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wo9ov"><meter id="wo9ov"></meter></rt>
<rp id="wo9ov"><meter id="wo9ov"><acronym id="wo9ov"></acronym></meter></rp><rt id="wo9ov"></rt>
    <rt id="wo9ov"><optgroup id="wo9ov"></optgroup></rt>

    <source id="wo9ov"><nav id="wo9ov"></nav></source>
    <tt id="wo9ov"><noscript id="wo9ov"></noscript></tt>

    <tt id="wo9ov"><form id="wo9ov"><label id="wo9ov"></label></form></tt>

    徐江詩選

    徐江(1967- ),民間寫作代表詩人之一,出版的詩集有《我斜視》(1999)。

    冬雨 有一次,去新街口 戴安娜之秋 約翰·丹佛 霍爾斯特·斯維登堡·枯燥的一首詩 深藍 一場雪后 我的友人 大好年華 誰能代替…… 東單小姐 群星與詩篇 純詩 我為遠處的景物傷心 沉吟 民主 身體 自由 這一年 給朋友們 政府的初戀 人渣 CD 好媽媽,老媽媽 悲憫 感傷


    冬雨



    在消沉的為生計繁忙、困惑的時光里
    就這么迎來了你——季候的變遷
    一場落葉,一場雨
    一場氤氳中深藏的寒意
    和昏黃的、激發人無限惆悵的陰霾

    走在微濕的枯葉灑滿的草地
    我體驗著失落已久的
    那種沉浸于孤單、緘默的甜美
    冬雨,撒布于天地間的潮濕氣息
    令我憶起少年時迷醉的一首歌曲
    那迷醉之后我經歷了多少光明的打磨呵
    就像這腳下

    微濕著在步履催促下翻滾、喘息的樹葉
    我盡力地,去履行這個民族文字上的使命
    小心著
    不讓時代的微塵打擾和阻礙

    冬雨,冬雨過后黃昏翩然來到
    我沉浸在美好世界的昏暗中
    感受這微涼時節所帶來的
    往日回憶的溫暖


    有一次,去新街口



    一直想寫首稍長的詩
    名字都已想好 叫《夢中畫卷》
    寫去年深秋 天津的一場丹麥音樂會
    人物有我和妻子 劇場燈昏暗下來時
    跳動的孩子們
    但主題似乎不清 甚至簡直沒有
    我只是很想在詩中記述音樂會當時的場景
    我和妻子對音樂隔膜已久的那種
    靜坐的諦聽 人生勞碌中途的喘息
    還有暗場里孩子們偶爾今人心悸的
    對媽媽的呼喚
    我還想 說那種諦聽一度是我早年對
    生活的憧憬 我的夢
    有幾個瞬間 銜著樂聲懨懨欲睡
    我恍然想起這些年生活經歷了那么多事情
    而妻子 在身邊 神情始終專注
    她在想這些年她經歷的事
    復雜啊 詩
    這首詩我終于沒寫

    這之后有一次我到北京為雜志組稿
    (沒辦法,我必須靠這個吃飯)
    某個下午 和熟人路過新街口
    走進過街天橋 我們來到中國書店旁一家
    唱片店 去看新近有什么CD
    那店是后建的 我讀大學時根本沒有
    我妻子那時也不認識
    唱片架上 西蒙與加豐凱爾 羅大佑
    我那時聽到他們的歌 也僅一小部分
    那么一小部分 加上馬路對面
    新民面館的紅燒肉面
    隔壁書店里舊書 還有一里地外的北魏胡同
    它們與北京的夕陽交相輝映
    構成我人生憧憬時期美妙的回憶

    唱片店里的光很柔和
    小樓梯里木制的 油漆的色調古色古香
    幾個伙計 幾個客人 那么多
    浩如煙海的CD
    讓人感覺美也有讓人厭煩的一刻
    買也買不完
    而它其實與你并不親近 它只親近你的錢
    音響則十分辛苦
    一會兒西貝柳斯 一會兒爵士
    我想起 大學畢業
    什么時候曾對朋友們說過
    想開個咖啡館 書店 或唱片店
    看來此設想早已不是什么新鮮的專利
    十年了
    中國人已變得足夠優雅 紳士 淑女
    冠冕堂皇
    十年
    難道這是我年少時的愿望

    天一點點暗下來
    我們走上長街 攔了出租
    去趕赴一個什么首都文化人的聚會
    同伴買到了一張好CD 一路上一直興奮
    喋喋不休
    我則想著 將有哪些作者可以約稿
    以及這些年往返于天津北京的日子
    有許多東西在腦海里變得陌生
    或是一點點 還原成生活中本來的樣子
    我能看到我的夢
    但我坐的車 將我駛向另一個平行的夢
    詩一首一首寫
    人生越來越立體
    熟悉的城一點點教導我學會遺忘它往昔的
    樂音

    1998年的新街口漸漸被留在我們的身后了
    我算了一下 兩分鐘
    比現在我們讀的這首詩要短


    戴安娜之秋



    一個妞兒就這么死了
    (是“老妞兒”)
    全世界替她哀悼
    (多好呵,多美呵,多么悲愴)
    黛安娜成功地撩起了裙子
    (想當年,夢露也這么干了一下子
    不過撩了一下又按住裙據)
    讓天下瞠目。

    再沒有什么可激起想象中的高潮
    灰姑娘穿好了衣裳,給丈夫買了
    一摞綠帽,饋贈王室
    盛大的葬禮。
    “英特耐”網上飛奔著閃過
    貞潔的淫蕩。
    ”再沒有更好的了,”
    媒體大亨與書販們舔著
    咸腥的小指,連聲喟嘆。

    名女人死了,
    帶著她的憧憬的戰栗和窗簾后驚悸的吻
    把淚留給大家,
    把王子留給英倫,
    把愛留給火,一次稍縱即逝
    不再的喘息
    呵,秋風掠過麥草,掠過黃昏
    開裂的快樂器
    漏了的保險套……

    之后,她為我們打開電視
    那維庸踏在枯骨上,表演MTV
    “古今美女今安在……”
    一只手從窺視口伸進來
    撥開了文明的暗鎖


    約翰·丹佛



    那男人死了
    直升機直墜入海,
    鯊魚們追逐碎片追了一夜

    我不太懂力學:
    有關墜落與浮起……
    當電視呈現滴水的殘骸
    我在想:那個用聲音終年忙碌的男人
    此刻如何在寒冷的海水中小憩?
    我也不太懂一個歌手理想中的死:
    在傾覆的那一刻,天與地逆轉
    依舊是黑暗,但多么浩瀚
    颶風與云層之上
    內心的群星是否照常閃爍?

    我聽歷了這一時代,太多死亡的音訊
    唯有這一次
    令我驚訝中略帶幸福地憶起
    夕光中王府井初秋的誘人
    一盤制作簡陋的磁帶,一首《感謝
    上帝,我是個鄉下孩子》……

    如此,我一點點進入美
    進入北京與詩歌,古老都城肅穆沉思的莊嚴
    我吮吸了異域的敏感,寫出
    被我同時代人所忽略的
    我想,那遙遠的鄉謠歌手,定會對此表示贊同

    十年,在更漫長于我寫作的這十年以外的歲月
    我聽過暗夜里調頻傳來的他低低的歌聲
    我在歌聲中睡去
    然后費力地,一天天,一句句
    唱出自己的歌

    人總是要死的,
    可不該太突然
    那男人死了
    裝殮他的,是天空和海洋
    理應如此!

    他曾用愛和美來反抗一切
    這潔凈的葬禮,勉強配得上他
    直升機直墜入海,鯊魚們兩手
    空空,忙了一夜。


    霍爾斯特·斯維登堡·枯燥的一首詩



    我聽到霍爾斯特的《行星》
    是成年以后
    那種內在的秩序和深邃使人驚異
    有時能聯想到
    已經遙遠的斯維登堡
    曾揭示的奧秘

    心與宇宙息息相關
    你面前世界的傾覆
    古人早就從星圖上
    一一窺見
    他們驚恐著祈禱 卻注定無可更改
    這既存而靜寂的憂傷

    什么是命運 時代
    那些瑣碎的小小遭遇
    個人與集體 你倏忽來去的
    微小歡欣 不快 甚至歷史
    哪里有樹木和天空同樣久長
    雨水不懈地 穿鑿季節的石頭

    在夏天
    陰霾時分
    我想它們 感受 幾許涼意
    我真不知道以往
    人們昭示的諸多精神 尚有多少
    幸免于這冥冥的風化

    這正如我會不時想起
    早年的一次日出 清澈的江水
    對戀情最初的渴望 我飼養過的
    些許幼獸 站臺或機場上
    待發的鋼鐵怪物 這些
    你都留不住

    它們一次次遠去
    你一次次被拋在黑暗里
    你痛苦 但還能堅持
    你長久地找它們神奇的動力


    深 藍



    “更深的藍”也就是
    更深的憂郁

    他們沒這么說
    只是讓報紙告訴我們
    “速度在加快,劇變更簡單”

    電視上棋手的脖子變得僵硬
    “更深的藍”環繞著它
    憂郁擁抱著智慧……

    這是一個更加深藍的夜晚
    我坐在工余的疲憊與希冀間
    哀泣

    呵,文明就像爐膛里的一片紙
    你掏它
    卻只抓到灰燼

    棋局、傳媒、電子雞……
    更深的藍在操縱一切
    我們不得不

    去積攢足夠的詩句
    以備人民安度
    新時代的荒年


    一場雪后



    你可以想象那一場雪
    可以想象,有一場雪
    從昨天夜里
    開始落,落到今晨天明

    你可以想象
    有一個人因之而感念上蒼
    坐到窗前,眺望
    白皚皚的樓宇、天地
    眺望蒼茫茫的白雪記憶

    風在吼著,吼過
    隆冬。湖面上都結著冰
    陽光明媚
    平靜的生活不曾有大事發生
    你一個人坐在窗前,想

    在雪后,在明亮的、新的
    一年剛剛開始的日子
    緬懷流駛的時光
    傾聽著,分幣一枚枚
    輕悄的跌落


    我的友人



    我的友人星散,有的逝去
    秋天的空氣再也聽不到他們的喘息
    枯葉依然在黃昏下燃燒著
    我手撫額頭
    疾速走過路畔

    噢一切
    一切都已散去
    美好的季節和青春
    我不得不忍著淚水面對生活
    嘴邊掛著虛假的笑容……


    大好年華



    我們曾一道喝酒
    一起聽流浪者為我們唱他寫的新歌
    我們寫詩 眼紅腫著
    談我們肝腸寸斷的祖國
    為一位熱愛的俄國詩人或阿根廷盲者
    整晚談論圖書館失竊的可能
    我們聊彼此欣賞的女孩
    從那些眼神里猜誰的希望大

    然后我等各奔東西
    然后每早八點準時上班 經受蹂躪
    然后我等各自娶親
    盤算本地樓價
    每月花銷的最低可能
    多年之后
    我讀到他寄來的早年詩作和信
    說現在 已很少再寫
    我當時真憤怒呵
    這就是
    他媽的人們所說的“大好年華”


    誰能代替……



    誰能代替
    那永存之物
    對我們所發出的召喚

    我們有時不認識它
    只聽到琴聲,只記下夢語
    只在夜半時分
    數著心中凄慘的呻吟

    但誰又能代替
    那些星?發美、冷的光
    在高天之上
    令我們向往、恐懼
    戰栗

    而后落淚
    看腳下衰草連綿
    暮色在無限里生長……


    東單小姐



    三個雞從我坐的“切諾基”窗前穿過去
    先是一個 然后她的兩位同事跟著
    這是東單 上午八點
    停車等候的時分
    她們穿過車的縫隙 跳上馬路牙子
    說笑著 冬日之光像射燈
    打在她們頭上 肩上

    我第一次如此近地看到婊子
    這些姑娘 少女 或時髦一點的說法
    ——女孩子 小姐 (其實都是娘們兒)
    她們的笑容
    行走中被摧殘所滋潤的青春光澤
    眩目得令我震驚

    處女般無邪 貴婦般優雅
    雞的感受
    輕笑時微微壓低脖頸 有一點羞怯
    收工時分
    北京的晨風如此和順 刮在收獲者臉上
    又是一夜辛勞
    欣慰得像顧城或海子們
    剛完成不朽詩章

    在東單 我知道我的生命是輕的
    那一瞬 從所有虛擲和煎熬的光陰中將我點醒
    我看見了一個 不 三個
    北京婊子燦爛的笑
    這疲倦的我青春時節的圣城 轉眼間又讓我覺得
    生機勃勃 煥然一新
    映亮我的微黯

    不一定講普通話
    隔著車身 我沒聽到她們的聲音
    東單之雞
    我的同事們在身后喋喋不休
    談論那兩只皮裙
    我想 也許她們講東北話 安徽話 或者
    一人一個口音
    更重要的 誰開公司可以馬上聘請她們
    作公關和文秘
    她們活兒干得估計會讓老板順心

    或許生活永不會為她們預設那樣的車道
    她們沒時間
    她們夢見了愛
    而深處卻不得不對著午夜敞開
    不是善惡 不是對錯 不是美丑
    她們的淚與笑不具備酸詩們所詠嘆的那種俗美
    她們是靈歌一曲 粗野 生猛
    同性戀和癮君子一輩子都唱不出來

    二十世紀真善美的又一種化身呵
    在世紀末 我有幸在東單邂逅你們
    那一瞬
    我又一次感受到了詩歌久違的召喚


    群星與詩篇



    我即將寫下拜謁群星的詩句
    因為天色將晚
    大地為悲哀籠罩
    屬于我的一切都在不斷逸逃
    屬于一切的我悄悄往花里沉沒
    像一只蟲子,而生活是不敗的花朵
    讓我們吮吸露水
    懂得貧窮和愁苦在民間的下落
    聽,風帶來大片的云朵
    云載著無盡的水墜落
    我將在大雨中寫我的詩句
    黑暗的篇章中群星萬點


    純詩



    得把你自己趕開
    越遠越好
    然后羊會回來
    低下頭,靜靜吃草
    它只吃嫩的,吃完便走開——
    有時趕巧了
    會抬頭發一聲羊的叫
    眼里是你心疼的淚水

    我們在草場上逡巡
    拿著本,數花一般的蹄印,討論
    羊走遠了
    那一刻黃昏真美


    我為遠處的景物傷心



    我為遠處的景物傷心
    它們為什么停在原處
    而不走近來
    與我交談?
    那鐵軌的邊緣
    有霧或瘴氣,
    它們在那兒等誰?
    看哪,傍晚來臨它們多么安靜
    沐浴在
    收獲的陽光下,
    最后乖乖地
    走過夜中……


    沉吟


    所謂 “祖國”
    在我來看倒也簡單
    它是我每早不得不穿越的市場
    雜亂 喧嘩 四下散置著大大小小
    等待食物與錢幣安撫的糙人

    所謂 “承擔”
    在我眼里卻也平凡
    它是你街上偶然目睹的一個娃娃
    在母親的尷尬與呵斥里 哭天搶地
    最后攥著糖 笑嘻嘻離去

    所謂 “詩”
    我們都知道有多容易
    它就是雨天嘛 她和他 悶在屋里
    嗅窗外泥土的涼 聽
    水珠不間斷滴在 銹罐頭盒里

    所謂 “人生”
    何其平淡
    就象我們散步 走過草地湖濱
    黃昏 天與地那一瞬燦爛
    有什麼刺痛了我和你

    2000/3/21
    4/13


    民主




    我曾在一個縣城的樹下
    親耳聆聽高音喇叭的聲音
    那金屬造就的 國家機器的嗓門
    確實讓尚處童年的我感到震驚
    這冷冰冰的玩意兒好像現在不多了
    但有時你能從校園以及邊遠省份的村落
    找到它們藏身的蹤影
    它們默默蹲在那些樹上
    注視飛鳥與行人 麥子和孩童
    每當日出日落 你會發現
    它們閃著隱忍的光暈



    童年時人們還教給我規矩
    不停地教
    不停地懲罰 訓戒
    黑板上每天都會出現一些
    固定的稱謂 固定的說辭 固定的
    贊美與歡呼
    幸好這一切過去了
    但有時你還能 從一些人的名字 從今天
    他們表達愛的方式上看出來
    有時我真怕呀 那種關愛之情
    在一個模糊不清的國度里
    會突然直起腰來



    我被迫喝礦泉水
    被迫買影碟機
    被迫開車兜風
    被迫找銀行貸款
    被迫與戀人親吻做愛
    被迫唱著Rap歌頌真善美
    被迫換洗衣服
    被迫和你們一起詛咒奴隸制
    被迫把兩只啤酒瓶扔進垃圾箱
    被迫讓貓捉老鼠 狗逮小偷
    被迫祝老板生日快樂
    被迫容忍你用美語讀狄更斯
    我還被迫做了一個健康人
    被迫忘掉一個個夢



    它是不可靠的

    它在哪兒

    我想你見過 在影視中見過
    那在湖水邊奮力擲石子的人們
    石子激起一串串漣漪,一點點
    遠去 并歸于虛無

    19991026-27


    身體


    身體在笑
    身體在曬月亮
    身體在查家譜
    身體在solo鼻涕般綿軟的愛情
    身體在救火
    身體在大街的背面
    身體在幼兒園
    在回車 在人大常委會舉手
    在嗅 
    身體在青草上回憶夕陽

    我們的身體否定我們
    驅使我們
    讓我們聽它的起伏
    服從它的饑餓 為它打劫 
    為它販賣最不妥帖的夢
    我們看它呼嘯著飛過去
    直到和一頭牛 一把提琴
    團聚在畫家古典的夢中
    身體想把我們制造成機器
    我們想把它撕成碎片
    一身衣服一天到晚 牢牢地捆住了我們

    那麼我們憑什麼激動呵
    在如此卑微惶恐的一生



    霧里的腳步有點像電影里軍隊開進小城

    霧里也有詩的遺骸:有關牛在濕漉漉的原野上走 以及一些雷同和另類的愛情

    霧在你的自行車座上滴了幾滴露水

    霧里有雞叫 有肅殺 有外省城市早晨短暫的沉默 有壞心情

    霧讓一些模糊的事情日漸清晰起來 比如小時一次罰站 足球場上的一次漏判 國家在街角處扮過的幾個鬼臉

    霧沒有聲帶。沒有手機。霧大起來

    霧把窗簾后我孤獨的臉遮沒 朋友你只聽到了我放松平常的聲音

    如果這時你想哭 但你還是不要哭

    因為霧在這片土地上 會散的

    99.10.10


    自由


    她是最難的
    在漢語里走了八十年
    她老了
    每天 淚水清洗她的衣裙
    為她擦凈窗子 桌椅

    有時她會想起
    那與血和火做愛的青春
    臟手一只只在肌膚上留下了指紋
    粘稠骯臟的精液干去
    她還是她

    我有時在紙上碰到她
    我頭疼
    她那么蹣跚地走著 曾經天生麗質
    而我卻無能為力
    清醒地意識到作為詩人的悲哀

    自由在哪兒呵
    你問我
    我指給你看高樓窗上反射的余暉
    路旁草葉上的淚水
    這個時代的一只蜻蜓
    并告訴你
    這是你我相聚在夢中

    99.9.11


    這一年
    ——懷念卡拉揚


    這一年我走到南方
    陽光燦燦
    青草挺立它樓群般的渴望
    我聽到
    "臺風將至"

    卡拉揚死了
    那是在薩爾茨堡
    傍晚,一盞路燈中止了喘息
    天空將它的雙唇緊閉
    風和麥田
    像回光返照的老人
    背著手踱來踱去

    這一年我在南方住下
    熱風趕著馬匹
    白窗前經過
    我聽到
    "臺風將至"

    卡拉揚死了
    那是少有的閑適
    那是奧地利
    一只手在輕撫大師的棺槨
    沒有人覺察
    空氣里一絲甜意消散

    這一年
    這一年我停留于南方
    我夢見了我親愛的大師



    它開著
    它亮它黑
    它有時喘息
    它使你遠眺時一副傻相
    它讓你想起自己就想到被打開的肋骨深處翕動的肺

    你的歡愉會從那兒跑出去
    你的悲哀會隔著它留下來
    你的笑透著亮
    你的哭讓黃昏蒙上一層溫柔的凄涼
    你的網在電話線上一分一秒鋪著 川流不息

    我看著它上面大小不一的格子
    我看著它外面烈日下謹小慎微的生命
    我偶爾還擦它的玻璃 擋住樓上空調的水滴
    我裝作忽然想起這些年四季和人事的變遷
    我聽 我以為有聲音 我沒聽到任何事情

    可我知道有那么幾次
    你我會面對各自的窗子
    呆呆地想我們和這個世界的感情


    給朋友們


    我知道你們想在我的詩里找
    那種心靈突然被鞭子抽打
    收緊 疼痛的感覺
    我知道

    但我想 我不能
    我不夠格
    因為我的心也曾捱過那一次次莫名的鞭打
    我知道它的疼 那種驚悸
    我想我不能再轉頭贈給你們

    尤其當我發現那鞭影中
    竟也會閃過一縷血腥的自得
    而它又正分明遮擋住了你我
    為奴隸的悲哀


    政府的初戀


    她感受到舌頭的舔噬
    她當然驚訝
    戀人的臂膀令她稍許平靜

    那潮濕不久就讓她迷戀
    包括公園長廊外夜鳥的驚起
    那時她還不清楚
    濕潤是瘋狂的 偉大的 光榮的
    但不一定始終正確

    當她的女兒后來沉湎于網上
    因此獲得職稱 愛情
    她每周疲乏地乘班車回家
    催教數學的丈夫買晚報
    核對中獎號碼
    奮力包一頓餃子
    應付一到兩次爭吵

    那短短的一兩天她會忘記
    早年的夏夜是美好的
    現在的高墻是堅強的
    她會猛的想不起戀人當年的模樣
    她會突然在咱家廚房的隔壁唱起
    一首過時的歌
    呵 她真的忘了

    穿不起制服的"政府"
    野百合也有春天


    人渣


    我見到了人渣的模樣
    那是在冬日的早晨
    從久違的鏡中
    我看到徐緩的陽光
    在墻上爬動
    還有我自己

    我的笑那么曖昧
    酷似童年消失的好色父親
    嘴角有一絲嘲弄
    雷同于街上的那些人
    我的眼有一種悲哀 伴著生活的閃閃爍爍
    我的手仿佛在抖
    模仿著某部電影里的叛徒
    我的煙被嘴唇狠狠叼住
    像好萊塢鮑嘉老頭 活過來當了歹徒
    耳朵在面頰兩側收緊
    似乎正準備收聽 來自這污穢世界的所有
    噩耗
    頭發可笑地一根根豎著
    酷似夢中無數次嘲笑的一個白癡

    最可怕的是我這么一面看著
    還無意中輕松抹了一把臉
    我意識到年華己逝
    冷風如此輕易地鉆進了我的窗子
    我拼命用毛巾堵住嘴
    不讓它發出任何聲音


    CD


    1

    這是那人的歌聲嗎
    這是哪個人

    哪個人的喉音
    早晨與懶散

    宿夜的酒
    更新一些的汗

    可能有過毒品
    也可能有精斑

    可能在薩克斯聲后藏了聲鄉下短笛
    可能在窗簾拉開前有一兩次朋友來電無人去接

    接下來的我聽到了
    愛情 飛翔 殘忍

    母親 故鄉 大火中的城市
    電車上的一只手

    森林和河流在我耳畔飛馳
    誰告訴你們歌聲可以這樣完成

    可它就是這樣完成的
    它 它們

    2

    時而是香水
    時而是唇膏

    在我做編輯的那些日子
    我被搞暈了

    女人們回答我它都是
    它涂改了質樸的生活 也擦去了我

    可它沒擦去
    那些寬敞的柜臺

    銀 或者黑
    顏色們一點點 一天天

    擦去永恒
    擦去庸碌不堪 一生

    3

    順序排列
    仿佛天然

    可笑的兩個字母
    可愛的兒童形狀

    C和D走在藍天里
    走在國土上

    走上屏幕
    不知疲倦 走進夜

    當我們以為掌控了它們
    它們正完成自身的使命

    總是這樣
    秘密無所不在 花朵暗中開放

    當然有時也會遺忘
    那是我在紙簍邊撿起它們

    它們撿起了我
    還一臉同情


    好媽媽,老媽媽


    這般的時辰黃昏已經到來
    這般的時辰道路已經堵塞
    緊貼窗玻璃冰涼的面頰
    我知道母親正涉過人流向家走來
            
    呵老媽媽天已經轉暗
    呵老媽媽我們為何不見你的歸來
    祖父母在屋內懨懨欲睡
    父親與弟妹諦聽門扉
    爐火把紅光慷慨贈送
    呵老媽媽我們為何還不見你的歸來

    一輛輛街車飛馳 
    緊貼窗玻璃
    我們的鼻子微微振動
    雨開始下
    要是你死了怎么辦
    好媽媽
    要是你死了怎么辦

    呵老媽媽天已經全暗
    呵老媽媽我們怎不見你的歸來
    長輩們靜候屋內他們想些什么
    安詳如我們數過多遍的飯桌杯盤
    弟、妹的歌聲流淌到遠方
    老媽媽莫不是災禍降臨你已不在

    人頭涌動斜雨飄飄
    好媽媽你發覺自己被車輛碰倒
    你緊閉雙目承受寧寂
    兒女自遠方奔來然后肅立嚎啕
    呵我們年輕的好媽媽老媽媽
    莫非你真要將我們伸出小手甩開

    緊接著門扉敞開腳步凌亂
    我們的老媽媽站在面前
    她說順路去了某某家
    她說誰誰問候父親請他擇日盤桓
    她側身對發呆的孩子笑笑
    彎腰替他們擦干雙眼

    呵我們的好媽媽你回來了我們多高興
    請原諒我們孩童瞬間的謬想
    在與魔鬼相搏時我們勝了
    我們保護了自己的母親盡管她不知道
    那一刻我們在想我們的好媽媽不能死
    她不能死要是她死了我們可怎么辦


    悲憫


    何曾有過

    當那只雞跺在市場的一張破桌下忽然喊出
    "看,黃昏,一天里明亮的徹底沒了!"
    你掩面而泣過嗎
    ---哪怕是作秀

    我不止一次感受到這些
    風有時強烈地撞擊著陽臺與門窗
    以及外面的千百家陽臺與門窗
    日光被城市的沙暴遮沒
    衣服從衣架跌回到骯臟的地面
    鳥死命撞著籠子
    ---這難道僅僅與我有關嗎

    當網頁被撬
    電話被提成 信件被偷窺
    你工資上的薪水被提走
    父母多年前的腦漿給人抽換
    ---你所有球鞋和內褲里的憤懣
    又算個什麼 孩子
    你用來扮酷的新胎是爆的

    一座城毀掉了
    又一座城毀掉了
    現在 當我看到一堆新磚又開始運抵此地
    我為什么竟會有如許蒼涼的感覺呢
    啊 我說
    別倒 別倒 我確實已不忍再
    ---見其觳觫


    感傷


    在我有限的閱讀生涯中
    那些遙遠語種的詩篇屢屢令我驚異
    比如我忘記名字的一個 希伯萊語詩人
    他寫在耶路撒冷的一次早餐
    他寫餐桌 寫玻璃窗外的街景
    然后是槍聲 是腦漿
    與臺布上花朵的想象

    誰都知道那是他生活的城市
    他屬于的世界
    我們無須親自拜訪哭墻就能驗證
    作者的誠實
    而我們能留下什么
    面對情變有人去歌頌老玫瑰
    看到陽光的瑰麗有人卻興奮地要談他吮吸過的
    所有內褲

    想想你忘了什么
    鑰匙
    你的鑰匙是不是還能打開另一戶陌生的人家
    你將發現什么
    尸體
    生日聚會
    你家鄉的初戀情人在這里瘋狂賣淫
    鑰匙帶你發現黃金

    或者是一雙鞋
    你買壞了
    你因之和店主一場撕打
    你進了局子
    你又被局子里店主的哥們一陣胖揍
    這貌似小說的際遇
    一雙鞋能不能讓你的詩變得有力可信

    你忘記了白粉
    它就在你的城里賣著
    多少人和它一起飛了
    但有一兩首動人的歌兒留下來
    你記住了童年 還回憶它
    可你回避了這個回憶本身蘊藏了多大的不幸
    你為什么不能把它寫出來

    一片葉子 它一波波滑翔過了
    我們流淚的夢邪惡的夢
    一捧骨灰 它逼你顯得酷
    顯得與輝煌與瘋狂如此無緣
    注定難以持久的親吻
    不時在詩中閃爍眷戀的甜香
    那偶然聽過的槍聲 沒法不讓人
    對緘默對曖昧對人生
    浸滿無限厭惡和沮喪

    現在
    當有人將這些視作感傷
    我愿意承認
    我時代的一切與我血脈相連
    而我的感傷已來得太晚


    中國詩歌庫 中華詩庫 中國詩典 中國詩人 中國詩壇 首頁

    3d试机号每日快报 www.onceders.com:栖霞市| www.spc2.com:婺源县| www.guccibagsfactory.com:灌南县| www.phukettech.com:贵德县| www.tianxiaojyh.com:建宁县| www.yarnundyedusa.com:庄河市| www.hg19678.com:松桃| www.reitzhausproductions.com:龙南县| www.schuttemsa.com:东乡县| www.minilobo.com:长岭县| www.m8986.com:衡南县| www.fzu123.com:邹平县| www.pouyateb.com:仙游县| www.cccasas.com:民丰县| www.qipushi.com:岳西县| www.tosarang.org:循化| www.submitbookmarkingsites.com:梁河县| www.themobilitypov.com:丰镇市| www.hornyhomepages.com:田阳县| www.dcgrill18st.com:湘乡市| www.pc800buysell.org:芜湖市| www.scacsl.net:贵州省| www.blimprobotics.com:兴安盟| www.chcdistribution.com:弋阳县| www.jslhsx.com:廉江市| www.anjiutea.com:察雅县| www.jybncm.com:上蔡县| www.70088j.com:岳西县| www.georgepappasltd.com:长丰县| www.morethanmusichk.org:奉节县| www.theabsenceofsounds.com:大渡口区| www.edenspringshotel.com:鹤峰县| www.shatac.com:汝州市| www.jugouyao.com:磐安县| www.danwolfforsenate.com:双柏县| www.theraters.com:云阳县| www.rqxbw.cn:冕宁县| www.jt1h.com:清河县| www.smsactivation.com:翁源县| www.f3n3.com:托克逊县| www.spoiledrottencatsociety.com:玉溪市| www.wwwhg5416.com:巴林左旗| www.fomrf.org:鹤岗市| www.sjacm.com:上高县| www.jsd-iap.com:荆州市| www.property-in-nigeria.com:清苑县| www.rdrpw.cn:河东区| www.kashoubangzongdai.com:金寨县| www.desengulu.com:漳浦县| www.ph655.com:察哈| www.cdzhyz.com:乌兰县| www.merrtoshop.com:尼勒克县| www.jsccdt.com:宜黄县| www.yiju188.com:石门县| www.live2save2live.com:义乌市| www.cnmbd.com:平武县| www.bdkindustries.com:铜山县| www.ontwolegs.com:会宁县| www.jsjingming.com:胶南市| www.559367.com:军事| www.bikerzworld.com:安泽县| www.sinchua.com:安西县| www.chris-sabin.com:巨鹿县| www.0514dc.com:偏关县| www.kozataksi.com:莱西市| www.rq6.net:无为县| www.cp3557.com:开封县| www.505love.com:东宁县| www.charitybackpackers.com:韶关市| www.woyoracing.com:鱼台县| www.tekirotools.com:禹州市| www.ebuygift.com:临高县| www.mariahturkiye.net:乐陵市| www.5387753.com:井陉县| www.greenbychance.net:宣化县| www.omegastresser.com:沅江市| www.cp7172.com:岫岩| www.hexin518.com:阜阳市| www.tribpeel.com:墨脱县| www.bearmouthrvpark.com:上杭县| www.mikepetch.com:神农架林区| www.thebasketgourmet.com:青浦区| www.healthinsurancenewyork.net:灵武市| www.dawntoner.com:合作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