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wo9ov"><meter id="wo9ov"></meter></rt>
<rp id="wo9ov"><meter id="wo9ov"><acronym id="wo9ov"></acronym></meter></rp><rt id="wo9ov"></rt>
    <rt id="wo9ov"><optgroup id="wo9ov"></optgroup></rt>

    <source id="wo9ov"><nav id="wo9ov"></nav></source>
    <tt id="wo9ov"><noscript id="wo9ov"></noscript></tt>

    <tt id="wo9ov"><form id="wo9ov"><label id="wo9ov"></label></form></tt>

    徐東明詩選

    徐東明(1964-),男,1964年11月11日出生。1982年開始發表作品,曾在《詩刊》、《青年文學》、《萌芽》、《鴨綠江》、《百花洲》、《星火》、《詩歌報》、《北方文學》、《飛天》、《滇池》、《五月》、《工人日報》、《中國青年報》等一百多家報刊發表各類文章400多首(篇),榮獲全國“詩神杯”、“星火杯”、“飛天杯”“黃鶴樓杯”等文學獎,1988年榮獲中國學聯、青聯和《中國青年報》舉辦的由5萬多人參賽的“和平”征文第二名,《工人日報》全國職工創作獎,作品入選多種書籍。1992年加入江西作家協會。1988年主辦《烏鴉詩報》(1992年改名《亞細亞詩報》),2001年8月創辦千秋文學網。

    穿越千年的烏鴉 對大風的描述 荷塘
    披著羊皮的人 被農村包圍的城市 住在底樓
    靜坐廣場 《紅樓夢》詩抄*葬花 《紅樓夢》詩抄*尤三姐
    下雪的日子 鞋子 想念城市上空的雁子
    桑蠶 鋼鐵 原始森林
    記深山的一次圍獵 魯迅 孔乙己
    阿Q 老家 沉重的鄉情
    知識分子 置身黑暗 有關范圍
    預感


    穿越千年的烏鴉

    我目睹一只鳥  在世紀之交的子夜
    幾聲聒噪
    穿越荒涼的天空  如箭鏃
    如穿破天地混沌的梭
    擊退無邊的黑夜
    我目睹的這只鳥  其實就是一只
    
    烏鴉  可以想象黑色幽靈選擇這個時刻
    與我不期而遇
    我注定要背上無中生有的罪名
    良禽已擇枝而棲  這另類的鳥
    酣睡中的覺醒
    似乎要將苦難的旅行進行到底
    突如其來的遭遇  也使我開始相信
    這樣一個被經常否定的詞
    被詛咒的詞
    在表達某種預言的準確性
    
    對于身邊的事物  我向來熟視無睹
    渾然不覺臨街的樹木 
    枝葉稀疏  已透出腐敗的氣息
    稍縱即逝的烏鴉
    讓我兀自驚訝  并試圖推測
    一場災難
    離我居住的城市還有多遠
    
    一生中
    這樣的場景極其有限
    穿越千年的烏鴉
    羽翼  向現實主義傾斜
    幾聲聒噪  清晰且堅定
    除了我
    還有誰能夠聆聽
    
    一千年就這樣過去了
    就象一只烏鴉  撲啦啦一掠而過
    一首跨世紀的詩
    便完成了一次千年的
    俯
    瞰
    


    對大風的描述

    把云兒寫成風  把手中的箏寫成風
    把粼粼波光寫成風
    這是去年我對風的描述
    此刻  天象晦暗
    一個抽象的名詞頃刻變成動詞
    撲面而來
    以不可忤逆的力量  阻擋
    背道而行
    
    大風起兮  一陣緊似一陣
    這天地的呼吸 
    如果再保持幾天沉默  炎炎赤日
    再保持幾天熱情
    沉悶的世界會不會窒息
    呼嘯而來  手握閃電的  是風
    第一個踩響雷霆的  是風
    化腐朽為神奇的  是風
    畢竟是風  使凝固的空氣流動起來
    風的傷害
    人類不會產生仇恨
    
    我用目光席卷遍地落葉
    卻不知大風的根  扎在何處
    流浪的風
    比天空更懂得遼闊的含義
    在無限的空間  自由奔走
    誰也不能阻擋風的到來
    許多門呀窗呀已敞開
    迎迓風
    
    (1997年8月)
    


    荷塘

    蛙聲四起  我靜坐若蓮
    
    我比時間來得更早  一臉塵埃
    攜帶愛情和夢
    流落鄉里  在少年的池塘
    頭擎荷蓋 
    傾聽
    欸乃的漿拍打水的聲音
    
    這時  水色比月色更清澈
    那個漂在水中的影
    無論形狀  都更象一個孩子
    許久以來  我未曾這樣柔情過
    這樣眷戀過
    我攙扶蓮影  伸手的姿勢
    動人而安詳
    剝開層層的瓣
    誰能為我翻找綠肥紅瘦的心結
    
    一只蜻蜓
    在意象里輕輕點水
    與我靈犀相通的荷
    深入淤泥
    然后  引領我悄悄出水
    
    (1997年6月)
    


    披著羊皮的人

    從冬天出發
    我象一只迷途的羔羊
    找不到回家的路
    
    誰能夠把這個冬天撕破
    風吹草低
    那些被蘇武放牧的羊呢
    那些善良的孩子
    草原的風  會不會將它們四處吹散
    
    從冬天出發
    衣衫單薄的我
    正接受雨的沐浴雪的洗禮
    我知道  這個世界里除了人
    什么都變得珍貴
    稀有
    我看見披著羊皮的人
    天使與魔鬼的側影
    羊脂的芳香  在樓的峽谷中
    彌漫
    
    這個冬季  我還能祈禱什么
    深入肌膚的冷
    讓我無比懷想來年的春天
    這么冷的世態
    誰會擁我入懷
    誰會為我縫制過冬的新衣
    來溫熱我體內的血
    
    披著羊皮的人
    神情奕然  從臘月走過
    抑或  我就是那只苦難的羊
    仿佛間 
    我聽到伊索的叫喚
    狼--來--了
    
    (1996年2月)
    


    被農村包圍的城市

    我寫的就是我居住的城市
    這座城市
    這座被農村包圍的城市
    
    臨川而立  美輪美奐的樓
    把意象舉過頭頂
    站在這個高度
    展望
    五里以外的村落
    這些不相配的毗鄰
    和我相處已久
    
    被農村包圍的城市
    濃裝艷抹
    臨川才子
    無法將城市的欄桿一一拍遍
    臨川才子  始終
    趟不過那條淵源流長的河
    
    這座城市  水泥植被的城市
    開不出
    二十四個節氣的花
    縱橫的流水線  形似阡陌
    工業的齒輪
    碾著似水流年  以及花蕊的愛情
    
    這座城市
    霓虹閃現的臉
    被一種滿是鋒刃的詞劃破
    
    (1996年1月)
    


    住在底樓

    這座城市  層次分明的樓
    鱗次櫛比
    結構大致相同或相似
    住在底樓
    多么適合出身低微的人
    在城市的腳趾間寄身
    世代綿延
    學會謙讓和忍耐
    
    住在底樓
    懷想陽光稀薄的恩典  內心積郁
    落拓的才子  居室潮濕
    在貼近土地和現實的詩歌里
    長滿辭藻
    落拓的才子  感情豐沛
    雨季來臨
    檐下的水  才華般橫溢
    
    高層次的女人
    美目流盼
    這是人間喜劇的一個懸念
    住在底樓的人  手執燈盞
    熬夜爬格子
    多年來  也未爬上一層樓
    
    住在底樓的人  心地踏實
    沒有失落感
    層次很高的人
    往往看不到這一點 
    
    (1992年6月)
    


    靜坐廣場

    這里是大地的心臟
    離離的草們
    在春天里聚集
    這自發性的植物  連成一片
    把一個偌大的廣場充滿
    
    在廣場靜坐
    和草們一起枯榮
    動人的場面就這樣鋪開了
    天空飄落的羽翎
    白鴿的羽翎  凋謝在我的身旁
    堅信一棵草
    經受的風雨比我更多
    堅信一棵草
    我眼含淚水  內心異常激動
    
    被風暴賤踏過
    被野火焚燒過
    離離的草們  誰關心你的命運
    你的疼痛
    就是大地的疼痛
    大地撕裂的傷口  就是你的傷口呵
    
    靜坐廣場
    想自己象草一樣蔥郁起來
    大風已將所有的星光
    吹滅
    天色熹微  我正翹首以盼
    
    (1992年6月)
    


    《紅樓夢》詩抄*葬花

    人面桃花
    在古典詩歌里關系曖昧
    為花神餞行的日子
    桃花順著節氣  簌簌而下
    接著是淚
    那個失落香魂的蘇州女子
    和  落花
    同病相憐
    
    是什么將她的淚吹落
    飄滿庭院
    纏繞眉頭的哀怨  顰顰不散
    感傷的女子
    用一抔凈土掩埋風流
    這時  她深埋在花瓣中的臉龐
    比桃花更瘦
    
    其實  她的臉龐就是桃花一瓣
    伶仃的寒枝
    就是她飄搖的家
    感傷的女子  衣衿清冷
    絳珠之淚
    從葬花詞悲悲切切的字眼里
    輕輕滾落
    
    這爛漫的世界
    芳菲已去
    我的心情頓時黯淡了許多
    
    (1992年4月)
    


    《紅樓夢》詩抄*尤三姐

    這個尤物
    降生寒門的紅顏
    命  比我手中的書頁更薄
    
    永遠的佳期
    是她纖纖玉手編織的夢
    剛烈的女子
    心  在更剛烈的劍刃上一橫
    三尺長的水袖
    臨風而舞
    我注視她一瞬間美麗的痛楚
    殷紅一片
    浸染如雪的裙裾
    
    如此為誰
    在飫甘饜肥的豪門
    這個尤物  風姿綽約的容顏
    清白得令人生疑
    在劍的末梢  閃動的那抹光亮
    抑或是她純凈的眸子
    
    始料未及的
    是怎樣的一場流血事件呵
    此刻  我的靈魂
    被她手中的利刃切開
    陣陣疼痛
    
    (1992年4月)
    


    下雪的日子

    這是我期盼已久
    終于如約而至的日子
    彌漫的雪  大規模空降
    自天上迢遙而來
    我不知寧馨的花  為誰而開
    芳香四溢的蕊
    為誰展示天使的笑容
    
    風已歇  在貧雪的江西東部
    落地無聲的雪
    是我始料未及的驚喜
    宛若窗外的那棵冬青樹
    令我倍感親切
    
    哦  這冬天的吉祥物
    和冰清玉潔的少女  交相輝映
    我滿懷虔誠
    這是一場怎樣的雪呵
    蓬頭垢面的城市 
    轉眼銀裝素裹
    
    被雪照亮
    我在靠近春天的雪地里
    心地透徹
    
    (1991年12月27日)
    


    鞋子

    鞋子和路  彼此親近
    象一對孿生兄弟
    在農村  或在城市奔波
    
    鞋子  樸素的鞋子
    面有灰色的鞋子
    地位低下
    遭人踐踏
    爬最高的山涉最遠的水
    鞋子經過的地方被稱作 路
    鞋子的選擇  于我們
    舉足輕重
    
    人在旅途
    鞋子比朋友還朋友
    鞋子緊跟我們  亦步亦趨
    不離不棄
    并且時時告誡我們
    不可一意孤行
    
    腳踏實地
    鞋子是我們生命的觸須
    盡管破了  留下不好的名聲
    但鞋子留下的足跡
    不可磨滅
    
    (1991年10月)
    


    想念城市上空的雁子

    這些天來
    我總是良久良久地仰望天空
    玻璃一樣明亮的天空
    
    每年的這個時候  雁子來臨
    往南飛的雁子
    帶領秋天
    蒞臨我們的城市
    并且  用漢字和我們親昵
    纏綿而輕巧
    陪伴了我們多年
    
    而今  這些雁子
    這些可愛的雁子
    在城市上空已不多見
    站在高處
    我等待雁子回歸
    這些熟悉的雁子  失散多年
    再也不回到城市的巢
    
    是什么
    使雁子流離失所
    我不知這些可愛的雁子
    是不是忘記了昔日的舊路
    它們一去不回  從我們城市上空
    漸漸消失
    
    (1991年8月)
    


    桑蠶

    民風淳厚  蠶們
    靠迷戀桑葉而生活
    從不見異思遷
    日復一日  啃著這些綠色的詞匯
    便滿腹經倫了
    
    蠶寶寶  輕喚你的乳名
    莊敬有加
    在桑椹的阡陌上
    尋找蠶們  多么圣潔的蠶們
    象荷鋤勞作的人們  低著頭
    做一些真實而高尚的事情
    蠶的品質
    蠶的溫順與安詳  令我感動
    
    在一句唐朝的詩歌里
    完成一生
    就一頭鉆進叫繭的屋子
    體驗孤獨  那些
    金色的或銀色的屋子
    充滿禪意
    
    蠶們蝶化之后
    那些屋子  便由人類居住著
    
    (1991年5月)
    


    鋼鐵

    看到高爐
    看到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我不禁汗顏滿面
    
    鋼鐵  繡跡斑斑的靈魂
    無法與你溶為一體
    經過烈火考驗的鋼鐵
    冷靜的光芒
    使我聯想到歷經鍛煉之后的
    那種英雄氣概
    
    許多罹難
    都是鋼鐵替我們撐著
    它的份量  無法讓詩歌
    保持平衡
    和鋼鐵相握  感到一種力量
    威武無比
    智慧的人類正是通過它
    建筑自己  同時
    消滅自己
    
    我想念鋼鐵
    具有鋼鐵秉性的人
    是世界上最正直的人
    在日漸軟弱的時候
    我渴望  這種堅硬的物質
    深入體內
    
    (1991年4月于新余鋼廠)
    


    原始森林

    反差如此強烈  從文明的城市
    到這片森林
    不長的一段路程
    便能找到那種叫原始的東西
    找到一晝夜的春夏秋冬
    一瞬間的陰陽晴雨
    
    好一片蒼莽  遮天蔽日
    許多樹的枝柯  可以延伸到
    遠古的年代
    初次造訪  沒出過遠門的
    大山
    和我有過一段最親密的接觸
    粗獷與野性的接觸
    
    當水  當流動的自然神韻
    幽深玄妙的水
    協奏著萬籟的聲音
    仿佛間  我也成了一棵樹
    和青檀楠木方竹香榧林一同生長
    和斑鳩肥螈石雞獼猴群
    一同呼吸
    
    一直以來  這片森林隱姓埋名
    才躲過一次又一次
    滅頂之災
    今晚 蓊郁的夢中
    我害怕再次出現斧頭和鋸齒
    
    (1990年8月于巖泉自然保護區)
    


    記深山的一次圍獵

    我住的四周  豎著很多醒目的牌子
    晚上禁止出入
    聽這里的人講  童話里的
    大灰狼
    常常對人進行偷襲
    
    天空是黑魆魆的大山是黑魆魆的
    我和六位詩友丟下睡眠
    手提棍棒
    走進毛骨悚然的深山
    天邊  幾點寒星
    冷冷的光亮  仿佛狼的眼睛
    路旁茂密的叢林
    似乎隱匿著什么
    黑暗無邊  一座座大山
    已變得面目全非
    遠遠望去  象是一堆堆巨大的
    墳冢
    
    我們一行虛張聲勢
    故意把地上的落葉踩得
    嘩嘩作響
    甚至不敢回頭  看一看
    尾隨在后的跫然足音
    
    走進深山  整個過程有驚無險
    我們并沒有和大灰狼
    戲劇般地邂逅
    眼前  比出發時更黑
    我們象一只只羚羊
    在夜的圍獵中  無路可走
    
    (1990年8月于巖泉自然保護區)
    
    
    魯迅和他的朋友們(三首)
    


    魯迅

    [選自《魯迅和他的朋友們》(三首)]
    
    你怎么也稱不上高大
    你只是把自己當作一頭牛
    負重歷史
    
    你的頭顱不是向日葵
    面對太陽  不會莫名地傻笑
    無聲的中國是你的背景
    于無聲處
    用橫眉  割千夫指萬人詬的脖子
    如割野草
    中國幾千年的血淚
    都凝聚在犀利的筆端
    一擦即燃
    
    你也抽煙
    你抽的煙幻滅感很強
    天空似巨大的墓穹
    一絲熱風  驅不散沉重的陰霾
    即使在時間的彷徨里
    你也不會
    用幾枚硬幣去豢養奴性
    你總是走那條沒人走過的路
    那條路充滿泥淖
    你是扛著死神走下去的
    
    其實  你負重不了歷史
    因為沉陷的土地  找不到
    一個支點
    你只能讓哀怒的鞭子
    時時抽打在你的生前身后
    


    孔乙己

    [選自《魯迅和他的朋友們》(三首)]
    
    君子固貧
    很早以前就有這種說法
    你的手頭拮據
    當然  不敢覬覦于豪華酒家
    想喝點什么  只能踱進咸亨酒店
    用羼水的酒
    把日子打發得晃晃悠悠
    
    盡管沒人為你落實政策
    你始終不肯脫下那件長衫
    且保持一種衿持
    得意時
    還要說一些之乎者也的話
    
    老實說  孩子們不會再吸吮手指頭
    孩子們擁有許多
    擁有夸夸其談的白天
    擁有金錢夢
    自然  不想再學回字的四種寫法
    
    有一點
    你做夢也想不到
    你的茴香豆  通過國家級鑒定
    已被公認為知識分子的營養佳品
    只是  當餐桌上找不到更好的話題
    人們便提起你賒下的
    那筆帳
    


    阿Q

    [選自《魯迅和他的朋友們》(三首)]
    
    那次剪了辮子之后
    你總算明白了革命的含義
    因此  幾十年過去了
    你生活得比你畫的那個圓
    還要圓滿
    
    你不愿廝守在未莊啃泥巴
    為了搞活
    你流通于各大城市之間
    要不是出示名片
    陌生和熟悉的人們根本認不出你
    
    你比先前可闊多了
    再也不會被小尼姑頭上滑膩的感覺
    弄得神魂顛倒
    再也不想和吳媽睡覺
    只要樂意  便可買到一個很水性的
    名字
    
    至于姓氏
    沒想過要和趙戶人家打官司
    從百家姓挑一個便是
    只是當頭上的疤痕隱隱作痛
    這才感嘆魯迅那老兄死得太早
    以至于
    你的病根子遺留至今
    
    (1990年1月)
    


    老家

    每次我來看望你
    你總是用稻草人的眼神打量我
    
    土生土長在一個窮山溝
    苦命的你呵
    祖祖輩輩習慣用陰歷過日子
    和土地打交道
    吃多了苦難就不在乎苦難
    挨慣了寂寞就不覺得寂寞
    太陽榨出的汗
    一顆一顆  都在谷穗上
    掛著
    
    你的門上倒貼著福字
    也許山路太坎坷
    那個福字總來得太慢太慢
    年年歲歲  那牛車
    在你的額頭碾出兩道深深的轍印
    這塊土地不能說不肥美
    只因太多的汗漬
    而變得咸澀
    
    我的印象里
    你的容顏日漸模糊
    只記得那間老屋
    父親住過爺爺住過爺爺的父親住過
    而今  佝僂的身子
    支撐低矮的天空
    那口老井
    便是你深陷的眼窩
    
    入夜  我不能入眠
    你那稻草人的眼神
    蚊子一樣咬著我的心
    
    (1989年10月)
    


    沉重的鄉情

    寫這首詩  我正坐在吱吱的水車旁
    丑陋的故鄉 
    無法象水一樣優美地
    流出來
    
    我能寫什么呢
    粗瓷大碗里盛著的  比苦楝子
    還苦的日子
    以及目不識丁的少年
    滿是補丁的衣衫
    還有一個孱弱的老人膝下
    一大群
    用額頭稱呼的子孫
    安居樂業
    
    我能寫什么呢
    大山是光禿禿的  澗溪
    嗚咽  隱隱傳來嗩吶的啜泣
    李白眼里的那輪明月
    舉頭望得我脖子發酸
    低頭想一想  仍是掛滿籬笆的
    鄉愁
    
    鄉民是憨厚的不如說是木訥的
    鄉情是淳樸的不如說是憂郁的
    詛咒你
    卻又不讓別人詛咒你
    這就是你呀  我的故鄉
    
    (1989年10月)
    


    知識分子

    你們讀過許多書
    其實  沒有任何一本書比你們
    更耐讀
    
    你們象蠟燭一樣燃燒
    智慧之光
    讓整個世界變得深刻
    文質彬彬
    囊空如洗
    一身傲骨
    擊之有聲  常常
    用劣質煙大口大口地過癮人生
    吐出來的都是些
    國憂  民患
    
    敢為天下先  以一種
    姿態
    站在一個世紀的節骨眼里
    無數次  你們用頭顱
    撞響歷史的回音壁
    而焦頭爛額的總是自己
    
    每一次劫難之后  該平反的
    不該是你們
    而是顛來倒去反反復復的歷史
    斯文掃地
    又被紙糊的花轎抬起
    誰能知道
    破碎的心里  留下過
    多少補丁
    
    該仰天長笑
    該長歌當哭
    你們的痛苦  在于
    你們用人類的良知改造社會
    結果往往被社會改造
    
    (1989年8月)
    


    置身黑暗

    置身黑暗
    我會擦亮一根火柴
    給黑暗留下一道血紅的口子
    
    (1989年6月)
    


    有關范圍

    有關范圍
    把心形的紙鳶放飛
    無所謂孤獨
    維納斯伸不出手
    對于我的困惑愛莫能助
    
    再沒有新的參照物
    《天仙配》最精彩的片斷我不會再唱
    一雙大眼睛
    合攏成蚌
    以連續劇的形式重復憂傷
    混沌的月色毫無表情
    頎長的影子
    瘦成一支簫管
    
    看云識天氣
    第九號臺風還在路上
    作為菩提樹的我不再兀立
    不再選擇一塊凈土
    苦思冥想
    勒忒河起源于神話
    唯有神經末梢起伏成岸
    一夜之間
    全新的感覺鳧水而來
    漫過傾斜的天堂
    
    波斯貓  值一枚褐色的落葉
    無法牽動伊人的目光
    情緒越來越潦草
    那條黃手帕猝然迷失方向
    
    (1987年8月22日)
    


    預感

    不知什么地方出了差錯
    該死的門鈴一直響著
    去去
    告訴煩惱告訴寂寞我不在家
    請它們別來找我
    
    這樣的日子以后不會太多
    一個人躲在家里
    看樣子成不了佛
    要是高興要是和朋友們干杯
    說不定會醉倒幾個
    
    那個跛腳的哥哥
    先天不足僅僅智力發育不錯
    第二次談戀愛了
    心里卻想著第一個戀人
    吐不出的果核依然很焦灼
    
    冠心病已經搬走了
    新來的芳鄰是一位教授的女兒
    她的項鏈一閃一閃
    這恐怕是圈套
    女孩子的心眼比蜂窩煤還多
    
    總是感覺
    有一個人在等我
    是卞卡嗎我說這么眼熟
    別這樣別讓我難過
    米蓋爾這么說我也這么說
    
    溫柔是一種傷害
    何況第三顆紐扣又一次失落
    心事拒絕讀者
    煩惱的寂寞的只是自己
    還有八小時以外空蕩蕩的耳朵 
    
    (1987年8月7日)
    


    中國詩歌庫 中華詩庫 中國詩典 中國詩人 中國詩壇 首頁

    3d试机号每日快报 www.cachuongcollagen.com:华阴市| www.ascendingwings.com:江油市| www.dawidswierczek.com:六安市| www.kd933.com:宁化县| www.best-wpthemes.com:湖北省| www.autapoleasingowe.net:广安市| www.linkflys.com:安溪县| www.blueknightspavi.com:五大连池市| www.0668321.com:西畴县| www.seafishingtackle.net:新邵县| www.z5828.com:井陉县| www.elihunter.com:巨野县| www.ppdownloader.com:绥德县| www.gigsea.com:招远市| www.muchasautorepair.com:晋宁县| www.wisconsingaynews.com:津市市| www.trading-index.com:琼结县| www.4sdzz.com:鄯善县| www.panda-host.net:崇信县| www.weixinsem.com:宝鸡市| www.geyikmakinesi.com:恭城| www.dotnetnew.com:昌平区| www.huanhua168.com:运城市| www.cleanhouselimpeza.com:怀柔区| www.sn933.com:永福县| www.danzapps.com:定远县| www.puzzle-tours.com:同心县| www.martabevacqua.com:隆回县| www.brwmf.com:宜兴市| www.guolianmc.com:盐津县| www.x1900.com:山丹县| www.bikerzworld.com:大城县| www.982610.com:茶陵县| www.shtmcl.com:英吉沙县| www.anjiutea.com:富源县| www.aalvareznobell.com:土默特左旗| www.gevorkyanphoto.com:疏附县| www.fjfgg.com:宁南县| www.rcybgg.com:墨脱县| www.mfhhl.com:大英县| www.ticfilm.com:类乌齐县| www.nazliyarim.com:怀来县| www.tattoo-drawings.com:青田县| www.payrollmaturity.com:灌南县| www.bildungerziehung.org:泉州市| www.serviceideas-blog.com:扎赉特旗| www.zumbafarnorthcoast.com:大宁县| www.webz-international.com:旬邑县| www.maestroluggage.com:色达县| www.ixdroid.com:五原县| www.kerala-honeymoon-packages.com:永昌县| www.mattmiller-photography.com:广元市| www.aec-avocats.com:奎屯市| www.asenim.org:内丘县| www.tlhsny.com:安泽县| www.alishido.com:奈曼旗| www.344hhgz.com:迁安市| www.guanglistone.com:灌云县| www.brandshoesbar.com:凤凰县| www.bumibuana.com:布拖县| www.aumetrodeslilas.com:寿阳县| www.dlbdl.com:连山| www.dragonsbloodstudios.com:密山市| www.my-crusher.com:漳州市| www.futurecitieschina.com:苍山县| www.losninosdelrey.org:沈丘县| www.dy-yey.com:台中县| www.jyxjbj.com:翁源县| www.flowernames.net:舟山市| www.wapqe.com:白玉县| www.598729.com:景谷| www.romanyrestaurant.com:南漳县| www.cencorjeans.com:子长县| www.friesenabmeyer.com:林西县| www.ourmanufacturers.com:京山县| www.caboverdedesign.com:九台市| www.khxdw.cn:买车| www.studiocopyright.com:凤山县| www.katherineboliek.com:聂荣县| www.jugouyao.com:堆龙德庆县| www.mark500.com:砚山县| www.ffbjw.com:长垣县| www.iqhausa.com:屏东县| www.nnxrlt.com:凤翔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