是在什么地方
    隨后 
    聽到了天空遠的部分嗯嗯之聲。
    
    一只手 在病人的頭上盤旋
    他看不到陽光和撫摸的影子
    但這瀕死的時刻 誰也無法掠走他最為真實的
    溫柔。
    
    謝謝你。
    
    第一次 我也意識到自己成了一個毫無抵抗的人
    而我洗手之后 隨之將是遺忘
    但我無意中 已經讓一個同樣毫無抵抗的人
    身體勃起來。
    


    雪落在現代和過去的那些日子之上

    下雪了
    一路上我都在設想
    你房子的那扇門依舊開著。
    
    你等我的目光 依舊在門前和黃葉卷曲在一起。
    
    有人說落雪的時候遍地都是斷木頭的聲音。
    
    現在我翻開書 
    第一段 便和從前一樣驚得我身后的鳥紛紛
    倒退。
    
    如今你說用電腦寫詩 用幻想懷念。
    你說 下雪了
    其實那些鳥都老了 那件我留下的陸軍內衣
    卻還是新的。
    
    下雪了 門依然開著 你說 留給我的那把椅子還空著
    只是舊了些 露出了釘子……
    


    對一個城市發生的仰望

                                  
    
    當一個所愛的城市去世或新生,一部分人指出
    明天少了路,只剩下彎曲的手指。
    
    還有一部分人說
    透過死亡的距離是一只鴿子引導人們重新
    尋找天空。
    
    椅子的傾聽依舊坐在門衛,在某種
    意義上說它和這個城市同在。對面尋求新方向的高樓
    不知對五十年代出生的人構不構成
    對自身或外界的震憾。
    
    公元好多年前,博物館把上河清明圖的
    水引向郊外
    把小街和楊柳反復的繡上了瓷瓶。
    
    現在,一部分人試圖讓頭發引進思路
    一部分捏攏了十指,妄想讓一把百年的椅子
    長出十棵大樹……
    


    冬天,貼近河床的早晨

    早晨 
    什么東西停留在河床,沒有跨過。 
    沒有點燃郊外的一盞燈。 
    
    早晨,遠遠的光滑,像微風的表面 
    當它貼近河床 
    沒有驚動安靜中的田野。依然沒有帶來 
    安慰。 
    
    可是我強烈的渴望 
    窗子在生出縫隙,安靜了一生的桌子 
    開始破裂。 
    開始有用舊了的麻布貼向墻壁 
    還原成天空的部分…… 
    早晨,我彎腰的觀念 
    
    是河流停在中間,是一只手散開成樹 
    電器化的冬天,正一截一截燒去雪的記憶……
    


    解讀一個字的滋味

    每個字都在呻吟,疼。
    
    每個落筆的人,都從字行間逃離
    而留下一隊人馬不掩萬卷
    一個季節一個季節的讀
    彷佛字的叢林 比海洋深。
    
    字,是萬人辯論的聲音 
    所有發言, 都因為字在研究風的緣故。
    
    幼兒把字煮熟,把喜歡的椅子當做木馬跑在
    風中。
    
    現在,我把字折開,合攏。
    一陣風過之后,江河,山岳依然生出縫隙。
    


    來看看謊言身后的表述

    蟲子在遠山注視。
    
    如果人附上了思想
    深化的痕跡都將如昨日的季節。
    
    蟲子在遠山注視。
    
    例如 有人發起戰爭 另一邊會禮貌的趴在叢林
    打掃戰場的人,想想秋葉黃了 
    而冷了的氣候卻在拼命的吸血。
    
    人,在靠近喙的地方喜歡蟲子的外殼。 
    
    蟲子在遠山注視。
    
    面對家徒四壁 螞蟻一生都在打造黑色
    一棵樹 把風抹上刀口
    所有的刀鞘都渴望發生黑色的變化。
    


    中國詩歌庫 中華詩庫 中國詩典 中國詩人 中國詩壇 首頁

    3d试机号每日快报 www.extrapolater.com:波密县| www.appliancechina.com:习水县| www.kaihongmtc.com:溧阳市| www.martabevacqua.com:廉江市| www.weiyanwangluo.com:铜梁县| www.hkwpw.cn:五指山市| www.imitrexinfo.org:开化县| www.rdrpw.cn:玉门市| www.alpinegardens.net:始兴县| www.zhouyuzheng.com:固阳县| www.kkfma.com:望城县| www.hdalsdq.com:拉萨市| www.prosiectgwyrdd.com:铁岭市| www.cp5337.com:新邵县| www.smilesincovington.com:榆树市| www.jk4399.com:通河县| www.xiaoluwu.com:兴国县| www.vcmarienkirchen.com:循化| www.99069vv.com:祁阳县| www.jumpingjacksjumps.com:河北省| www.capsule-toys-hk.com:济宁市| www.kmtfw.cn:孝昌县| www.bichengdecoration.com:庆阳市| www.hu31.com:威宁| www.ynrlb.com:砚山县| www.cintapaus.com:衡山县| www.alida-hisku.net:乌兰察布市| www.brandarab123.com:繁昌县| www.rutthe.com:皋兰县| www.albatrosrugbyclub.com:元谋县| www.antonkropotkinsky.com:保康县| www.tq4h.com:榆树市| www.rpgint.com:南召县| www.smilesincovington.com:突泉县| www.thevargasgroup.net:洪江市| www.qunfengdesign.com:礼泉县| www.m8556.com:临夏县| www.ynlykj.com:张家口市| www.hysmzx.com:鄂州市| www.13425690000.com:中江县| www.ocaima.com:西乡县| www.lumpyslist.com:尼木县| www.mesutaydin.com:仪陇县| www.smrig.com:海伦市| www.nkshbd.com:泾源县| www.mezew.com:随州市| www.010wg.com:瓦房店市| www.nbyxkg.com:武隆县| www.jiahoh.com:长汀县| www.sb-uss.com:图们市| www.jnwbk.cn:镇安县| www.pmw2bol.com:方城县| www.wfyulong.com:巩留县| www.5517vpn.com:山阴县| www.scacsl.net:黑河市| www.imatell.com:兖州市| www.dianpuyu.com:揭东县| www.feeling2007.com:南郑县| www.wfyulong.com:宣武区| www.yctcg.cn:涿州市| www.quit-list.com:专栏| www.bdygjt.com:博野县| www.autoloisir4x4.com:广灵县| www.findnewyorkmuseums.com:兴安县| www.aganinsuranceagency.com:盐池县| www.paletteblog.com:富源县| www.qhzxz.com:定陶县| www.jingegou.com:伊春市| www.surridgesmusiccentre.com:汤原县| www.gibneyfamily.com:申扎县| www.yiqitt.com:莱州市| www.ytjskf.com:汉沽区| www.giggiblu.com:霍邱县| www.xm707.com:德庆县| www.medicalhealthblog.com:吉林省| www.217765.com:吴江市| www.crystallinegm.com:斗六市| www.gamehostingreview.com:蒙山县| www.nmgshanhua.com:乌兰浩特市| www.spreadlovenotoil.com:本溪市| www.ge176.com:苏尼特右旗| www.communitydininghub.com:虞城县| www.zuyiku.com:方正县| www.chaton-mignon.com:泰和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