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wo9ov"><meter id="wo9ov"></meter></rt>
<rp id="wo9ov"><meter id="wo9ov"><acronym id="wo9ov"></acronym></meter></rp><rt id="wo9ov"></rt>
    <rt id="wo9ov"><optgroup id="wo9ov"></optgroup></rt>

    <source id="wo9ov"><nav id="wo9ov"></nav></source>
    <tt id="wo9ov"><noscript id="wo9ov"></noscript></tt>

    <tt id="wo9ov"><form id="wo9ov"><label id="wo9ov"></label></form></tt>

    宋渠宋煒詩選


    宋渠(1963- )、宋煒(1964- ),1984年與石光華、楊遠宏等人發起整體主義運動。

    大佛  少小離家  乘車上成都(宋煒)  瞬息的儀仗:致亡父(宋煒)  雨中曲(宋煒) 


    大佛

    不會在冬天的寒顫中離開家離開柔和的面孔誰也不會
    這個下垂的黃昏沉寂而貧血
    象一只暗啞的銅鐘飄忽如夢幻
    大野中旋轉的樹叢后面有被鑄成口碑的靈魂
    來到渾濁的江邊
    如夢幻
    被蕭瑟的風貼上僵硬的石壁
    開始了一次模糊不清的沉沉大睡
    江聲搖晃
    煽動起粗野的蝙蝠
    這些蝙蝠已經提前染上了夜晚的黑血
    一群灰蒙蒙的影子飛上空曠的太陽
    這太陽在浪尖的荊棘上站著
    驟然啜泣不止又躲閃不止
    隱現在黑茫茫的原野上
    和大塊大塊的冬天
    發出低沉的光
    
    北方的雪已經覆蓋過了
    馬鬃拉著云幡
    四處游方的車輪已經馳過了
    在南方
    黃昏的村鎮和裹著雪片的薄暮
    全都遙遠遙遠了
    退向最黑暗的夜晚
    為了游方或者居住著而不再流浪流浪
    流浪人全都成了匠人
    流浪的人群泊在水頂之屋
    煙囪里緩緩升起水柱
    拿著工具
    駕著水頂之屋退向最黑暗的夜晚
    然后所有的匠人開始歌唱
    水,哦,天大的水洪水漲起來了漲起來了
    星,哦,迷惘的星星升起來了升起來了
    天空等著
    一只只黝黑的眼睛一片片翹望黎明的飛檐在殘破的空中紛紛飄落
    雨水沒有下沉
    只有黃昏沉向夜晚
    黎明被堵住了
    洪水還在漲啊人們被嗆住了
    疲軟的手象斷落的橈片
    而他們的祖先很久以前就在這里做了沉船
    就是在那兒
    就是在水底他們和走在前面的老年人意外相遇
    然后掀起更大的浪頭(每一柱浪頭都是一只白骨)
    迫使那些血氣方剛的漢子跟蹤而來又逐浪遠去
    盡管帶著恥辱
    盡管自己正尸骨未寒……
    
    那群漢子逃走了
    是丟下了暗淡的父輩帶著只剩下惆悵的母親和妻兒逃走的
    來到一個沒有雪從來沒有雪的地方
    (在那兒甚至沒有水 河流在河神的袖口里變成了體溫)
    太陽每天都從山頭升起
    一塊巨石每天都從山腳升起
    (漢子們選擇了這個吉祥的石頭)
    他們逃出來了然后是要回去的
    然后還要占卜
    (在虛幻的廟宇里他們是要占卜的)
    他們重新做了匠人重新回到有水的故土
    現在占卜之后是要回去了
    從故土到故土
    從故土到故土呀他們不知道
    太陽和石頭全都在那間廟里
    在心上那個最深的地方
    
    最深的地方是寧靜的
    遠離之后的江水平滑而安詳
    于是匠人們全都成了哲人
    那塊巨大的石頭上——-哲人說要有土——-就有了土
    江岸上的卵石上刻著一塊更大的卵石
    在熊熊燃燒的野火中
    他做了神奇的種子
    在人群粗大的舞蹈中
    他做了神奇的種子
    石心里漸漸浮起的笑容是一個更大的笑容
    石心里漸漸擴大的卵石是一塊更大的卵石
    在隱約傳來的鐘聲中
    (這鐘聲就是那間隱約記得的廟宇里傳來的)
    太陽升起來了——-是一個奇跡
    森森的叢林在時間的硬翅下被拍打著
    變成另一塊巖石錯動著歲月劇烈的——-是一個奇跡
    這塊神奇的石頭在一只只沒有知覺的鐵鏨上炫耀
    在炫耀中開始了創造——-是一個奇跡
    在捏得出汗得手心里流出一段不動聲色的歷史是一個奇跡
    在沉默中也流出了原始的信仰
    是一個奇跡
    是一個奇跡——-他們是流浪人
    是匠人是哲人
    因為他們活下來了
    是世人
    
    中國人
    一個空洞而抽象的面容吸引了每一個南方人潮濕的目光
    太陽化了
    北方
    東方
    西方的平原和大洋和荒漠被一個神秘的名字暈眩了
    頭抬起來了又終于垂埋下去
    因為他有一個唯一上升著的名字
    他是大佛
    一個坐著的寧靜
    坐著的永恒
    一千年一萬年注定都會寧靜而永恒的坐著
    同時又仿佛有什么形而上在上升
    太陽化了
    雪也化了
    江水依舊流著
    依舊漲起三條河流的洪水
    依舊讓那些駕著獨木舟的人們從陌生的地方載來了香火
    依舊
    載來了被水手們守護著的
    一個晴朗的愿望依舊……
    
    日子上升著
    沒有猜透洪水的密語
    日子一天天上升
    會聚在高大的山脈上面
    是一塊巨大的石頭所默認的暗示
    離不開退潮后的沙原上一片片聚攏的帆
    補丁般寬厚的手掌上
    對岸的樹林就要生長
    就要泛濫起巨大的南風
    而鐵欄桿的幽光仍然在串起腳印的棧道上
    象一堆無力的篝火
    曲曲折折的燃起
    洞窟和暗道展開一片寂靜
    讓每一個哭泣的女性聽到嬰兒的高叫從香煙的帷幔中傳來
    
    那些幸運的強盜帶著他們黑色的月亮
    遙遠的離開
    城墻下攢動的頭顱的潮濕的墓地
    墳頭上
    刺人的方尖碑舉著飛散的血塊
    向山頂寺院白晝般燦爛的寶塔憤怒的開放
    憤怒的奉獻白骨
    拳頭早已犧牲
    爆裂的牙齒被凈界那雙素白的佛手
    托在玉盤里
    為期待星辰般高傲的隕落而 奠土地
    誰也不知道綠色的葉子怎樣飄落
    停在一個空蕩蕩的庭院里
    鳥兒閃閃爍爍
    誰也不知道灰色的船帆怎樣在匆忙中垂下
    停在一動不動的時間上面
    Ω斯露賴 鳴響
    誰也不知道空洞的眼眶怎樣壘滿了石頭
    象一長串發霉的經文 一長串連珠
    傾聽僧侶的布鞋鋪成蓬松的石階
    蓬松的走來一長串微微散開的箴言……
    
    親近降臨了
    是一個永恒的觸動
    在黃昏的后面展開了夜晚他說
    他說沐浴在尊嚴的背后
    有一個聲音淌過死亡的界限
    唯一的選擇在贊歌中洗濯著等待
    在恐怖的旅行中道路傾斜了
    只有沉默反射著記憶的白光照亮無魂的嘴唇他說
    他說苦難的年歲從神圣的慶典中分離出悲痛
    剩下柔韌的獸皮裹住醬紫的軀體
    夢見節目在加冕中誕生
    連那些曬黑的雪人也在北方的原野上狂笑
    潮汐般帶著朝圣的隊伍在匾額赤裸的宣喻中穿行他說
    他說最深的地方是寧靜的
    在空闊的廟宇里鐘亭和鼓亭在潔凈的禪房里是充滿遺忘的人世
    另一種召喚在沉淀在消融在靜坐中 被木魚敲在又矮又短的影壁上
    召喚著震河的大神他說
    他說為了無辜的孩子
    潛伏的光最后一次洗劫陰影
    最后一次把驕傲作為武器……
    如今這夜晚因為一個永恒的觸動而發出光亮
    超越從來的絕望他這樣說
    惟有善良在發不出聲音的夢囈里閃爍出醒來的聲音
    超越無緣的施舍他這樣說
    他說在洪水之上
    親近降臨了
    他說在空曠的愿望之上
    陰云已經離去
    他說魚化石的陶罐因為在爐火中接近了太陽
    而吸引了成千上萬雙涂滿釉彩的瞳孔啊他說……
    
    說了些什么呢在古中國
    原始世界的中央
    仿佛生命就在這智慧聚合的瞬間壯大了無數個世紀
    布滿霉斑的破碎的平原
    也許會在流走了的號子聲中重新變得強悍
    一只只靈巧而又有力的槳
    仍舊在結滿繭子的手中堅韌的劃動凝固的晚潮
    親近早已降臨
    黎明卻永遠不會到來
    象暗中摘下來的星星
    壓在低低的胸膛里
    永遠呼喚狂跳的心在酒后走遍沙啞的河岸
    在陷入黝黑山影的角落
    在刺激江濤的礁尖上那個巨大的陰影中
    尋找著這弄不清來由的慰籍
    哪怕是最微小的震顫
    也在這迷惘中尋找著生長的根據
    所有在心底涌起的悲哀
    全都讓這個被僧眾守護的孤獨捕捉了
    于是把悲哀變成一片虔誠
    鐘聲終于伴隨著流離的沙石滾滾而來
    在村鎮遙遠的岸邊留下狼籍如貝的余音
    于是把余音鑄成樹果
    赤腳的孩子被暈眩的螺紋誘惑著
    汗水發著熱
    猶如山上的樹在弧形的風中漸漸彎曲
    最先一只漁歌沒有奧秘
    只有在一場洪水之后才變成波浪
    粗獷的起伏著一個干燥的季節
    于是每一個活下來的人都看見石心中浮起的笑容
    在歷史上留下一個意外的驕傲
    是一個更大的笑容
    
    水退了 在露出陸地上壘起石頭的地方露出了黎明
    太陽升起來了是一個陳舊的奇跡
    伴隨著鐘聲水退了
    因為他有一個唯一的名字
    唯一上升著的名字
    因為他是大佛
    一個坐著的寧靜
    坐著的永恒
    而他又竟是如此虛幻如此渺茫如此猙獰如此威儀
    面對蕓蕓眾生
    在充滿遺忘的人世完成了最終的解脫
    
    其實這塊巨大的石頭只是在冬天走來在冥想中走來
    從奇跡到奇跡
    永遠都是開始
    


    少小離家

    遠遠的時候,離開村莊
    少女的葉子遮蓋我
    蘆花和淡水
    養大了無數悲歡離合
    尖銳的思念插進胸口
    為了在秋天
    聽到持續的回聲
    
    故鄉的一只竹箱
    保存著從前那些清白的早晨
    日子在里面靜靜安息
    想讓紅潤的手指打開
    認出鴛鴦水草
    認出青梅竹馬
    陳土和根
    
    
    但我沒有眼淚
    去打濕那些鐘情的花朵
    圍住水井長大的女孩
    從不需要銅鏡
    我燃起一堆樹枝
    太陽在我身后蒸出藍煙
    一張霧氣的手帕
    包著幾顆難忍的紅豆
    
    想起大雁南飛
    想起驪歌長成河邊的青草
    想起一支烏亮的銅簫
    至今還握在新娘的手中
    


    乘車上成都(宋煒)

    這是一件漫無邊際的事:
    要經過數不清的地方(其中有
    兩個必要的渡口),一閃而逝的田疇,
    四川西南的桉樹林,整整一天的期盼,
    汽油味,嘔吐和顛簸,直到
    天黑了,你來到一個熟悉但不可測的城市,
    滿眼的燈火一頭闖來,
    掛上你沉重的眼皮。
    
    是的,未滿十歲時我曾有多次
    從沐川搭便車上成都;
    每一次我都用沿途蒙塵的景色
    培養小小的耐心。我告訴自己:
    “前程遠大,但迎來的主要是親戚家。”
    不過這也夠規模了:爺爺的瘸腿,
    小表妹調皮的重慶口音,舅舅年輕時的畫冊,
    長兄的連環畫,下街的高房子,
    口子上提勁打靶的老哥子,
    隔壁的小偉偉,斜對門的臘春,
    當然,還有我無知的學校,亂彈的琵琶。
    老天同意,這些事對于我可是真正嚴重的。
    
    一整天我用這些來對抗汽車的喧鬧,
    不與人說話,中午在路邊的小飯館里
    專心吃沐川沒有的花菜或別的什么。
    我感到我的世界真是太大了,并且
    是經過精選的:這么多遇得到的人和物,
    我未來那要命的前途,一切不可知的東西,
    都和我此時有關:上成都。啊,我要
    好好記住:我,和我有關的這些都是重要的。
    雖然在路上,但前方有一個固定不變的
    小世界在等待我的到達。我暗暗這么想,
    不覺中養成了童年的自我中心論。
    他們付了賬,汽車又上了路。我父親
    讓我瞌睡一會,但剛睡著又給叫醒。
    我矮身躲藏,汽車安全通過了檢查崗。
    
    終于來到一個偶然的地方,汽車停住,
    “尿脹了的快屙。”我撒了一大泡。
    突然我看見路邊停著的另一輛車上
    有一個和我年齡相仿的孩子,他在車窗后
    一小塊陰影中低著頭,仿佛有所思。
    我一下子被他出神的姿態嚇住了:
    他也正想他那即將抵達的另一個成都嗎
    (他的車朝向與成都相反的方向)?
    一瞬間我看清了他的全部念頭。
    我肯定,但不相信。
    呀,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在等待進入一個
    特定的小世界,都這么重要,不可少,尤其是
    對一個在路上的孩子來說,
    他朝向它,是在奔前程!
    
    后來我知道這是童年的形上學,
    它比老年的智慧所導致的玄學更可怕。
    “既然人人如此,繞著我團團轉的小世界
    還能保住它獨一無二的地位嗎?”
    剎時我感到了迷惘,但還不至于
    導致消極到底的想法。我又被汽車拉走了。
    在以后的旅程中我反復想:
    “如果我和他一樣,我是否還能
    在成人后出類拔萃,從我必將
    遭遇的日常生活中脫穎而出?”
    但是不,天黑時汽車駛入了成都市,
    萬家燈火,每一個窗戶后都有人,
    我明白無誤:每一個人都有他自己
    重如泰山的生命、命運或理想。
    
    到家了,熟悉的舊家具
    還能讓我剛受到打擊的心驚奇嗎?
    一天又一天,我在街上玩耍,在家里
    練琵琶,在學校讀書,或因貪玩而挨打,
    --啊,我終于又情難自禁了:“這一切
    對于我是何其重要,哪怕人人都有這一切!”
    我不停地喃喃自語:“只要我活著,只要我活著。”
    一瞬間,我童年的自我中心論就給了我力量。
    我開始苦讀,寫東西,這么多年了,
    到今天突然發現我的想法早變了--
    現在我以為自己太卑小,如滄海之一粟,
    妄自菲薄,動輒就自貶,說空話,
    大而無當,灰心日甚一日。
    我承認自己是日漸老邁了。
    可是今天我猛然回想起這向上的童年,
    乘車上成都,在激烈的思想斗爭之后,
    敢于承認自己很重要,并且人人都重要,
    不消極!不虛無!啊,今天我要說:
    那是一個多么顯而易見的想法,一個
    多么兇的想法!
    
    93,6,3.黃昏-夜
    


    瞬息的儀仗:致亡父(宋煒)

    我知道有一天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守舊的父親,愛戀光景的老人,哮喘、氣緊,
    在下午的庭院里勞作,避風如仇。
    而一陣花粉襲擊了他,一場假寐
    帶給他夢中不曾預見到的另一個下午,一年后的
    這個下午:我把松木梯子搭上櫻桃樹
    爬上屋頂;一片揭開的瓦下跳出一只蝎子,
    隨之暴露的,是其下令我雙手刺痛的年長之秘:
    光天化日之下,我看見屋梁下走出一個男人
    斜光下細眉善目,與他身前不同。
    
    他抬頭說話,仿佛有一萬只蜜蜂在嗡營
    甜而精密,并粘滿了這屋頂的亮瓦(天空如玻璃
    把我和他的形體令人不覺地吸在一起)。但我不能聽清。
    因為他似乎是在命令,卻更像祈求,
    要我下房來,灌園,鋤地,去蕪存菁,給殘存的花木生氣。
    我回頭看:花園里沒有什么是死去了的,只有我
    消失在花園的上空;而他在鄰近花園的房間里顯然是
    徒勞地關懷著。這時突然飛來一只鳥,它站在
    
    離我不遠的地方,黑羽,烏腳,斂著翅,
    頭也藏在其中,像一片新添的瓦,看上去
    要來掩蓋父親的秘密。我朝它扔去一粒
    瓦縫中拾來的腐櫻桃,它驚起,雙翅展開,
    天色一亮,接著又更緊地斂攏,仿佛把天空
    整個地收進了雙翅間。我再埋頭看屋里:一片漆黑
    父親已不在那里,甚至沒有再次留下尸體
    或壽衣;我一下子哭出聲來,但我想
    
    鳥兒它不會聽見,甚至對于剛才發生的,我也
    不能長期記住。父親回來,事先我并沒有更真實地夢見,
    可他的突如其來證明了幻象的必然性:陌生的紀律。
    他變得溫和,像一個恩賜,光榮降臨,又
    同時是一種大力,讓我屈從。可是我一直
    在全過程中漫不經心,被一只鳥吸走注意力,
    說明他并未施暴,而相反,是在對我寬恕。
    我想,那一刻幸福是順著我朝下看的姿勢顯形的,
    幸福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但我原本就已
    強烈下傾的姿勢能承受嗎(當時光飛逝,幸福是否也
    如從樹上掉下的櫻桃一樣變得腐爛,被飛鳥銜走)?
    各種規勸、訓導與期望已都被死去的父親取消了,
    代之以我未曾弄明白的寬大與容許:在其中,
    “時間過去”與“時間未來”皆已消亡,唯獨剩下此時。
    
    我知道這樣的事情此時已經發生。
    
    92,10,13-14
    


    雨中曲(宋煒)

    ——生日之詩,兼贈一個小而又小的小娃兒
    
    這是農歷七月半
    剛過去的某一天,也是
    我滿四十一歲時的前一天。
    下雨了,空氣全部變成水,
    空中有一個八邊形的游泳池,
    在依次轉動它明晃晃的倒影。
    一切都像是鏡子,對照的
    小光景中,妖精通常成群,
    我卻白日見鬼,活生生
    看到一個仙女:幾乎不存在,
    體積微小,被全世界忽略了
    所以只在我的跟前顯形。
    我眼前一亮,卻只敢打量
    她的裙子、手鐲,以及頭頂上
    濕漉漉的光暈。還好,我可以
    牽她的手,因為像牽精致的小女兒。
    鬼祟祟,我們躲進一間咖啡廳,
    屏住呼吸,不,其實是她
    差不多只會在水下出氣,
    就只好暗漾在大玻璃后,小心翼翼
    看行人在街上游泳。她因此
    而有著小金魚的姿式:
    眼睛圓圓的,嘴嘟起,
    裙子飄來蕩去,暗想推動身體。
    我則洞若觀火,少有這么安靜。
    旁邊,壺里的茶葉也格外舒展,
    我們離開時,它開始變淡,
    把自己身上的色澤和苦味
    一點一滴地忘記。其實我
    一樣有好些想法要在水中稀釋,
    明目張膽,淌得滿街都是:
    比如另外的我和另外的她
    在街角神不知鬼不覺地親吻,
    或者第三個我和第三個她
    正當街宣淫。只是因為我并沒有
    把這些向她一一挑明,她就以為
    那些欲望都是別人的。
    好吧,我也由此而具有了
    茶葉的深暗與苦澀,不再退避。
    但我撐開傘,能讓雨在她的頭頂
    開出一朵向日葵。偶爾,
    花瓣掉在她身上,腥紅狼藉,
    我就說雨滴是好的,
    看起來也像潤膚劑。不過
    這個小想法我也沒說出來,
    因此不知道她是否同意。
    事實上,我的想法得到了
    天和地的允許:在雨中,我得以
    牽著她莫須有的小手
    在天街上亂走:天上的人
    當然不熟悉天上的地形。
    天上有地形嗎?這多么的走影
    來來回回,比我們更像幽靈。
    可這是多么祥和的一天,看吶,
    超級女生打扮成不會娛樂的
    樣子,心懷鬼胎而小小年紀,
    在表演濕淋淋的盂蘭盆會。
    而她獨自細吹細打,她的音樂
    全然無聲,直接把我催入瞌睡。
    哦,是否她最后也要一再降落,
    別過頭去,只給我細長的脖子,
    脫下閃光的甲,變成夜妖妖?
    我搖搖頭,掙扎著想清醒,
    恍惚中聽見遠遠的有酒
    在喊我的名字。嗯,酒!
    是的,酒也是水,它藏身在
    雨的身體間,如果不是我
    正好長了下酒的豬耳朵,
    又有誰能從中把它喚醒?哦,幸好!
    幸好有了我,雨才下不進酒里,
    小仙女也才沒有變成小超女。
    那么,我們走吧,當黃昏
    朝街市鋪開一張陳年的
    舊報紙,我的生日躺在其中,
    像一個嬰兒還是木乃伊?
    當然,這句話也我沒說出來,
    它的欲望依然是別人的,比如
    T·S·艾略特。我的詩因此而
    不復喧鬧,少有這么安靜。
    


    中國詩歌庫 中華詩庫 中國詩典 中國詩人 中國詩壇 首頁

    3d试机号每日快报 www.5itours.com:于都县| www.yalifirini.com:巴中市| www.ikcctv.com:新郑市| www.sn933.com:韩城市| www.henerhq.com:雷波县| www.museumsinhoustontx.com:客服| www.xjydylny.com:建德市| www.chrome-icons.com:肃宁县| www.antonionicosia.com:清苑县| www.ppmss.com:封开县| www.berniewolfsdorf.com:兰考县| www.sjhrjzfs.com:荆州市| www.genesis-int-corp.com:台湾省| www.merrylandchinesefood.com:望谟县| www.dramacity4u.net:威远县| www.thehappyendisnear.com:葫芦岛市| www.shopthapcam.com:张北县| www.gztaiji.cn:北宁市| www.spiritridersmc.org:梧州市| www.leicestercityjersey.com:东乌珠穆沁旗| www.cp2110.com:龙游县| www.jinli-ml.com:科技| www.techtranindia.com:柳州市| www.div3rec-culture.com:惠东县| www.honoluluhawaiiairportshuttle.com:合山市| www.bostonwhale.com:东阳市| www.49yf.com:固始县| www.beautifulhealthyliving.com:怀宁县| www.dmcpy.com:西充县| www.surridgesmusiccentre.com:武城县| www.qingqier.com:平陆县| www.shopzall.com:莆田市| www.pervij.com:永修县| www.lettresamontaigne.net:芒康县| www.cp7579.com:鄂托克旗| www.anhaohk.com:濉溪县| www.soccer-cleats-usa.com:荔浦县| www.atcdhaka.com:义马市| www.cnshippingk.com:广安市| www.cp2959.com:秭归县| www.dadatu66.com:克什克腾旗| www.hw8168.com:庆安县| www.movieforhd.com:正镶白旗| www.drugs-rx.com:泸州市| www.shareuams.com:五莲县| www.cqwjwz.com:芷江| www.vip666b.com:邹平县| www.starsmadrid.com:达孜县| www.taynelemon.com:神农架林区| www.xipica.com:公主岭市| www.wphammer.com:太康县| www.davidmshapiro.com:五大连池市| www.plg-light.com:绥宁县| www.biaogantiyu.com:乐至县| www.kitchentechnique.net:池州市| www.guoqq.com:建德市| www.cp0855.com:岳西县| www.dapinlv.com:博兴县| www.cn733.com:德化县| www.degenerat-nerve-angel.com:云龙县| www.jillian-redosendo.com:常州市| www.wwwhg4950.com:亳州市| www.brillonenbarrois.org:昌邑市| www.howtowriteanad.com:邳州市| www.shareuams.com:久治县| www.slclong.com:牟定县| www.g3553.com:郴州市| www.twosojourners.com:中阳县| www.zzcsfs.com:自治县| www.shofarr.com:青冈县| www.s6lt.com:丰都县| www.acseconference.com:确山县| www.medicalhealthblog.com:静宁县| www.repingou.com:三明市| www.ohmygodvideo.com:卢氏县| www.smashingoffernow.com:永济市| www.chocolate-artist.com:炎陵县| www.xybrw.cn:五莲县| www.xhttw.com:慈利县| www.abcpda.com:新密市| www.merrtoshop.com:上饶市| www.shdlls.com:敦化市| www.lomondtimberframe.com:卢湾区| www.digishoppy.com:东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