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wo9ov"><meter id="wo9ov"></meter></rt>
<rp id="wo9ov"><meter id="wo9ov"><acronym id="wo9ov"></acronym></meter></rp><rt id="wo9ov"></rt>
    <rt id="wo9ov"><optgroup id="wo9ov"></optgroup></rt>

    <source id="wo9ov"><nav id="wo9ov"></nav></source>
    <tt id="wo9ov"><noscript id="wo9ov"></noscript></tt>

    <tt id="wo9ov"><form id="wo9ov"><label id="wo9ov"></label></form></tt>

    西渡詩選

    西渡(1967-),本名陳國平,詩人,生于浙江浦江。1985年西渡考入北京大學中文系,1989年畢業后任職于北京某出版社。出版的詩集有《雪景中的柏拉圖》(1998)。

    秋天來到身體的外邊  陰影中的夾竹桃 午后之歌
    當風起時 在月光下撫摸細小的骨頭 屬馬的姑娘走在蘭州
    最小的馬 螞蟻和士兵 頤和園里觀鴉
    為蟑螂而寫的一首詩 福喜之死
    星空 冬日黎明 登東巖塢
    鄉村經驗 小鎮美人 旅游勝地


    秋天來到身體的外邊 

    我已經沒有時間為世界悲傷
    我已經沒有時間
    為自己準備晚餐或者在傍晚的光線里
    讀完一本書 我已經沒有時間
    為你留下最后的書信
    
    秋天用鋒利的刀子
    代替了雨水和懷念
    此刻在我們的故鄉晴空萬里
    只有光在飛行
    只有風在殺掠
    秋天的斧子來到我身體的外面
    
    鷹在更低處盤旋
    風在言語 魚逃入海
    神所鐘愛的燈成批熄滅
    秋天 大地獻出了一年的收成
    取回了骨頭和神秘
    取回母親的嫁妝和馬車
    取回上一代的婚姻
    
    人呵 你已經沒有時間
    甚至完成一次夢想的時間
    也被剝奪
    在秋天的晴空中
    那是風在殺掠 那是
    神在報應
    在秋天的晴空中
    一切都在喪失
    只有丑陋的巫婆在風中言語
    快快準備葬禮
    


    陰影中的夾竹桃

    正當時光接近了盛大的夏天
    隱隱的雷聲安排著一個沉悶的黃昏
    沒有什么比陰影中的夾竹桃更美!
    在艱難的光線中,在雨燕零亂的飛舞中
    
    沒有什么比陰影中的夾竹桃更憂郁!
    像一個貧血的少女,像驚惶的初潮
    在貧窮的城郊,在屋檐的陰影中
    纖細的夾竹桃挺起小小的乳房
    
    纖瘦的樹枝上是那被稱作少女的風嗎?
    她小小的身體在傾側,在翻轉
    ——是召喚著暴風雨,還是被暴風雨所召喚
    她就是那個在一片葉子上獨自跳舞的少女!
    
    愿所有父母不在身邊的孩子在雷雨中
    得到蔽護!而我愿意蔽護一株夾竹桃
    憂郁的夾竹桃呵,沒有比你更持久的忠貞
    你也渴望出走,在傾盆的雨水中一去不返
    
    可憐的身體不住地抖動,暴風雨
    像一個粗暴的男人把她擁入曠野
    沒有穿鞋的少女!她是被席卷而去
    還是義無反顧地投身一個悲愴的命運?
    
    雷雨中獨自跳舞的少女!
    像淋濕的金幣一樣閃閃發光,堅貞的夾竹桃
    飛舞的長發抽打著越來越赤裸的靈魂
    我看見一株夾竹桃在雷雨中逃出了花盆
    


    午后之歌

    我從一杯茶中找到塵世的安慰
    讓它從微小的苦惱填滿的歲月中
    拯救出午后的一小段光陰。一杯茶
    并不比鄰里之間一場冗長的對話
    更加無聊或瑣碎。老孫家的外孫子
    嚷嚷著去廣場放風箏,小狗米妮
    還沒有在這個城市取得合法的居留權
    由于主人的疏忽,暴露在警察的眼皮下
    而我不停地想,還有茶葉可以依賴的
    
    日子,畢竟還能過下去,這是我們的幸運
    不必像薩拉熱窩的居民光著腦袋
    暴露在炮火下。陽光斜射到我身下的躺椅
    在樹蔭下制造一起性質惡劣的慢性事件
    茶葉一朵朵積沉到杯底,像橫七豎八
    的身體重疊地放置在一起,這話聽來
    有點色情的意味,使我想起藝術團的
    八男二女在效區山上的裸體表演,據說
    他們是想量度人類能給山頭增加多少
    
    高度和重量。我不知道這有什么重要
    一只杯子不可能長期保持它杯內的容物
    在房間之內,只需數天,一杯水
    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就像屋宇仍在
    消失的是人,我想很可能被量度的恰是
    我們自己,我們正以比一杯茶更快的速度
    在消失,看不見方向,但我分明感到
    我體內的裂縫隨著太陽歪斜的步幅
    變得越來越寬,越來越寬……
    


    當風起時

    我看見許多正在消失的景物
    我內心的深痛無法解釋
    友人的身影在風中越走越遠
    燈火熄滅的街頭(就象吹滅的燈盞)
    我獨自把背叛了我的愛人懷念
    
    一個人把另一個人懷念
    這孤獨說穿許多人生的秘密
    有許多人用他們的一生默默體認孤獨
    對自己以往的經歷,有許多人
    諱莫如深
    
    而我在大地上四處流浪,期望
    和另一個人相遇
    但幸福顯得多么遙遠
    陽光需要走多久
    馬匹需要走多久
    
    還有人在風中制造房屋
    把自己砌進更深的孤獨
    沒有人應邀進入我的內心
    和一個人擦肩而過時
    突然的一道陽光能停留多久
    
    當風起時
    許多人想起一生的憾事
    許多人吹滅蠟燭
    懷念把他們引入陰暗的夢鄉
    當風起時
    許多人一直把匕首刺入自己的心臟
    


    在月光下撫摸細小的骨頭

    在月光下撫摸細小的骨頭
    它們進出我的身體,像細小的動物
    在平原上,組成一段矮小的柵欄
    一只肥胖的海豚,自星空落下
    被這些小小的魚叉穿透
    但沒有一滴血從其中流出,這就是我的
    血肉之軀,在月夜所經歷的
    失敗。細小的骨頭互相追逐
    越過月光的鹽堿地,像一群
    無依無靠的孩子
    在水中奄奄待斃。這是在想象的荒原
    細小的骨頭排成規矩的方陣
    落在我昨日的寫字臺上,就像
    一小片輕盈的月光。
    


    屬馬的姑娘走在蘭州

    ——給Y
    
    
    長睫毛掃落鹽粒
    你馬汗味的咸湖在我手心
    合上
    
    我二十一歲的姑娘
    你屬馬
    屬于那種熟悉流浪的馬匹
    馱重的馬匹
    長期伴我走過山峰和谷地
    沉默的目光
    逼近我內心的隱痛
    
    你就是我美麗的妻子
    坐在婚禮的枕頭上
    一盞鄉下的豆油燈
    晃起兩湖凈水
    


    最小的馬

    最小的馬
    我把你放進我的口袋里
    最小的馬
    是我的妻子在婚禮上
    吹滅的月光
    最小的馬
    我聽見你在曠野里的啼哭
    像一個孩子
    或者像相愛的肉體
    睡在我的口袋里
    最小的馬
    我默默數著消逝
    的日子,和你暗中相愛
    你像一盞燈
    就睡在我的口袋里
    


    螞蟻和士兵

    在正午的陰影里
    我窺視著一列一列的紅螞蟻
    整齊地走過發白的燈光球場
    就像偉大的羅馬軍團的士兵
    在歐洲的腹地挺進、揮舞明亮的刀劍
    
    在中途,螞蟻的隊伍
    遇見了陰影,它們的隊形變得零亂
    就像羅馬的騎兵被一次洪水沖散
    越過陰影,它們的隊伍復又聚集
    他們一直來到非洲的邊緣
    
    從中午開始。直到
    光線斜射在螞蟻的身上
    它們的隊伍變得虛弱不堪
    就像中暑的羅馬人,光榮變得徒有虛名
    帝國的版圖收縮到一個矮人的骨架那般大小
    
    螞蟻的隊伍,越過下午四點
    匆忙進入了黑夜,我已經預見到
    一千年前,羅馬軍團在沙漠中全軍覆沒
    螞蟻的行軍何其短暫,出現和消失
    就在我的一瞥之間,士兵的一生何其短暫
    他們的死甚至沒有人窺見
    


    頤和園里觀鴉

    仿佛所有的樹葉一起飛到天上
    仿佛所有黑袍的僧侶在天空
    默誦晦暗的經文。我仰頭觀望
    越過湖堤分割的一小片荒涼水面
    
    在這座繁華的皇家園林之西
    人跡罕至的一隅,仿佛
    專為奉獻給這個荒寂的冬日
    頭頂上盤旋不去的鴉群呼喊著
    
    整整一個下午,我獨據湖岸
    我拍掌,看它們從樹梢飛起
    把陰郁的念頭撒滿晴空,仿佛
    一面面地獄的賬單,向人世
    
    索要償還。它們落下來
    像是從歷史學中飛出的片片灰燼
    我知道它們還要在夜晚侵入
    我的夢境,要求一片頌揚黑暗的文字
    


    她用袖子點燃一朵火焰
     遠遠地把它攜入風中,攜入
    一片黑暗的曠野,然后
    它突然變大,充滿整個舞臺 
    
    她窈窕的身影在舞臺上旋過
    那藍火焰在風中吐著舌頭
    往上躥跳,幾乎觸到頭頂的星空
     接著在風中加速,把曠野 
    
    拋向身后。她遠遠地站著
    看那一片奔騰的火在她身后熄滅
    但是誰能看出火中的火,火中的
    燭芯?那幾乎被黑暗吞沒的
    
    又怎樣使自己在舞臺上大放光明?
    誰在黑暗中飼養一條寂寞的火蛇?
    那占據舞臺的火焰,外表明亮
    但內盲目,就像那寂寞的舞者 
    
    小小的火焰,以什么為燃料?
     它燃燒黑暗,抑或燃料自身?
    看它在墻角扭動著身子,仿佛
    正在經歷蛻變的痛苦:從小火中 
    
    養育出大火。那脫胎換骨的火
    在舞臺上大放光明:萬眾的火
     跟隨那唯一的火燃燒曠野
    寂寞的舞者養育一個寂寞的夜
    
    1997.9.20
    


    為蟑螂而寫的一首詩

    用盡量隱身的方式減少
    樹敵的機會,并把它
     發展成一門藝術,隨時
    探觸到光明中隱藏的殺機: 
    
    拖鞋的踐踏。主婦手中
    隨時準備落下的蠅拍。更殘忍的
     頑童的戲法。大地的嫡傳
    在一次次洪水時代中自我完善
    
    你幾乎諳熟時間的秘密
    生存的機會在于側身縫隙
    童年的伙伴中,只有你
    追隨我,從江南的綿綿細雨中 
    
    越江而北,抵達紅色的首都
    在難以容身之地找到
     安身立命之所。搬入新居之后
    我以為將告別你謙卑的問候 
    
    數月之后,你重新把家安進了
    我的廚房。保持羞怯而安分的天性
    在我的目光中匆匆把自己臧好
     而我的內心卻刺過一陣隱秘的顫栗 
    
    從你的姿態中,我學到
    以側身向歷史問候的方式
    在患躁狂癥的年代隆隆過去后
    我們將留下來,守住大地的居所
    
    1998.4
    


    福喜之死

    1
    
    那天他帶著外孫去公園里玩
    突然感到一陣頭暈,他被熟人
    抬回家中,一星期后被確診
    患了肺癌,已經轉移到腦和淋巴
    他住進了腫瘤醫院,從此
    再也沒有能夠出來。他死得
    相當艱難,就像他災殃頻仍的一生
    在他垂危期間,人也脫了形
    他望著我流淚,我也跟著落下淚來 
    
    2
     
    福喜自幼喪父,他的寡母
    在族人的白眼中把他撫養成人。
    那年我們一塊從老家跑來北京
    碰碰運氣,他娘拉著他的手不放
    好像從此再也見不到他了。為了
    拴住兒子的心,老太太在老家
    給兒子相了一門親事。福喜回去了
    給我們每人捎回兩塊喜糖,看他笑咪咪的樣
    誰會想到他的一生就毀在這門親事上
    而老太太終究還是失去了他的兒子?
    
    3
     
    一開始小夫妻感情尚好,婆媳間
    卻很快交上了火,不久就蔓延到夫妻之間
    有一年福喜回老家準備離婚:老太太
    從老家捎來口信,福喜,你媳婦在家偷漢子
    你管不管?夜里,福喜把媳婦叫到玉米地里
    用毛巾捂了嘴,拿羊鞭抽她,把一村人
    驚醒了。但他們終于沒有離成
    夫妻的情分卻徹底絕了,她為他
    養了三兒一女,卻從未得到她的心 
    
    4
    
    八十年代福喜把媳婦接到了北京
    夫妻間的戰爭卻愈演愈烈。每一次
    我過他家門口,總擔心隨時會飛出
    一只碗砸中我的腦袋。孩子們
    也染上了抑郁癥,只有老二整天
    和街面上的一幫小痞在一起混,吆五喝六
    幾乎獨霸一方。我的女孩和福喜的女兒
    同班,她回來說,那孩子老是無緣無故
    在課堂上落淚,她幾次對我同學說
    她真想死掉,讓所有人都找不到她 
    
    5
     
    去年老太太病重,老家打來電話
    說老太太死了,要福喜回去處理喪事
    福喜帶著媳婦回去了,兩天后
    被媳婦押回了北京。回到老家
    媳婦一看老太太沒死,立刻翻了臉
    大鬧一場,于是福喜乖乖地跟著媳婦
    踏上了歸程。十天后老太太死了
    福喜終于未能趕上給老太太送終
    從老家回來,福喜上我家哭了一場
    但我卻在心里責備他太窩囊 
    
    6
     
    前些年福喜和我一起從廠里
    退了休,他的幾個女兒也都結婚成家
    小兒子大學畢業,在部隊服役
    夫妻間也有停火的跡象,我知道
    那是因為福喜終于學會了克制自己
    在家做一個木頭人,對一個男人
    這太窩囊,但比起不得不拿腦袋撞墻
    總還是個安慰。我看到他開始
    帶著孫女兒、二孫女兒、外孫
    在公園里溜達,曾暗暗為他祝福 
    
    7
     
    但是誰會想到才幾年的功夫
    福喜就會得到了絕癥。最小的外孫
    也可以上幼兒園了,福喜在家里
    再一次變得多余。難道這就是他
    得病的理由?媳婦拒絕去醫院伺候他
    那天在兒女的勸說下總算去醫院
    看了他一次,她坐在他面對,兩眼
    死死地眼盯住他,突然嚎啕大哭:
    你為什么這樣待我?她突然上前
    抓福喜的頭發,好不容易才被兒女拉開 
    
    8
     
    福喜的媳婦在他住院期間
    就失去了理智,這倆人打了一輩子
    到最后彼此也不放過。難道是
    前世注定的一對冤家?我在想
    那次福喜幾乎把媳婦打死,最后
    倆人為什么卻沒有離?十年前
    有一個女的對福喜好,福喜提出離婚
    打到了法院,最后還是沒有離
    這到底是為什么?難道彼此非得用
    一生來殉那份不知哪世結下的冤孽? 
    
    9
     
    福喜死了。死在第一場雪落下之前
    除了兒女,我是唯一參加葬禮的客人
    路上的雪還未全化。灰喜鵲
    在殯儀館的檐下叫著好消息。他的媳婦
    穿了她出嫁時穿的紅棉襖,忽然
    拍手唱起歌來。兒女們都沒有理會
    我站在她身后,看到她轉過臉
    流下兩行淚。她終于戴上了
    黑紗,走過去跪在福喜的靈前,哭了
    而天上正好下起了今冬的第一場雪 
    
    10
     
    我們的一生都失敗了,但有誰
    會像福喜失敗得這樣徹底?他從未
    見過父親,卻迎來更大的災殃。對子女
    他既未盡到責任,也未贏得他們的尊敬
    他說他忍辱偷生就是因為上有老母
    不過是自欺欺人。即使在他退休以后
    他也未如他所說的對老太太盡孝
    最終也未給老太太送終。對他自己
    對家人都是如此。但是在人生的大結局面前
    我們當中誰又是勝利者?
    


    星空

    汽車在郊外拋錨,等待之際
    我走出車門,想活動一下腿腳
    偶爾抬頭,驟遇繁星滿天
    帶著意外的驚喜我繼續觀察
    并認出曾經熟悉的星座
    多么令人欣慰,就像重新見到
    多年不見的老友,就像戀人的重聚
    甜密中另帶著幾分陌生
    
    我在路邊坐下來,身旁是正在抽穗
    的玉米,就像一支沉默不語的軍隊
    星空呵像是另一支軍隊
    浩大,肅穆,旋轉如命運的輪盤
    我想起許多年前我仍然年幼,搭乘
    運牲口的拖拉機,去數十里之外
    的縣城看火車,登上車斗時
    抬頭望見繁星滿天,從我的視野中退去
    
    那天中午,隔著柵欄,我看見火車
    像多肢的綠色昆蟲緩緩進站
    又一陣風似地離去 駛向
    另一座繁華和文明的城市。而我
    黃昏時分重新回到孤寂和貧窮的鄉村
    在村口的玉米地小解。此刻我又一次
    和鄉村遭遇,我抬頭,望進上帝深邃的腦紋
    并竭力猜想我自身那引而不發的命運
    


    冬日黎明

    月亮像一只透明的河蝦
    帶著濕淋淋的印象
    從群山的懷抱中掙脫了。
    第一聲雞啼,把溪灘上的薄霧
    向白天提了提;漸漸顯露的河水
    像一片活潑的舌頭舔進了
    靜穆的群山腦髓間記憶的礦脈;
    它觸及了皮膚下另一條隱秘的河流
    幾乎和我們看見的一模一樣,但
    更溫暖,更適合人性的需要;
    令人驚訝的程度,就像我們突然發現
    在我們所愛的人身上活著
    另一個我們完全陌生的人。
    
    光明在冬日依然堅持拜訪我們──
    喚醒樹上的居民,命令她們
    制造出奇異的聲響,然后用山風
    吹打畜棚的窗欞,使它們
    在棚欄內不安地躁動,哞哞叫。
    一條通向光明的道路上,走來了
    第一個汲水的人,和光明劈面遭遇:
    太陽躍上了群山的肩頭,抖開
    一匹金黃的布匹,像一頭獅子
    用震吼把秩序強加給山谷。
    記憶像河上的薄冰無聲地融化了,
    我重新擁有這一切,我幾乎
    哼出了那遺忘已久的歌聲,并
    用它輕輕喚醒那個始終活在我身上
          卻拒絕醒來的孩子。
    


    登東巖塢

    遙知兄弟登高處
    ──王維
    
    
    在陣陣松濤中呼吸到鹽的氣味!
    午后我們步入松蔭,將村莊
    遠遠地撇在山下。我們繼續向上攀升
    陽光在針葉上嗡鳴,輕輕托舉著
    饒舌的喜鵲之窩。我用右手指點
    山脈與河流,把它們介紹給
    遠道而來的友人。對面的群山
    有奔馬的姿勢,不,有奔馬的靈魂
    正從巖石中挪出四蹄,朝天空飛去
    ──巖石內部有血一樣濃稠的巖漿
    那是萬物狂燥而不安分的心靈
    
    應和著季節的節拍。這時從山下
    一個肉眼的觀察者幾乎不能發現我們
    除非我們從附近搬來石塊,壘起灶頭
    然后用干燥的松枝催燃神明的火焰
    他將猜測那是兩個業余的狩獵者
    在享用他們愉快的時辰。他幾乎猜對了
    只是我們獵獲的僅僅是我們隨風飄動
    的思緒,在半山腰,我們使它染上明亮的
    藍煙,升起,并像情人的發辮一樣散開──
    


    鄉村經驗

    這個季節暴雨的來臨有山鷹的
    速度,它拍動灰色而巨大的翅膀
    像閃電,劈開了泡桐潮濕的軀干
    暴露出它出身巖石的秘密:隨即
    夏天的嘴中散發出苦杏仁的氣味
    你的村莊縮成一團,像狩獵者槍口下
    驚惶的山雞;山葡萄一樣巨大的雨點
    敲打著它被山風翻動的羽毛和輕輕漂浮
    的瓦片。但是,“農婦的智能勝過山鷹”
    她揮舞掃帚,把它從麥田驅趕──雨過天晴
    怯懦的村莊把它的喙從石縫中挪開,而山洪
    的大嗓門把童年的歡樂送進每一扇
    敞開的柴扉。噢,我在這些山中生活了
    十八年,長于我已經活過的壽命的一半
    而我多么渴望能夠重新開始生活,使我可以
    回到你樹頂的巢中,做一枚卑微的山鷹之卵
    


    小鎮美人

    沒有太陽的日子,黃昏提前來臨
    黑暗像癌癥俱樂部的臨時成員漫步在
    小鎮的空氣中,放肆地擰滅
    窗簾后面的眼睛。如果哪扇窗戶的燈
    一直亮下去,那是在表明它的床上少了一個人
    ——其實就純粹的數學而言,人
    不多也不少。只是那同床異夢的兩個
    
    換成了難以入眠的一對。高中前后
    曾是她的黃金時代,整個中學
    加上她途徑的街道兩旁的夾竹桃
    迷上她窈窕的身材。她那南方口音的普通話
    使小鎮上所有重要場合都染上輕度感冒
    ——她幾乎就是小鎮的呼吸,小鎮
    每日的絕妙食譜。在她的纖腰
    
    被目擊的幅員內,她顯赫的名聲
    比伊麗莎白·泰勒更具有煽動性
    命運也確實向她顯示了比中學舞臺
    更寬闊的前途。但生活的道路突然變得陡峻
    讓某個海外求學的青年對她許諾一個
    異國情調的幸福。討厭的月事
    就像動物園的柵欄把兇猛的非洲雄獅
    
    囚禁在它短暫的抑郁癥內。問題是
    幸福畢竟不是航空郵件,在兩大洲之間
    隨意往返。因此她那頻繁報警的航船
    通宵亮著燈,像為她的忠貞導航
    她每月一次到省城購物,心情愈壞
    她購物的胃口就愈大。如果以擁有的時裝
    來計算生活的質量,她的生活是一流的
    
    但壞名聲比她的步覆更輕盈
    甚至抵達了她夢寐以求的異國
    昔日的朋友拒絕和她往來,為了防止
    她們的丈夫墮落。但她們心里明白
    這其實無濟于事,那徹夜不眠的燈盞
    像一種明目張膽的挑釁,激怒小鎮的良知
    并把它的道德降低到戰時水平
    
                          1997.7.21
    


    旅游勝地

      1
    
    三個度假的學生像三只海鷗
    被青春的想象力送往濱海的岬角
    在它們的高度,發出勝利的歡呼
    濺起浪花,打濕理性的毛羽
    在一本舊紀念冊上留下旅游業
    急劇膨脹之前一張完美的剪影
    他們陶醉的表情詮釋著海岸迷人的風景
    
      2
    
    大海被迫敞開懷抱,臨海的
    高速路像使壞的黃金拉鏈泄露了
    內衣下面平庸的現實。來自遠方的游客
    像蟻卵匯入了統計表格的麻臉
    在暴雨閃亮的記憶中,遺棄在沙灘的鞋子
    變成大海的新移民;被扔棄的空洞沉悶的詞語
    像口吃的浪花費勁的呢喃,像中彈墜落的滑翔機
    
      3
    
    陽光和海水被貼上標簽
    清風明月是夏令時髦的消費品
    “你想煥發健康的魅力嗎,我們將
    給你一個驚喜——”噢,魅力四射的新美人
    在大堂登記處,用誦詩般的語調唱出帳單
    “我們提供全面的服務,因為我們了解
    人性的需要,并懂得保護它脆弱的尊嚴——”
    
      4
    
    日出在價目表上被突出地標示
    在黑暗中我們被送往濱海的岬角
    等待那莊嚴的儀式:大海和天空
    突然掀開黑夜的被褥,暴露它們
    可疑的夜生活。像一對受到驚嚇的情人
    大海從天空跌落下來,赤身露體
    匆匆藏進彌漫的晨霧中,像一頭驚魂未定的海豹
    
      5
    
    月亮像一只橡皮船
    在松林間擺渡,并悄悄地
    在它的發辮上插上一支
    古典的銀簪。風景的腰帶被偷走了
    像一條蛇滑進了附近的草叢
    暴露出下面黑糊糊的一大片
    像一頁盜版禁書,充滿了拼寫和文法錯誤
    
      6
    
    露水是清晨的祝福,像早餐的果盤
    被一陣海風送到客人的床前;鳥鳴
    在熟睡的身體中安上一根發亮的琴弦
    讓它夢見自己變成一把琴,拉出流水的曲調
    但旅館并沒有在第一束陽光的照射下醒來
    像一艘沉船沉睡海底,它夢見自己從海關
    偷運出大批的黃金,此刻正顛簸在波峰浪尖上
    
      7
    
    海上的流亡者,老年的奧得修斯
    兜里揣著大海的故事,口中呼出大海的氣味
    海風改變了他的口音,海水加深了他血液的顏色
    但他沒有在市場買走大海的紀念品
    也沒有在戀歌房擁過情歌的假腰,風景的義乳
    他只是在濤聲中一遍遍回味著,濃霧中塞壬的歌聲
    大海永恒的、濕漉的誘惑
    
      8
    
    旅館,遮陽傘,遺棄的避孕套
    使風景墮落;暴雨襲擊海面
    使冒失的游泳者喪身,傳染病
    給旅游公司新的打擊:我們很快
    翻到了《紅樓夢》的后半部
    游人去后,去年的漁村一派秋風蕭瑟
    而風景從利潤的牙縫吐出來,倒掛在岬角示眾
    
                  1999.12.5
    


    中國詩歌庫 中華詩庫 中國詩典 中國詩人 中國詩壇 首頁

    3d试机号每日快报 www.kma209.com:全州县| www.wartapasar.com:双城市| www.15590742199.com:昌宁县| www.wsr7.com:修文县| www.basicherbals.com:吴旗县| www.yadayang.com:临高县| www.cskxd.com:如东县| www.bash4guild.com:靖江市| www.lushundoors.com:峨边| www.acssecuritygroup.com:获嘉县| www.mikenatalizio.com:左云县| www.bloghomedepot.com:普定县| www.chris-sabin.com:洛宁县| www.brwmf.com:阿合奇县| www.modernmosesclothingcompany.com:中西区| www.thehappyendisnear.com:思南县| www.ffdan.com:托克逊县| www.shaileshsinha.com:大足县| www.99069ff.com:合川市| www.theonlynetwork.com:云龙县| www.linmaomiaomu.com:疏附县| www.liyingbaobei.com:铁岭县| www.safehavenproj.org:泾源县| www.hanse88.com:北海市| www.chadathaihouse.com:武胜县| www.primpandwear.com:仙居县| www.yongbeikeji.cn:奈曼旗| www.cedarcoverentals.com:常州市| www.museumsinhoustontx.com:肇源县| www.lcfcyy.com:思茅市| www.adonis-danieletto.com:嘉禾县| www.sunn99.com:沙田区| www.936729.com:卢氏县| www.mhicons.com:甘洛县| www.dg-dacheng.com:宜川县| www.musicofiles.com:龙胜| www.ku6s.com:清河县| www.lizsalmon.com:衡阳市| www.3gttw.com:古丈县| www.cafe-hofmann.com:惠东县| www.ink4arteurope.com:通海县| www.daqingwater.com:安康市| www.getpoloapp.com:荔波县| www.200v200.com:樟树市| www.classes2go.com:遂昌县| www.jsghz.com:兴隆县| www.youjiao2.com:清苑县| www.crystec.cn:江川县| www.szhsmh.com:文登市| www.beijingshengbo.com:金溪县| www.lcfcyy.com:永寿县| www.movieforhd.com:英山县| www.soulmotivedjs.com:溧阳市| www.projectstarshipx.com:会理县| www.rctrw.cn:高碑店市| www.dellbjb.com:永福县| www.n048.com:屏边| www.patrickcoxdna.com:黑龙江省| www.masyyy.com:泌阳县| www.originalcachemire.com:玛沁县| www.summonerscentral.com:高尔夫| www.aloeveramedicine.com:肥东县| www.glad4health.com:泰兴市| www.qyxc188.com:台湾省| www.wobocai.com:纳雍县| www.n9568.com:邵阳县| www.lapremieredame.com:城固县| www.insect-museum.com:金昌市| www.caesgatos.com:台前县| www.omin-sh.com:邢台市| www.jillian-redosendo.com:镇沅| www.theabsenceofsounds.com:三亚市| www.zttrain.com:连云港市| www.belle1.com:河东区| www.pikaglass.com:高唐县| www.aljammali.com:平昌县| www.luckys-ew.com:安塞县| www.jommar.com:伽师县| www.jyxjbj.com:本溪市| www.24drugstore.net:界首市| www.yjtqw.cn:盱眙县| www.siamcornerthaikitchen.com:楚雄市| www.webyinfo.com:巴塘县| www.webgradus.com:阳江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