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wo9ov"><meter id="wo9ov"></meter></rt>
<rp id="wo9ov"><meter id="wo9ov"><acronym id="wo9ov"></acronym></meter></rp><rt id="wo9ov"></rt>
    <rt id="wo9ov"><optgroup id="wo9ov"></optgroup></rt>

    <source id="wo9ov"><nav id="wo9ov"></nav></source>
    <tt id="wo9ov"><noscript id="wo9ov"></noscript></tt>

    <tt id="wo9ov"><form id="wo9ov"><label id="wo9ov"></label></form></tt>

    啞石詩選

    啞石(1966年-),四川廣安人。現居成都。

    進山 滿月之夜 雷雨
    黎明 野蘋果樹林 交談
    尺度 氣流 小動物的眼睛
    巖蝶 亮處 日常生活
    無題 饋贈 琴鳥
    幼鷹 大鼓 打盹
    真實 山中靜湖
    歲月 音柱 曾有數次 我被月色驚起
    哦 海倫 抒情 守護神
    象征


    進山

    請相信黃昏的光線有著濕潤的
    觸須。懷揣古老的書本  雙臂如槳
    我從連綿數里的樹蔭下走過
    遠方漫起淡淡的彌撒聲。一叢野草
    在漸濃的暮色中變成了金黃
    堅韌  閃爍  有著難以測度的可能。
    而吹拂臉頰的微風帶來了崢淙的
    泉水、退縮的花香  某種茫茫蒼穹的
    灰塵。“在這空曠的山谷呆著多好!”
    一只麻鷸歇落于眼前滾圓的褐石
    寂靜、隱秘的熱力彎曲它的胸骨
    像彎曲粗大的磁針。我停下來
    看樹枝在瞑色四合中恣意伸展──
    火焰真細密  繪出初夜那朦朧的古鏡。
    


    滿月之夜

    現在  我不能說理解了山谷
    理解了她花瓣般隨風舒展的自白
    滿月之夜  灌木叢中瓢蟲飛舞
    如粒粒火星  散落于山谷濕潤的皺褶
    有人說:“滿月會引發一種野蠻的雪……”
    我想  這是個簡樸的真理:在今夜
    在凜冽的沉寂壓彎我石屋的時候。
    而樹枝陰影由窗口潛入  清脆地
    使我珍愛的橡木書桌一點點炸裂
    (從光滑暗紅的肘邊到粗糙的遠端)
    曾經  我晾曬它  于盈盈滿月下
    希望它能孕育深沉的、細浪翻卷的
    血液  一如我被長天喚醒的肉體
    游蕩于空谷  聽山色暗中沛然流泄
    


    雷雨

    被一根充滿靜電的手指緩緩地
    撫摸  沒有不安。這是先兆:
    山谷中的雷雨來得總是那么自然!
    微風催促微褐、溫存的指頭
    沙沙地  將萬物包裹的細小靈魂
    從里到外摸了個遍:黃葉肥大
    漿果正把油亮的脂液滴落如絨的苔蘚……
    接著  雷雨會在漸漸空闊的身體里
    升起、釋放  引發出山谷巨大嗡鳴的震顫
    也許  這里的雷雨與別處沒什么不同
    我能肯定的是  幽暗與明亮交錯的山谷里
    雷雨會使飛鳥的骨骼變得硬朗
    而仿佛突然間冒出的花花草草
    在喊:“嗨  讓我流水般活上一千年!”
    


    黎明

    勿需借助孤寂里自我更多的
    沉思  勿需在鏡中察看衰老的臉
    其實那鏡子也和山谷的黎明
    一樣朦朧。今天的黎明就是
    所有的黎明。露水、草霜、清凈山石
    偶爾會泄露礦脈烏黑的心跳。
    “你未來之前  它就這樣做了。”
    現在  你是一粒微塵溶在黎明里
    筑一間石屋  只是為了更為完滿地
    體驗肉體的消亡  體驗從那以后
    靈魂變成一個四面敞開的空間:
    昆蟲、樹木在這里聚會、低語
    商議迎接沐風而至的新來者
    就像鏡子迎接那張光茫四射的臉。
    


    野蘋果樹林

    石屋背后的山坡上  有一片
    野蘋果樹林。大概占了半畝地左右吧
    去年  我用山溪里搬來的圓石
    壘堆石屋時  還不覺什么異樣。
    今年春天  一個藍霧散盡的清晨
    山谷才指點給我這美妙的景觀:
    密密匝匝的白花如浴女羞怯的凝脂
    正在屋后攝魂地晃閃…“怎么這樣粗心呢
    即使作了秘密之美的鄰居也不知曉?”
    我想:不能隨便去探訪這片果林
    要等到初夏  一個大風驟起的黃昏
    當成熟的果子噼噼啪啪墜落屋頂
    我會飲著溪水  品嘗那賜予我的
    直到一種甜澀的滋味溶在骨髓里面……
    


    交談

    今天是個晴和、新鮮的日子
    撥開齊腰深的草叢  在山谷里
    我找到了那些鳥蛋藍幽幽的聲音:
    暗褐是野鴿的  銀白是雷鳥的。
    作為山谷中萬千事物恬靜的一員
    我站得如此之近  又深深注視著……
    或許  我真的領悟了植物們
    潦亂中的精確有序  領悟了動物
    溫順隱忍、但又迥然相異的命運──
    瞧  山體里潛伏的鎢礦正沙啞地
    悸動  其額頭潤澤、堅韌……
    而當我試著與周圍徹夜地交談
    那雙宏大之手就會使一切變得簡拙
    像流泉  轟的一聲將星空、微塵點燃。
    


    尺度

    晌午  坐在巨松敞開胸襟的
    樹冠下  象一只搖晃但又緘默的土甕。
    我肯定那不為人知的力量
    已緩緩向我靠近:如果說枝間的蛛網
    懸垂  如清晨的露珠閃亮
    那也是這易碎的物事有著向光的屬性。
    坐下來  想想  在狹長的山谷里
    在那些綠絨絨苔蘚覆蓋的山石上
    我曾發現幾個巨大而深陷的腳印
    似乎那習慣于處理宏大事物的手
    已在不可能預想的細微處留下證明:
    多么不同的尺度!幾綹濕亮的蛛網
    幾個曾將山谷視為兒戲的腳印──
    你聽  空中總有悶雷碾過的軋軋之聲
    


    氣流

    秋冬之交  山谷被氣流襲擊
    黃色的、白色的氣流裹走了遠景與近景
    一切都在模糊的光陰里動搖
    看不見距我七步之遙的流泉
    卻反復聽見那響聲  一定有什么
    在恬靜地掰開它輕盈無比的骨骼
    細數、玩味  這感覺我也體會過
    當長夜的食肉動物啃嚙石屋的墻角
    我躺著  因為某種久遠的靜寂
    腐爛的風中突然升起了絢麗的繁星!
    哦  山谷孕育的一切必將衰老
    包括她對我強大無比的蔑視、關心
    那時  我們因這渾濁氣流共同經受的
    也許會隨黝亮的泉水慢慢澄清
    


    小動物的眼睛

    老實說  對于山谷中的小動物
    我心懷愧疚  無法直面它們的眼睛
    那里面有紫色的霧(沙沙流曳著)
    有善意的、并將在膽怯中永恒存在的
    探詢。當暮色伴我回到石屋
    它們就出現  于眾多暗處
    創造我  且期待比那皺褶、潮濕的
    樹皮  人能給出更為堅定的音訊。
    我知道  即使躲進隨手翻開的書里
    它們也會在語詞的空白處探出頭來
    望著我  低語將要蒙受的羞辱、泥塵。
    是的  到了牙齒一顆顆疏松、脫落的晚年
    我還會記起這一切  堅持著
    并用靈魂應答那再度斂聚的童真
    


    巖蝶

    即使青銅色的巖蝶在每一樹枝上
    啁啾(它們被山谷的靜謐鼓蕩著)
    我也不會把這里當作未來生活的起點。
    想一想  在蒙昧的心靈和微塵間
    山谷奉獻出比落日還要金黃的舞蹈
    奉獻出尺度、兩種完全不同的時間:
    雨后腐葉覆蓋的山路經不起響聲
    卻代表童年  緘默  不可觸摸
    它沒有任何秘道通向混沌的現在
    一如陰影難以接近焚燒的清泉。
    想一想  只有它們才是真實的。
    三十年后有人會蒙著臉找到這里來
    看見和巖蝶大聲交談的仍是那個影子
    多么奇異  仿佛一切都來不及改變。
    


    亮處

    這樣的夜晚  我會步出石屋
    到山谷被月色洗凈的每一亮處去
    那里  有我已很熟悉的風物
    它的體溫、柔發  鼻尖上的褐斑
    以及低沉嗓音中慢慢變黑的霜漬
    我都很清楚。但我還是要拜謁它們
    象第一次那樣  不放過任何一處──
    也許  就在前面最平凡的荊棘叢里
    久已失掉音訊的友人會突然冒出來
    抱著一捆枯枝  雙眼朝氣勃勃……
    “不止一次了!”濕潤的山脊上
    我遠眺著仿佛降落在石屋頂上的月亮
    橙黃、渾圓  驚異于自己的變化:
    粒粒星宿  從胸脅間緩緩踱出……
    


    日常生活

    我說  山谷的日常生活是綿長的
    在清風撫唱的秋日里收集漿果
    抱回干得可以燃燒的枯枝
    (它們常被野獸的皮毛溫暖得發抖)
    這是生活;讓濕滑的山石絆上一跤
    爬起來  揉揉紅腫的膝蓋
    然后一腳踢開跌出的、不中用的老骨頭
    這是生活;夜讀  感受石屋的
    蔭涼  以及犁鏵翻開的鐵灰色寂靜
    這是生活;從這片榛樹林縫隙望出去
    落日正拍打著幽深的、細浪如雪的大海
    象一個永恒的幻覺  這也是生活;
    如果允許  心象會比大海更大、更濕潤
    “它的千秋微響  本是一股承諾之火!”
    


    無題

    忘不了野葡萄那紫藍郁郁的顏色:
    源自肌膚的渴意和夢想
    薰染  沉迷  張開焰火的手指
    并不攫取  只是緩緩將一切搖晃
    瞧  山谷的憂郁開始充溢微芒
    那顆歇息斑鳩的香樟仍是香樟吧
    且是最為遲疑的一棵?看起來
    斑鳩的彩羽綻放得不可思議
    如此絢爛  超出了愛、理智的設想━━
    當然  更不可能有心如死灰的人
    走過香樟  滿嘴野葡萄溫熱的
    汁液  顱內卻降下凜冽的白霜
    想一想  遠方暗香拂動的月影里
    夜初生  露水亦有沉沉的重量……
    


    饋贈

    山谷給我的最重要的饋贈
    不是詞語  不是夜露打濕的大小物事中
    那多音節虹彩、寂靜的秘密完成
    甚至  它永遠不會是眺望
    不會是低矮星空和咚咚心跳的地表
    之間  那夾雜火星的松軟煙云
    (當我燃起篝火  烘烤暗月和我
    潔凈的肉體  這煙云就更濃厚了
    它發出咻咻的、埋頭飲水的聲音)
    昨晚  在山風疏散低回的夢中
    山谷是一個目光剛毅、耿直的老人
    而清晨  時間的濃霧散開
    我看見滿山谷碩大、紅艷的喇叭花
    這滴滴熱血  怒放著異常堅韌的柔順……
    


    琴鳥

    銀灰與淡綠駁雜的灌木林里
    一只琴鳥  淡淡暮色中遺立
    它籟籟顫晃而又寂若不動的羽毛
    仿佛正從另一個夢中長出來
    這么鮮亮  散發出紅銅才有的憂郁
    關于它  我沒有更多的可告訴你
    一如在它面前喚起的舊事
    只留下童年幾次清新而讓人心疼的
    遭遇(那時驚奇與蒙昧完美地組成
    夢境  黃黃的桐花總是落滿一地)
    然而  它是我忠貞不渝的朋友
    除了幼神一樣的清鳴  我熟悉琴鳥
    所有的秘密  而它的叫聲究竟怎樣?
    我等著  直到天色緩若水流地暗下去……
    


    幼鷹

    一頭幼鷹滑過澄朗的山谷
    那投在地面并被反復折疊、移動的
    是比它龐大數倍的陰影  高處
    陽光摩娑著青輝色的鋼鐵尖嘴
    一顆熾熱、泵動的心  一雙
    冷峻的比雷電還要迅疾的眼睛
    如果時間允許  它的一生不會虛度
    通過奇異的練習  嘯叫、俯沖
    賜予獵物精確得令人咋舌的命運
    或者  在掉光樹葉的禿枝上歇息
    看見遠方另一只純白而朦朧的巨鳥
    仿佛天堂落下的一朵雪花。它想下來
    與這只溫柔的無名之鳥結成伴侶
    到巨大陰影中去  緘默著示威、游行……
    


    大鼓

    寂靜之藍親吻著山谷的每一角落
    在這里  在滿坡亂石和金銀花中
    生命的思慮已顯得非常多余。
    花香和塵土不是把血管塞得滿滿的嗎
    而大風鞣制的胸口  如同野牛
    粗樸的皮  上面有烈焰細致的紋路
    也有星空沉重得要墜下去的憂戚
    你不是可以把它擂得咚咚地響嗎
    仿佛擂一面暴雨的大鼓。是的
    純潔的生命中  該來的終將會來
    而已經來到的也將謙恭的駐留下去!
    當花香掀開身下那塊沉沉的石頭
    一只黑色巨蝎徑直無聲地爬了過來
    我澄澄迎著它  眼里沒有恐懼。
    
    激流與峭壁之間  有一顆松樹
    
    激流與峭壁之間
    你幾乎不存在  卻異常圓滿
    這符合山谷的秉性──
    依靠一棵松樹隱秘、純凈的
    呼吸  閃色的果肉出現
    你出現  松針的清鳴出現
    當樹漿從高處引回的時候
    我認不出這簇新、古老的面龐
    恍若另一面鏡子  巨大、渾圓
    由細密的山露簌簌凝聚而成。
    那鏡像中有只犄角(綠色)
    變幻的氣息比我更為強烈
    拂一拂  嘩啦啦喧響。空氣
    多謙恭  有肉體移動的溫暖!
    


    打盹

    有時  我在山谷的凹處坐著
    打盹  讓熙風輕柔地拂過野草
    拂過倦意的指尖(這凹處的
    野草總是又茂盛、又新鮮)
    誰都知道  隆冬來臨的日子
    雪花會靜靜從另一空間飄落
    將凹處填平(提示某種循環)
    是呀  天地間那悠遠的古意
    盛大  反復浸潤事物粗礪的臉龐
    (它可知道  草根會漸漸轉暗?)
    此時  天光編織著淺淺的睡意
    恍惚中  我看見另一個我
    自軀體里跨出  大笑著
    倒進草叢  滿身綠光盎然……
    


    雨后的林子里  綠葉如洗
    就在那沉沉的、甜中發暗的廣大氣息中
    肯定有我輕輕翕動的鼻翼;
    空中  一束束光被看不見的磁力
    聚攏、賦予虹彩  注入黝亮的雙眸;
    甚至  當松濤顫鳴著黎明的山谷
    我的耳朵就是盛納呼應的區域……  
    哦  這些生命的器官都曾遺失
    (那時我住在遠方  喝著冰水
    想象無邊的落日)而在亙古的山谷里
    我每日都有重新找回它們的欣喜──
    如有耐心  還會找到締結歲月的核
    奇異、柔軟的核  會慢慢長成果實
    它告訴我:生命  不是一種距離!
    


    真實

    散步于藍色月光和森嚴險峻的
    山影  我心明如鏡
    這山谷  這腳下微微喘息的幽僻山徑
    將順著斜坡把無言的真實登臨?
    就在頭頂三寸高的樹枝上
    一團團濕漉漉的蛛絲拂面垂下
    送來紅塵那苦杏仁味的清新
    這是一株隨處可見的落葉喬木吧
    可能  我體內有一面孔淡紅的嬰孩
    希翼著在這樣的夜色中蘇醒──
    它是仁慈  一粒烏亮緊縮的堅果
    或是那永遠都無法面世的豐盈、無名?
    你看樹脂在前方孤獨地分泌
    更遠處  響起未來咚咚心跳的聲音……
    


    山中靜湖

    翻過這道胭脂色火頁巖的斜坡
    就會看到湖水  一個幽深的所在
    湖岸的綠色灌木濃密得無法插足
    似乎要把一切噪音擋在意識外面
    我驚訝于湖面沒有一絲水霧
    水這么藍  藍得足以刺酸飛鳥的雙眼
    我想  這就是童年夢見過的那面鏡子了
    由浩淼星空綿綿的意志制成
    卻從來、從來不肯掀起半點波瀾:
    如果把雙手浸入這寂然不動的湖水
    那醇厚的寒意  是否會像隱形之火
    猛然咬斷貪婪的手腕?想一想
    山谷把它、長天共擁進溫暖的懷里
    經歷了漫漫歲月  卻從來沒有厭倦──
    


    歲月

    晚上  我象一團靜謐的火光躺著
    聽石屋外時近時遠的蟲鳴
    如果是初春  空氣就收縮
    蓋住蟲鳴的將是新葉綻放的噼叭聲:
    經過山風日復一日的拍打
    這石屋的顏色已愈來愈黯淡、沉穩。
    嗡嗡響的屋頂會有某物竄過
    雙眼綠螢螢的  在月光下舞蹈
    它是否領略過山谷無限循環的過程呢?
    當一切若有所思  我會奉獻出什么
    一如暢飲過的山泉在腹腔中回旋、
    升騰  并化為山谷廣闊的體溫……
    哦  能保持自然流暢的謙恭真好
    我躺著  聽萬物隱秘的熱力火光沉沉
    


    音柱

    可以設想  山谷的另一角落
    那寒冷的白色音柱將被某人分享
    這是臘月  他陶醉、噤聲
    傍著山體里锃锃黝黑的鎢礦
    “如此曠逸之人期待著未竟之物!?”
    在烏鴉略帶金屬氣味的尾音中
    我非頑石  亦有新穎的血
    沽沽地在白雪覆蓋的山溪里流淌
    山溪長久  忍冬花簌簌淺唱
    目睹著……這同樣可以設想
    曾有一刻  他來了又匆匆逝去
    恍若一支箭穿過顫鳴的巨大空茫
    讓我解開時辰薄薄的衣襟吧
    搓暖了手  摸摸音柱彎月形的心臟
    


    曾有數次 我被月色驚起

    曾有數次  我被月色驚起
    那沉沉壓在身上的粘稠而模糊的
    喘息  是一頭無辜之獸的喘息
    它在不為人知的黑暗中誕生
    聳著肩  雙爪陷進我蟬翼般的胸骨里
    而今我醒來  感到鉆石一樣的月光
    會倏然洞穿身邊裸露、顫搖的一切
    它會化為青煙?或隱著形不肯離去?
    總有一天  我會看清它的面目
    如認識自己。還是到月色澄朗的外面去吧
    散步、細細思忖每一卑微的事物
    且把它作為漫漫睡眠的永久秘密──
    而當我再一次睡去  月亮沉落
    它  已是暗星與天邊曦光細密的結合體。
    


    哦 海倫

    秋日山谷的微風貼著滿坡亂石
    吹送  它也吹著溪流里黯淡的落花
    吹著水流深處若隱若現的痛──
    哦  纏裹于胸口的點點銹跡
    泅開  象塵埃飄向往事無數細小的眼簾
    它的輕盈  即是萬物變遷之重。
    而漿果在浩大而低沉的吹鳴中閃現
    隨著風的纖足把樹梢踩得彎了、又彎
    你會看見飄移的大海、著火的星空……
    哦  升起!噓噓火舌中升起的海倫
    潔凈、滾圓  有一對野葡萄似的眼瞳!
    她歌頌隱秘的熱力觸及花之
    骨朵  如同秋光靜靜照耀滿坡亂石
    他說:“臨風之石會醒來、嘎嘎滾動……”
    


    抒情

    山谷  請允許我  允許我
    將你每一寸健美、粗礪的肌膚動用
    如果五月再度來臨(山影變藍)
    我就是你濕潤的腿彎  是不安而火紅的
    山楂樹叢  我會在舞蹈中呼喊:
    “大汗淋漓的日子快來  痛快地來!”
    即使長夜不去  我也不后悔
    因為你會允許將更秘密的事物動用!
    譬如沉鐘的幼獸心臟  譬如
    頭頂那嘩啦啦綻放青花的浩淼星空
    甚至  我就是夜露墜落的一次靜霎
    是你的健康  是你甜蜜而危險的山風……
    噢  山谷  我是愛你的呀  請允許
    我與你有同樣樸拙而深沉的脈動!
    


    守護神

    讓我再一次說出溫熱的月光
    當深秋的黑夜給山谷帶來了些許
    寒涼  我想象月光是橙子濃濃的汁液
    (天空中只有一個金黃、渾圓的甜橙)
    想象它是草根里紅色電流的激蕩
    (幼獸輕撫草根  骨節叭叭直響)
    催我在秋夜不停勞作的是命運
    噢  月亮  我的守護神  讓勞作
    慢慢烘烤、驅散你孤單的遲疑吧
    有一天  我會躺在山谷永久睡去
    只為成為另一個眾神樂意品嘗的甜橙
    成為駐留于塵土深處的微型月亮
    我說:你聽見了我謙卑的手指還在靜靜生長嗎
    它是你肉里的新芽  是春草喧嘩的跡象
    


    象征

    這山谷絕非象征
    因為我觸摸到了
    這山谷絕非象征
    因為我觸摸到了它憂郁的眼神
    這山谷絕非象征
    因為有一瞬我觸摸到了它憂郁、熱烈的眼神
    這山谷絕非象征
    因為這一瞬即是眼神變成刀子的一瞬
    這山谷絕非象征
    因為刀子埋進肉里  有一生那么長
    這山谷絕非象征
    因為刀子會吱吱叫  發出牛蒡花的聲音
    哦  這山谷絕非象征
    因為刀子終將熔化  且化為血流、沉靜。
    


    中國詩歌庫 中華詩庫 中國詩典 中國詩人 中國詩壇 首頁

    3d试机号每日快报 www.thatspread.com:芜湖县| www.gxcjg.com:砚山县| www.onlinefloraldesign.org:会东县| www.redrosemovie.com:抚顺市| www.themobilitypov.com:铁力市| www.achetervigrxplus.com:赣榆县| www.monobin.com:繁峙县| www.6819666.com:西充县| www.mancharus.com:石景山区| www.fudianpian.com:泸西县| www.blue7088.com:河西区| www.shstlawyer.com:高尔夫| www.texastroop424.org:莱西市| www.zgkzjz.com:铜梁县| www.thechamplife.com:高雄市| www.gearsexporters.com:开原市| www.cokhiduchai.com:灵宝市| www.cp3380.com:名山县| www.crucerocapitalesbalticas.com:西乌珠穆沁旗| www.cp3929.com:临颍县| www.banthuoconline.com:南丹县| www.d4ed.com:湖口县| www.yiqitt.com:太仓市| www.rutthe.com:阿坝| www.thejoyryders.com:怀集县| www.clubxshow.com:温州市| www.soulmotivedjs.com:丰镇市| www.cencorjeans.com:射洪县| www.pokerglyphs.com:苏尼特右旗| www.lianyunlipin.com:长白| www.o-pipe.com:淮南市| www.nadabula.com:中山市| www.solar-toys.org:兴隆县| www.798666t.com:乐陵市| www.v9176.com:商南县| www.tyrzdb.com:外汇| www.happydogvideo.com:鞍山市| www.chocolate-artist.com:长乐市| www.cheapcialisnow.net:上蔡县| www.jslhmm.com:龙岩市| www.lxgggs.com:永泰县| www.ddmjml.com:巩义市| www.ixiaoo.com:湛江市| www.eticketfiling.com:大竹县| www.jnddq.com:朝阳市| www.beautysalonsolutions.com:家居| www.sdlige.com:上栗县| www.sermicomair.com:科技| www.allnaturessafeway.com:越西县| www.senamobilyadekorasyon.com:兴山县| www.pyweitong.com:洛南县| www.spiritridersmc.org:胶南市| www.healtheworldtour.org:正宁县| www.tagged-login.com:突泉县| www.scriedespretine.com:大竹县| www.javadshadkam.com:合水县| www.diextro.com:周至县| www.932316.com:泽普县| www.fm556.com:北辰区| www.microseep.com:凌海市| www.paperswall.net:永济市| www.drproductivity.com:通州区| www.sclxss.com:米林县| www.6565g.com:罗定市| www.tuvikimhac.com:高要市| www.zamanbook.com:临猗县| www.fieldsue.com:兴文县| www.n6989.com:明溪县| www.shahnawazenterprises.com:兖州市| www.qpjmw.com:延安市| www.mftyd.com:铜陵市| www.iflix32.com:腾冲县| www.youngwon1004.com:昆山市| www.shyfgy.com:临沭县| www.chaobi123.com:西乌| www.debian-mirror.com:丹阳市| www.2828anime.com:翁源县| www.yuexiangshipin.com:平顺县| www.speaklan.com:霸州市| www.wwwhg9906.com:宁海县| www.manytronics.com:扬中市| www.tynale.com:隆尧县| www.bymio.com:习水县| www.irenecroce.com:犍为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