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wo9ov"><meter id="wo9ov"></meter></rt>
<rp id="wo9ov"><meter id="wo9ov"><acronym id="wo9ov"></acronym></meter></rp><rt id="wo9ov"></rt>
    <rt id="wo9ov"><optgroup id="wo9ov"></optgroup></rt>

    <source id="wo9ov"><nav id="wo9ov"></nav></source>
    <tt id="wo9ov"><noscript id="wo9ov"></noscript></tt>

    <tt id="wo9ov"><form id="wo9ov"><label id="wo9ov"></label></form></tt>

    趙紅塵詩選

    趙紅塵(1968-),1968年農歷4月11日生于廣東茂名。1986年開始寫作,主要作品有組詩《油畫農民·三部曲》、《白天鵝》、《致失敗者書》、《擊壤歌》、《愛情碑》、《木偶生涯》、《天地十四行》、《無色花》、《對月亮的總結》;詩集《公開的情詩》、《未來的情人》、《新娘寓言》、《酒神醉了》、《自轉》、《理想詩篇》。

    天地十四行 


    天地十四行

    天地十四行
    HEAVEN AND EARTH SONNET
    
    
    天卷
     
             
    神圣的標志
     
    
    堅持與反對的聲音在人類內心的
    地平線上交響,趁太陽還沒有升起
    撒旦還沒有投胎,孩子還沒有懂事
    我還沒有寫出代表詩歌最高水平的詩
     
    趁年輕的命運女神還沒有下定決心
    各民族的傳統技藝還沒有失傳
    正義的火焰還沒有熄滅,大地還沒有變成戰場
    艾滋病的痛苦還沒有像愛情一樣普及
     
    在引起主權糾紛的二室一廳或三室一廳中
    生命之鐘在身體之外沉重地敲響
    生命之鐘的發條在身體之內越擰越松
     
    趁堅持者還沒有退去頭上的光環
    我把光環稱為神圣的標志
    并在天空豐富的表情里恢復笑容
    
    
    誰才是神的兄弟
    
     
    誰才是神的兄弟?把月亮搬回家中
    我仰望的膚色在天空蔚藍色的愛撫下
    漸漸激起融解的反應,星星是火的殘余
    它們在難忍的自戀里忍受,呻吟不止
     
    文字從內心走過,文字隨同內心的變化
    排列成空中的十字之城,守門人不是月亮
    月亮早已被我搬回家中,我敬愛的神
    如今被怕死的有錢人供奉著,但不真心
     
    誰才是神的兄弟?兩個人的寧靜打破以前
    天空被閃電之手撕裂,最后的燈盞動搖著
    光的信心,烏云堆滿整個生存的空間
     
    我獨自從生存的空間也就是黑暗的光中退出
    黑暗從未被善良識破,善良收留黑暗
    內部黑暗的善良外表閃閃發光
    
    
    我與自我的爭辯 
    
    
    由于上帝和上帝的女兒就在我心中
    因此很有必要把上天的榮譽強加給
    世俗中為權力詩化而斗爭的一切人
    正是來自真實的活火使虛無誕生
     
    作為上帝和上帝女兒的空間
    我為他們儲備足夠的時間和精神食糧
    我為自為的更高存在而放棄自在的自由
    同時為靈魂的出竅打通另一個我的暗道
     
    那另一個我看上去更像一個光明的
    盲者,他通過黑夜與我進行切身的談話
    我們的血緣與其說是兄弟不如說是戰友
     
    我與自我的爭辯源于唯心主義的兩極
    或許上帝的女兒是多余的(她可以遠嫁)
    但心中的上帝無論什么時候也不能缺席
    
    
    古老的天空上新月在起舞
    
    
    古老的天空上新月在起舞
    因為看穿了黑暗,新月不得不起舞
    它的命根在云層中通過琴音的交織
    遠離故土,獨自承受完滿的戰栗
     
    它的斜對面是永劫與永生的角斗場
    千萬只饑餓的手從這里強行向天空摸索
    仿佛星星就是鉆石,新月就是黃金
    (星星不得不消逝,新月不得不起舞)
     
    啊,如果起舞的不是新月而是星星
    不是星星而是從星星的彈孔中逃出的云朵
    甚至不是云朵而是比云朵更輕的東西
     
    那么換一個人來寫這首詩
    換一首詩來約束這個閃光的人
    其結果都小于零
    
    
    星星越來越少
    
    
    當我把秋天的請柬送給沉睡的山谷
    泉水睜開渾濁的眼,它集中地底的力量從巖石的重圍沖出
    與群峰上的星星取得秘密的聯系之后
    那水中起伏的云朵再無法裝上華麗的玻璃
     
    通過微濕的一陣風,它迫使事物內部的黑開始純粹的光學運動
    一個年輕的知識分子面對滔滔的水聲跪下
    他像移動的橋彎腰向前,手伸入水中與影子的綠眼睛
    相觸,我聽到他內心在狂呼:“星星越來越少!
     
    為什么星星偏偏在開花的晚上越來越少?”
    誰也不能回答他揪心的提問,我也回答不了
    時間也不忍回答,甚至所有的回答都依然是在提問
     
    我想他的提問本身就是最好的回答
    一種怎樣化腐朽為神奇的宇宙規律——
    “神即空,人即實”
    
    
    在星辰的廣場上的演說
             ——兼答通靈者
     
    
    到達黑夜的頂點也就是到達光明的
    星辰廣場,天空的大門永遠敞開著
    我跟隨我的童年走向我的歸宿
    在時間面前我慶幸我是一個詩人
     
    我代表自己為封神榜上的兄弟獻花
    就有關“世界秩序及鄰人與家人的關系”發表演說
    我以我的詩歌說明我不是一個狹隘的詩人
    在上帝面前做一名通靈的詩人并非我最高的愿望
     
    在沒有英雄的年代里要踏上英雄的道路
    觸犯天條的人被鎖在高加索山的懸崖上
    他原本是英雄至今仍不失其英雄本色
     
    他曾是叛徒,因為天機不允許泄漏
    我希望碰到另一個敢于在上帝面前撒謊的人
    作為同道他同時又是一個自力更生的人
    
    
    獻給春天的酒神之女
    
    
    我最尊重的人安樂如一個死者
    混跡于生存者的中間,說著別人的話
    做著自己的夢,飲著白飲的酒
    愛著朋友的妻,把空杯舉向滿月
    
    來呀!沒有酒、沒有心
    怎么對得起春天的酒神
    怎么配得上酒神之女的愛
    怎么算在人間完成任務
     
    我曾在龍湖街的黃昏里
    索取內心最后的珍藏
    并將最后的珍藏釀成淚水
     
    拖拉機從記憶的空地駛過
    滾滾的濃煙要接近天空
    我被天空啐一口,但不說話
    
     
    酒歌
    
    
    對啊,藉內在的關注成長起來
    藉夢想與真實理解整體的運作
    理解我們不理解的東西
    孤獨落到實處,化作干渴者痛飲的嘴唇
     
    我執一只空酒杯從睡夢中歸來
    對啊,沒飲酒怎么理解我的心
    我的心真情流露,沒飲酒怎么能
    真情流露,怎么能擺脫抹煞和蒼茫
     
    人類永遠走不出“存在”這只空酒杯
    空酒杯之外還未曾有過新的生命
    以人為標志的生命乃是反面
     
    對啊,正面只能從理解入手
    中間是空的,我從空酒杯中跳出
    別的人還要擺脫抹煞和蒼茫
    
     
    我要說肉體就是靈魂的衣服
    
    
    我醉了,請幫我脫下愛情這雙鞋
    不要空酒瓶,我要激動的酒
    不要空虛,空虛也是一只空酒瓶
    它早就被我提在內心的手里
     
    我真的醉了,舉杯之間靈魂出竅
    靈魂總是在我舉杯之間出竅
    但我必須飲下生活這杯苦酒
    必須趁生活還生的時候說幾句
     
    我要說肉體就是靈魂的衣服
    靈魂在半夜出發,靈魂就是生命的主題
    生命在宇宙的半夜里根本沒有失敗的資格
     
    我還要說,我還要說失敗就是目的
    過程就是勝利——當我說完這幾句
    天空也蒙上憂傷的陰影
    
    
    上帝的人道主義
    
    
    總是無法前進的人需要上帝的人道主義
    總是迷失航向的人需要大海的人道主義
    總是開花無果的樹需要土地的人道主義
    所以說荒誕乃真理的第一面鏡子
     
    我從鏡子的正面看到在我心里死去的人
    她像一個不可見的實體,在另一個人心里活著
    某種疼痛的聲息從鏡子的反面隱隱傳來
    你走吧,尚未命名的事物需要我的人道主義
     
    站在人生階梯的頂層觀察人生,將苦難化為
    喜悅的淚水,宣布某個偉大的命名
    當愛像閃電一樣通過天空的驗收
     
    我的心與神心匯合,在閃電上寫下
         我愛上帝,但更愛人類
         我愛祖國,但更愛世界
    
    
    象征的一瞥
    
    
    我所看到的森林沒有樹木
    但到處都有是樹蔭
    在樹蔭中伐木的人沒有一個覺知
    樹蔭的存在,樹蔭的存在證實了無知
     
    與光線連成一線者向伐木的人
    投去象征的一瞥
    凡是被他看中的必將被他征服
    凡是被他忽略的必將受到傷害
     
    在我與自我斗爭的過程中
    我看到更多的人正在毀滅
    只有少數人在毀滅中成長
     
    最好把自我放在樹蔭的外面
    提前從內容進入形式的空白
    或者失掉形式,與虛無共生
    
     
    其實,神
    
    
    意識與潛意識的大小并不決定萬物的尺度
    我用高處的那個“我”探聽神的虛實
    其實,神無所不在,有形無體,它溶入每一個
    宇宙的漩渦或個體的存在
     
    憑意識它充滿所有空間
    憑潛意識它統治世界,它在封閉的
    空間說話,另一世界即人界馬上詩意彌漫
    我感知的領域也跟隨詩意彌漫
     
    神來了!神在詩意彌漫中來臨
    其實,神并不在詩意彌漫中來臨
    它像薩圖恩在詩意彌漫中誕生
    
    對神的理解不能限于一草一木
    它每時每刻在人的周圍等待被發現
    當我寫這首詩,神就在筆端
     
     
    不在的守恒者
    
    
    時間到了,但他還沒有從時間中出來
    他置身的時間總走不出十二個魔圈
    他深刻的思想轉換成簡樸的書面口語
    “我愛生活中被忽略的那部分。
     
    “我開始否定上帝與時間的前后關系。
    “除非上帝親口對我說:‘我不存在。’
    “除非從存在中把我的替身放出再抓回去,
    “除非我是灰燼,躲到自我的火焰里。
     
    “除非內在的意志早就背叛。
    “碰到火它就變成水而不是灰燼,
    “碰到美它就維護而不是占有。
     
    “否則你走遍內心也看不到一個人。
    “生活張開嘴,吐不出一個字,
    “除非生活身上的種子在腐爛中全部發芽。”
    
     
    我打算用詩歌這道菜封住黑夜的口
    
    
    原諒我用沉默來回答自己的提問
    原諒我把鮮花種在上層建筑里
    我為我還沒有見到你便愛上你感到驚愕
    我為我我還沒有愛上你便失去你感到后悔
     
    原諒我為一日三餐而暫時放棄愛情
    中斷寫作,原諒我經過另外的途徑到達黑夜
    利用黑夜來招呼那些見不得光的人
    原諒我從未把黑夜的女兒放在心上
     
    原諒我將感情上的投資用于天空
    原諒我不在天空卻動用所有的星星來寫一部有關人的
    無字天書,我打算以詩人作這部書的線索
     
    我打算用詩歌這道菜封住黑夜的口
    對金錢我并非一味持反對態度
    凡有益于心靈與心靈事業的都照單全收
    
     
    從天上掉下的月亮
     
    
    從天上掉下的月亮符合詩人的想象
    詩人的想象宛如刀一樣砍向波濤的欄柵
    我曾看好的詩人拿起刀的一刻喪失勇氣
    更遺憾的是有勇氣的詩人卻沒有刀
     
    隨著詩歌的貶值物欲必然飆升
    穿上再好的衣服內心仍然是貧乏的
    浮起水面的勇氣水泡般一個一個破滅
    終于到了少女征服少男的時候
     
    面對從天上掉下的月亮
    請關閉愛情的想象、請聽詩人言——
    什么是人性中最接近神性的
    
    什么是人性的終極?它存在嗎
    它的另一面為什么每天都在敗壞人的胃口
    除了說“不”我再也說不出第二個字
    
     
    生活在自由的牢獄
    
    
    發瘋的科學在權力的范疇失去雙腳
    人類的樹枝已經被折斷,可怕的事物正在興起
    但舊的還沒有消失,----什么樣的過去
    在遙遠的國度與國王的母親割斷最親的聯系
     
    高懸于星空的淚滴還在滴啊滴
    什么樣的未來養育著人類的悲哀
    把自己像名片一樣遞過去,那貧乏的愛者
    像兩條相似的河流走向相反的愛情
     
    什么樣的人散發古典音樂和永恒女性的異香
    什么樣的愛情把人類的樹枝折斷
    把人類的兒女關入自由的牢獄
     
    哦!就讓人類的兒女相信愛情至上
    生活在自由的牢獄
    在星空的淚滴里學會自私
     
    
    當我停止思索
    
    
    當我停止思索,由唯心回到唯物的
    花園,凋謝的玫瑰也感到高興
    它追隨我的背影直到另一個背影出現
    在這之前,命運并非對我不公
     
    當我感到疼痛像針一樣刺破孤獨
    在睡眠里喊出玫瑰的原名
    聲音用盡了,另一個人在作同樣的夢
    另一個人也就是娶得酒神之女的人
     
    我的聲音減輕了孤獨的重量
    學會詩性的飛翔對人類多么重要
    學會尊重自己對人類多么重要
     
    學會重建另一種愛是不可思議的
    我們在愛中停止思索受盡折磨
    我們骨子里都是愛的奴隸
    
    
    我只對美感興趣
    
    
    任何力量都只能朝一個方向
    任何方面都通向辯證的上帝,在生命的頂峰
    眼前一黑,我終于嘗到幸福的淚水
    一個從不知道人字怎么寫的人的淚水 
     
    我只對美感興趣,眼前一黑是因為看見美中之美
    上帝美嗎?我美嗎?我與上帝的關系
    正通過美的燃燒侵入四肢,在《人類》這部小說中
    作者上帝對人類始終是一個“未知”
     
    當我的想象力衰退,再也想象不出“未知”
    再也看不到水中的那輪滿月
    再也抓不住天上的那朵漏雨的云
     
    孩子,人這個字就靠你來寫了
    人與上帝的關系也要靠你來改善
    我欠上帝的可用上帝欠我的償還
    
    
    在上帝的眼里
     
    
    在上帝的眼里再沒有一個好人
    我們闖入最接近上帝的自留地
    拾起風沙下干燥種粒的回憶
    被回憶的少年趙紅塵在回憶的畫面上
     
    開始模糊卻滋生出自己的思想
    所有尖銳的思想都拒絕墮落
    空虛中上升的鐘樓要到天堂去分享寧靜
    而我們不再向往議論文的教堂
     
    實際上我們的抒情也是批判的聲音
    它像一根做愛的蠟燭兩頭都在燃燒
    再過一會兒它就呈現米色天堂的輪廓
     
    在上帝的眼里再沒有一個壞人
    萬物的中心圍繞自我展開
    天地間貫注著上帝的人道主義
    
     
    
    地卷
    
    
    
    
    我看到一個人的兩副面孔
    
    
    就像我的耳朵里所吸收的
    兩種已過濾的聲音,在報紙上
    我看到一個人的兩副面孔
    其中一副永遠保持人的曖昧屬性
     
    另一副藏在私人轎車的反光鏡里
    鏡片碎了他依然無動于衷
    我理解反光的原因和做人的難處
    在行使友誼的時候我感到力量的不足
     
    在加深友誼的時候友誼變得脆弱
    在新聞報道里這種友誼過于完美
    幾乎找不到借口去結識新的朋友
     
    此外我還看到挑選出來的面孔
    他上午像狗一樣下午像神一樣
    晚上又回復人的原始狀態
    
    
    配匙者
    
    
    配匙者的半生握在別人的手里
    疲倦的面容飛出兩個國籍的知更鳥
    我裝作沒看見從他的身體里拿走一把鎖
    許多年過去了,我總是打不開
     
    誰都知道一條鑰匙只能開一把鎖
    但沒有人知道自己是否已被鎖住
    自己的根是否尚在漂泊的途中
    我看到配匙者的另半生在云朵上閃爍
    
    并從水中反射過來,陪伴月亮的早熟
    留下愛的位置然后消失在自身的渴意里
    它忘記命運之鎖的主人對它說過的話
     
    它忘記自己是不能站起來的
    站起來的水已經不再是水
    它將通過我演變成冰,面對最后的孤獨
    
    
    換一個人來說
    
    
    寄生于漢語中的月亮并不比英文中的玫瑰
    孤獨,詩人中的詩人在月亮上稱孤獨為光斑
    有人在玫瑰面前無地自容,他們唾棄永生
    只相信“現在”,不相信“未來”,他們的心已走出內心
     
    我所說的與上述無關 
    關鍵是新時代的舊病正在復發
    關鍵是緊急搶救醫生
    關鍵是皈依的旅途
     
    關鍵是共同前進
    關鍵是世界在變
    關鍵是我們未變
     
    換一個人來說,關鍵是月亮在漢語中不止一個
    玫瑰在英文中處處開放 。關鍵是為誰開放
    為什么開放 ?關鍵是被折斷的那一枝再多開放一次
     
    
    詩外
    
    
    漢語中的每一個詞都是硬漢又是硬漢的愛
    它們的內在聯系在一分鐘走完一生的路
    在一句詩中達到可怕的高度,在一首詩里
    取得危險的平衡,高潮是常有的事
     
    更高的高潮則在詩外
    我懷疑過婚姻的合法性
    但從不懷疑愛情的創造力
    沒有創造力就沒有世界
     
    我想人類之間的關系就是詞語之間的關系
    人類之間的明爭暗斗就是詞語之間的重新組合
    另一種說法:詞語破碎處,萬物不復存
     
    我怎么也想不到無神論者也在寫詩
    他們寫的詩在市場上居然受到熱烈歡迎
    我怎么也想不到他們能把詩寫得這么糟
     
    
    我是怎樣變成詩歌的
    
    
    為真理服務的提倡者拉開行為藝術的
    序幕,做一名“主體”的沖動不是真正的理由
    希臘人在海水中有如中國人在山頂洞
    我無權要求海水淹沒沙漠之后又淹沒
     
    山頂,我無權從單純回到野獸
    我無權只呆在表述一己之見的文字里
    夸大自己的痛苦比打擊民族的自信心更可惡
    本末主義的鬼魂徘徊在太平洋的上空
     
    如果在形而上的領域失去重心中的重心
    就會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會看到在這種風景里道德并不道德
     
    空有“靈感之匙”卻打不開內心之門
    減去十年,仍然打不開內心之門
    同道德相比,我是怎樣變成詩歌的
     
     
    自殺
    
    
    寫詩可能是一種慢性自殺
    我愛上自己之后又親自把自己拋棄
    像火焰拋棄灰燼,我掏空愛之后又親手
    把愛殺死,但火焰的愛已經說出
     
    在許愿與承諾的交叉之日
    兩個幸福的靈魂飛上了天
    放風箏的老者跟在少女的后面
    那個待業少女像秋天一樣憂郁
     
    想起初戀少女緊抿的小嘴
    老者直到現在才知道什么叫愛
    直到風箏飛上了天才說出愛的形狀
     
    我知道我寫出的一切必然受到冷遇
    在詩中受到拯救的必然經歷了死亡
    因為寫詩絕對是一種慢性的自殺
    
    
    拒絕抒情
    
    
    復印的商店隨時可以關門或搬走
    復印的衛生城市省略了多少
    骯臟的交易、變相的賭博和封建的思想
    更為封建的要看小數點后面的面色
     
    我們出生于近視的年代
    再沒有人能看到自己之外的風景
    為大眾服務的海報貼在墻上
    為自己謀私的海報貼在心間
     
    看吧,鍍金的歌舞廳門口
    少女的面孔被撕成兩半
    另一半隱藏在電腦的病毒里
     
    是的,再也沒有一個完整的少女
    也再沒有一棵原裝的樹
    那拒絕抒情的笨鳥不得不先飛
     
    
    道德戰爭
    
     
    我知道我的心是哪種顏色中的顏色
    我知道我的心是夏天和冬天的精神復合
    我知道我的心比宇宙大多少倍
    但我不知道我的心究竟在想什么
     
    熱情比一杯越沖越淡的熱茶更容易冷卻
    空調里回響著我和自我爭吵的聲音
    屋頂的鳥來來回回地飛
    它會在哪一棵無花的果樹上被射落
    
    我知道鳥的哀啼意味道德的走調
    道德在貧富之間像一枚硬幣
    硬幣兩面不同但照樣可以流通
     
    如果被射落的鳥是一枚只有一面的硬幣
    我將賦予它會說話的嘴
    我知道它的心也是肉做的
     
    
    社會主義的愛情
    
    
    哎呀,在生命的天平上
    最初的愛情自稱為秤砣
    它在深入中壓迫著內心
    把實用的東西長期據為己有
     
    我沉思過這種發展中的社會主義愛情
    某個熱鬧的街角,兩個完全孤獨的靈魂
    相撞,他們的火花在人民的眼里
    成為陰影,通過封閉的領域轉化成形
     
    然而,內心不能承受的諾言在索取的感官里
    失去所有的平衡,給予最終走向反面
    迎接對方的不是波浪而是止水
     
    我像一面旗幟升擢到愛情的最高處
    舒展自由的本性、追求易逝的風向
    但我不能說話,——無論白天黑夜
     
    
    人性的表揚者
    
    
    服從內心的秩序,不肯讓步于命運的安排
    不肯對被稱為“公共的月亮”的人說心里話
    我的意思是隱瞞,新的女子將不久于人世
    大眾的口味在十二級臺風的政策里趨于統一
     
    我像一瓶過期的酸奶有苦難言
    我像人性的表揚者受到非人性的攻擊
    我像發達資本主義里的共產主義詩人
    我像無肉體的靈魂依附于書本之間
     
    當一味求新的女子死而復活
    看臺上大眾的口味正在發生變化
    天氣先生透過無線電波預告明天晴轉多云
     
    我愿意在一場透明的疾雨中演講
    講壇設在貧民區的貴族學校
    落泊的校長沒有耳朵,像一個魔鬼
     
    
    痛苦
    
    
    我們對“痛苦”的認識遠遠不夠
    “痛”只有在“苦”的水中才能沸騰
    當沸騰的水完全蒸發,火焰隨之熄滅
     
    一個人的痛苦還不是真正的痛苦
    痛苦像兩顆破碎的心,以失戀為例
    “苦”在“痛”之前是抽象和甜蜜的
    在“痛”之后則變得具體和殘酷
     
    我們不妨將“痛”與“苦”隔離來看
    將“身”與“心”隔離來看,將我們隔離來看
    將你的名字夾在我的名字中間再隔離來看
     
    甚至忘掉自己,“痛”與“苦”的自己
    輕輕對影子說:我怕什么
    隔離的痛苦是不能重復的
    
    
    下午的門
    
    
    輾轉回到夢鄉的兒童露出本真的笑容
    正午的孤獨從窗簾的皺褶里擠出多余的薄光
    我在向西的書房閱讀抽屜里的 
    兩個回憶,空氣中流淌著未發酵的鮮奶
     
    空氣中的鮮奶還有鮮花的香味
    當我像一臺關掉的音響那樣進入遺忘
    熟悉的面孔便在一本舊書的封面重現
    不知過了多久,書頁里開始起風
     
    風不大,但還是將書頁里的回憶吹走
    如果風再大一級,是否書房也要被吹走
    而我肯定留下來,我的腳已經生根
     
    果實已經成熟,我那凋謝的愛
    隨著開花的兒童醒來
    此刻,正午的鑰匙把下午的門打開
    
    
    這是一首沒有詩意的詩
    
    
    記得去年夏天在上海公干
    我從南京路口經過
    對嚴肅的警察點了點頭
    順手摸出一支干癟的煙
    
    我點煙的動作在行走中完成
    引起候車站一位黑衣女郎的注意
    她露出兔子吃草的表情
    好像我欠她一筆無法償還的債
     
    我莫名其妙地“麻”了一下
    那刻天空下起毛毛細雨
    我恍若行走在前生的雨中
     
    
    又一個人加入候車的長龍
    又一個人對著天空議論紛紛
    我把煙擰滅,行走得更快
    
     
    言下的世界
    
     
    言下的世界蟄伏著春天的驚雷
    但驚雷對黑暗來說只起到保護作用
    愛穿新衣服的讀者打著雨傘上街
    一條大河在一首詩里攔住他們的去路
     
    河水滔滔的時代談論詩的人越來越少
    河水干涸的時代做生意的人越來越多
    其實再少或再多也有一個除此之外的限度
    否則作者將被認作讀者
     
    否則再實用的東西也沒有用途
    否則言下的世界也是個黑暗的世界
    盡管在變化之中用去十二噸閃電
     
    啊,閃電已開始凝固
    它要求自己保守秘密
    維持影子與光的距離
     
    
    抽煙就是與孤獨交談
    
    
    抽一支煙就是與五分鐘的孤獨交談
    不抽煙怎么與冥界取得電話聯系
    隨口吸入的煙和隨口說出的話
    像陰間的紙錢在雨后的天空上飛
     
    我在點煙的時候打量鏡中的自己
    他是誰?誰又是他?他給自己敬過煙嗎
    瞧!他吐出的煙圈多么像圈套
    他是否早就落入了孤獨這只圈套里
    
    再抽一支煙,我就要從孤獨
    寫到靈魂了,今天的靈魂不再是個問題
    我的同胞從不帶靈魂去參加生日舞會
     
    啊,誰還敢在死亡面前向生命敬煙
    我的同胞把靈魂拒絕在肉體之門的外面
    并有意用仿宋的簽名許下無法實現的諾言
    
    
    完美的女孩對文明世界的恐懼
    
    
    為什么完美的女孩對文明世界的恐懼
    取決于一切奧秘與浪漫的歸隱
    打開時間缺口的愿望像羊皮鞭一樣
    使我身體里面的動力飛翔起來
     
    許多舊思想仍有翻新的可能
    許多變好的青年割斷了姓資的尾巴
    沒有變好的青年正式向完美的女孩求婚
    只有救護車來回在馬路上尋找醫院
     
    我想我對文明世界的意見可以由春天表達
    文明世界里的文明上升到云朵的高度
    遠離雨水的泛濫和早晨的呼吸
     
    我在即將完結的一封信里稱“文明”為“友誼”
    并且把這種偉大的友誼視為新中國的良心
    可是這封未拆的信不久又回到我的信箱
    
    
    自我的墳墓
    
    
    你再也看不到此刻的自己和此刻的我了
    失去影子也就踏上黑暗的旅程
    你親過我的嘴如今又去親別人
    你愛過別人的心如今又要愛我
     
    我用這種語調寫詩你當然不難理解
    我用摸過《圣經》然后又摸過頭頂的手對天發誓
    只剩下骨頭面對月光的時候
    請千萬不要割下骨頭的再生之肉
     
    我再也收不回對你說過的那些話了
    我再也看不到祖國的大好河山
    盡管河山之中到處傳頌著我的名字
     
    一生中有多少自我滿意的作品
    一生中就有多少不可原諒的遺憾
    因此我的墳墓只能在作品深處
    
    
    我知道我還活著
    
    
    對于時間,我能想到的最好的比喻是“監獄”
    在時間的監獄里難道人類還有越獄的可能嗎
    除了等死,再沒有別的事可做
    就讓死者出來說幾句公道話吧 ——
     
    除了我自己,我不知道誰還活著
    除了心,我不知道還有什么是跳動的
    那些課堂里的孩子,其心也會衰老
    甚至比他們的父母衰老得更快
     
    在心靈的靈堂,我對我的時間說——
    走開!回家去!我已經死過一次
    意志在火葬場的火中燒得更旺,變得清心
    
    現在,到了由我來創造時間
    到了由我來打開時間監獄的大門
    我知道我還活著,再不會死去
    
    
    白晝正轉動它的輪子
     
    
    大海在舞蹈,白晝正轉動它的輪子 
    天空把金色的財富慷慨贈予世人
    土地充滿活力,為我們獻上許多
    為我們打開四扇季節之門和十二扇
     
    季節之窗,新的標準在雁群的身上
    排列成大寫的人字向南方飛去
    人類的翅膀還沒有長硬
    還沒有學會生存的自我保護本能
     
    當斗爭之神用血喚起眾生對平等的
    強烈愿望,我們首先是我就會敲響靈魂之鐘
    甚至肉體也加入靈魂之鐘的合唱
     
    還有一日就完成今生今世的任務
    還有一分鐘另一個世紀就為我們而來
    萬物歡欣,方向清晰,前程光明
     
    1996年12月5日—1997年2月11日,龍湖居
    
    
    
    
    
    人卷
    
    
           當我說出真理的缺點
    為陸慶彪而作
    
    
           如果愛可以減輕痛苦的一半
            心靈在肉體之外活著,永遠活著
            我聽到時間在喊“救命”
            我看到空間在烏云中碎裂
    
            當我說出真理的缺點
            沼澤里的獵人就會暈倒
            他還未找出真理的優點
            必須借助嗅覺來提高視覺的地位
    
            必須像風一樣不停前進
            必須在前進中不停寫詩
            心靈的創傷惟有用詩來治療
    
            心靈的世界誰最偉大
            必須讓詩通過合格的讀者說話
            必須鼓起勇氣,接受真理的缺點
    
    
    眾神的名字
            致葉樹英
    
    
    還是說出你的名字吧,神啊
    我的夢想正通過你來實現
    黑夜一旦進人我的眼,我便看到
      星光在路旁搭起不規則的欄柵
    
      蟬鳴林中,日長夜短
      出家人想起母親的節日
      愛與思念伴隨急速的步子回到故鄉
      你們,親愛的親人們,用雙臂歡呼
    
      群山也學會張開雙臂,最為激動的
      莫過于誠實的土地,豐收的良田
      慈母說:兒子的歸來就是母親的節日
    
      我無言以對,抬頭望天
      眾神的名字星光閃閃
      寫滿天空
    
    
    此詩的題目為“零碎的日子”
            致季平
    
    
     沒有靈魂的外省人如何找到靈魂的家園
      離開鏡子的少女如何成為美的象征
      外省人心中的少女與本地人心中的少女原本是孿生
    但靈魂變作肉體,本質已經變質
    
      表象的枯枝落人自我的火爐
      喇叭里的汽車停在耳朵與耳朵之間
      正好十二點,我用想象推開車門
      看到一塊扮成少女的石頭踮起足尖
    
      她在等誰?難道她在等我嗎
      離她不遠的地方一個小孩在和狗說話
      我走過去,難道小孩和狗也是在等我嗎
    
      我不想知道生命太多的奧秘
      復制的生命正負重走上阿基米德的杠桿
      由于失去平衡,我準備寫一首反生命的詩
    
    
    意志的漩渦
            致喻軍
    
    
     意志的漩渦使人的身體充滿潮濕的
      火藥,激情在這里只值一個正在破滅的泡沫
      摸黑擺渡的船夫把燈點在死者的眼里
      在他倒下的位置升起一面茫茫的白旗
    
      沒有聲音能喚起倒下的記憶
      沒有記憶能把自焚的愛多留一刻
      沒有愛能證明黑夜是清白之軀
      逝去的不止是一個人的第二春
          
      從心靈的傷口伸出的也不止是第二春的枯枝
      只要越活越年輕,枯枝就會結出新的果實
      即使枯枝結出新的果實,也要光線的澆灌
    
      是啊!贊美別人,也要等傷口結疤
    贊美自己,也要用同樣的口氣
      當夢想醒來,光線將是它的重量
    
    
     自我啟示錄
    致北窗
    
    
     當我與自我結合,分娩出另一個我
      黑夜的黑在白晝的白中被疑為女性
      孤獨是我的身份,痛苦是我的子宮
      另一個我按時分娩……命運按時燃燒
    
      以失敗告終的命運永遠在循環中燃燒
      我也在燃燒,以自我為中心
      以孤獨和痛苦為燃料,從朝霞燒到晚霞
      燒啊燒,河流也加入燃燒的合唱
    
      燒吧,將生命中易燃的部分燒成灰燼
      火焰的路就是我們的路,在燃燒中再生
      火焰的愛搖晃于兩個影子之間
    
      只有金獅子出現
      并漸漸通體透明
      人才會真正得救
    
    
    在船上
            詩贈良謀
    
    
    在船上,我看見水追不上水中的魚
    聽到心底的往事像嘴一樣說話
    想起陰影對人的超越會影響時光兩岸的風景
    不禁自問:要脫多少衣服才能忘記往事
    
    要穿多少衣服才能回到內心的冬天
    要點多少把火才能提高冬天在夏天的地位
    在荒涼變得熱鬧的地方取暖
    漂泊者的熱情充滿煤炭的精子
    
    在船上,用大眾的微笑激起浪花的幻想
    當我為時光的流逝而通宵寫作
    名為“孤寂”的女子躲到大眾的背后
    
    藉易學家的計算噴泉般升起
    升到無力的高處又急速落下,落下的不僅僅是股票
    其中包括生命之海對太陽的渴望
                      
    
    
    再林
            詩贈昌耀
    
      
    我為什么想起賣假藥的醫院院長
      和棄醫從文的魯迅,我為什么想起詩人昌耀
      想到他們總有一句難言之言。他們正從不同方向
      向我走來.切脈,量血壓,往口腔探測
    
      我病了嗎?忍不住把自己關在夢中
      寬闊的馬路沒有一條通向青海湖
      馬路上沒有一輛長途客車為我停留
      車上沒有一個人感到我的存在
    
      我的血往上涌,心隱隱作痛
      在這個不宜攀比的年代,一切等于一
      一切小于一.但我為什么還要攀比
    
      我為什么要把自己關在夢中,成為一切的“一”
      魯迅死了,昌耀還活著,那多病的醫院院長
    從后門走向前門,又從前門走向后門
    
    
    我們棲居的城市像天空一樣憂郁
          詩贈鐘榮富
    
    
    我們棲居的城市像天空一樣優郁
    相互的低聲交談或許是蔚藍色的
    它的內在由于守秘而與風達成火的協議
    導游小姐用英語將愛的雪茄點燃
    
    在這里,到處都是半裸的少女
    青春的暗號射穿茶色的聚光玻璃
    我身無分文,你也永遠只有一文錢
    我懷著一本書的心情輕輕合上雙眼皮
    
    但為什么我要通過詩看破紅塵
    我接收的信息來自全能的上帝
    他的星座如無數青蛇游進我的舊夢
    
    他說:紅塵,紅塵,趙紅塵,你有兩個腦袋
    一個工作一個休息;你有兩雙手
    一只務實一只務虛……
                    
    
    
    我們都是悲劇的導演
          詩贈岱霞
    
    
    難以找出的病根滋養著我們不安份的
    靈魂,我們是悲劇的正副導演
    犯下重估一切價值的彌天罪行
    不知不覺中我們在日中與永恒相遇
    
    蔑視權力和權力的意志
    蔑視肉體,超越善惡的彼岸
    蔑視雨水的女主角、陽萎的哲學家
    打入十八層地獄還要蔑視
    
    太遲、太黑暗,什么也看不見
    神在我們的內心下落不明
    蔑視神的人如今到處打聽神的下落
    
    尼采死了
    上帝無言
    我將永生
    
    
    向內心退一步
          為趙廣輝而作
    
    
    向內心退一步,或在內心坐下
    我們定能在開闊中深切感覺到
    神的存在,那打著燈籠去尋找的
    最終要回到我們的內心且漸漸熄滅
    
    只能意會的感情裝人回憶的酒瓶
    越是久遠越有味道,古老的愛
    像最古老的酒杯吸引復活的古人
    形式的晚宴上主持人把兩個字說成一個字
    
    把今天的靈魂說成昨天的肉體
    主人還未醉,他在倒空的酒杯內
    高舉英雄主義的旗幟升向星空
    
    在升向星空的途中他提前衰老
    他的客人繼續像日出一樣拉起生命的風帆
    但是生命之船并非命運之船
    
    
    精神的偶像
         為歐智而作
    
    
    隨心所生的映象在現實的對立面
    越來越清晰,人們極力否決結出豐碩果實的
    枝權,人們摘走鮮花、享受果肉的甘美
    用一根火柴點燃兩座山崗的茱萸
    
    生活對生者來說再無理想可言
    工作對工人來說再無奉獻可言
    金錢成為心靈的美德,精神速朽
    精神的偶像在時代的洪流里吃盡了苦水
    
    離譜的抒情必然催生離譜的音樂
    作為人性的善不可能超越人性的惡
    削尖腦袋的人需要道德的緊箍咒
    
    從來就沒有什么冒險家的樂園
    我只想找一個苦難的地方寫詩
    寫出象征生命最高形式的詩
    
    
    詩
          為官演武而作
    
    
    反對詩歌走向小我
    贊成小我走向詩歌
    反對一切到語言為止
    贊成一切從語言開始
    
    用復雜的語言表達簡單的思想
    就像鐘聲離開了鐘
    退向暮色蒼茫的孤山
    聚攏在一棵水底的樹上
    
    在小我的漩渦之中
    把語言嫁給流水者
    必然從裂石中走出
    
    當詩歌成為天空的翅膀
    請打開飛翔的天窗
    細聽半神半人的忠告
    
    
    寫作的這個我
          寫給愛人樓蘭,并小女然然
    
    
    寫作的這個我不像生活的那個我
    他變得有血有肉,深諳人情世故
    具備寫作的一切天賦和生存的所有經驗
    他寫作的時候從不昧著良心
    
    他寫到“祖國” 的時候從不主張民族主義
    他寫到“愛人” 的時候從不回避別人的愛
    他能描繪別人無法想象的
    他能說出別人無法說出的
    
                                          
    他能喝,容量像酒鬼之杯
    怎么斟也斟不滿
    他不寫的時候就想喝酒
    
    他有一位務實的愛人叫樓蘭
    他的女兒叫自然而然的“然然”
    他叫趙紅塵,代表著一個時代
    
    
    二十八歲的詩
          寫給自己
    
    
    二十八歲的詩像二十八只鳥在云層上飛
    云層的勞作之中,天空被雨水刺穿
    雨水被天空洗凈.雨水的痛苦雙倍于歡樂
    雨水!在愛的注視下暫時忘掉痛苦
    
    二十八歲的詩像二十八顆澎湃的靈魂
    除了一死,滄桑也是陽春白雪
    時間到了,但還不是溶解的時候
    我在等一個能夠在彩虹上跳舞的人
    
    二十八歲的詩像二十八位未識之神
    我通過自己寫出對諸神的親身感受
    我的命運也就是神的命運嗎
    
    二十八歲的詩
    九十八歲的詩
    我在寫一前無愧于詩歌的詩
    
    
    寫到這里
          再寫給自己
    
    
    生存像一臺碎紙機
    生命像一張薄紙
    生存對生命要求太高
    十足一首寫壞的詩
    
    假如生存真是一臺碎紙機
    我的詩歌就不僅僅是白紙上的黑字
    假如生命真是一張薄紙
    我的靈魂就不會在上面簽到
    
    當抒情的血用盡了
    哦友人,哭出來吧
    哭出來就是拒絕抒情
    
    寫到這里,我不想再寫
    哭到現在,我還想再哭
    我還想變成嬰兒再哭
    
    
    夢中禁止游戲
          給彩鳳
    
    
    給黑夜一雙白眼,給黑夜的孩子
    一雙天使的翅膀,給沉默的詩人
    一瓶低于現實的中國白酒(外加一只希臘
    的空酒杯),給自己一記響亮的耳光
    
    沉默的詩人所知道的比不知道的多
    他知道緣份其實也是一種強力的酒
    上帝之手把詩人像酒杯一樣舉起
    并從詩人的詩中看到自己的形象
    
    到處找不到釀酒的秘方
    舊夢已被戒酒的人充滿
    他不知道夢中禁止游戲
    
    但他聽到上帝對人類中最后一位詩人說
    ——“正”字減去上面一劃是什么字了
    ——“止”字
    
    
    要是獻丑的美人
           給魯微
    
    
    要是獻丑的美人卷入小我的漩渦
    誰還敢說:美是愛的力量
    要是精神的伴侶在最后關頭也戴上
    星光的項鏈,就會有人把感情當作商品
    
    并且失去理智,在這個人人自危
    人人都將變成影子的嚴重時刻
    時代像一條無主的狗對著星空狂吠
    對此只有詩人和窮人表示極大的不滿
    
    要是存在的關懷不是上帝的本意
    就會有上帝的選民選擇地獄
    就會有自由人生活在不自由的黎明
    
    那么以黃昏的思維來思考黎明
    以黎明的思維來思考黃昏
    除了獻丑她還能獻上什么
                        
                     
    一首無法命題但還是有題的詩
          給桂珍
    
    
    個性的閃電把內心的天空拓寬至無限
    我不會錯過自己的時刻,在通往內心的路上
    我被稱作詩人。我不會錯過別人的時刻
    摸著石頭過河并把石頭搬上河的第三條岸是我的職責
    
    我不會錯過怒火萬丈的時刻 
    詩人的憤怒像瘋子的罵街無人回應
    直到正午才聽到黎明的回應
    把我的心還給我
    
    這聲音是否就是愛情的特色
    愛情它斤斤計較、太沒有人情味
    愛情它到了必須充電的時刻
    
    我不會錯過任何一個充電的時刻
    天文學家曾把我作為天國的“國寶” 公開拍賣
    可是買家還沒出世便胎死腹中
    
    
    
    靈魂的新居
         為趙宏權而作
    
    
    欲望在夢中招手,著了魔的黑夜在懷孕
    月亮朝著清高的方向接連鞠躬
    在房間里徘徊會有一種亢奮燒遍全身
     家具的擺設決定家的某條神秘法則
    
    決非成家的人對家才有發言權
    艾略特比我更早認識到家是人出發的地方
    把家搬離心靈高處的人紛紛改頭換面
    而我回到內心之后再沒有爭辯的激情
                                                
    一千零一個多余的影子迫使半個月亮爬上來
    一千零一個多余的影子只有一個背著發光的米袋
    說吧,大家都說說吧,你們為什么活著
    
    你們為什么因半個月亮而否定整個天空
    說吧,在內心之門還沒有關閉之前
    深入內心說吧,靈魂的新居究竟在哪里
    
    1997年2月15日—1997年3月13日,龍湖居
    


    中國詩歌庫 中華詩庫 中國詩典 中國詩人 中國詩壇 首頁

    3d试机号每日快报 www.robertprzybysz.com:德庆县| www.dressupchic.com:大同市| www.xx4y.com:吉木萨尔县| www.zibohonglu.com:保德县| www.property-in-nigeria.com:邓州市| www.hzjjqp.com:大连市| www.tjszdec.com:凤冈县| www.isi-stone.com:永嘉县| www.pieelectronics.com:吉林市| www.bishuikuai.com:仲巴县| www.kdtlw.cn:张北县| www.rubinsteintaybi.org:益阳市| www.g888886.com:龙江县| www.sensationsporthorses.com:子洲县| www.xlpww.cn:秀山| www.cbhfitness.com:唐山市| www.xajsmy.com:云梦县| www.possn.com:广安市| www.ku6s.com:汶川县| www.3eew.com:鹤峰县| www.vsassociatesbiz.com:贺州市| www.dk992.com:邹城市| www.bestjav4you.com:佛山市| www.rxsm999.com:文安县| www.ynnss.com:尉犁县| www.supernac.com:色达县| www.magazintelevizyonu.com:济南市| www.gzjdvc.com:容城县| www.crecerjuntosmex.com:四子王旗| www.expressdomestic.net:灵川县| www.cp1150.com:根河市| www.falsestop.com:壤塘县| www.letsbecomefit.com:承德市| www.stirling-residences-home.com:沾益县| www.wuxi-zhoucheng.com:全南县| www.liwreo.com:清水县| www.medianewslive.com:克什克腾旗| www.chinazstv.com:中卫市| www.kingdabearing.com:佛山市| www.tanyacha.com:平昌县| www.uclubct.com:商丘市| www.ttjm6898lsc.com:社旗县| www.pikaglass.com:卓资县| www.w-wha.org:乡城县| www.kenh17.net:淮安市| www.notlamepodcast.com:四子王旗| www.jtian-168.com:鹤庆县| www.djmix8.com:监利县| www.ixdroid.com:延吉市| www.zzchaguan.com:日土县| www.kerala-honeymoon-packages.com:大姚县| www.sengnie.com:涞源县| www.preciosmadrid.com:淅川县| www.rcaaart.org:陆川县| www.aoneproduct.com:长顺县| www.xirunjiaoyu.com:阿瓦提县| www.beautysalonsolutions.com:灌阳县| www.tw-graphics.com:宁南县| www.chengziw.com:犍为县| www.077189.com:自治县| www.fm556.com:泸水县| www.zdrowienatalerzu.com:玉门市| www.linksforlunch.com:纳雍县| www.juta1gold.com:衡南县| www.mfnxb.com:互助| www.airshipapperal.com:清水县| www.globalartmedia.net:耒阳市| www.turismogay.net:罗山县| www.satext.com:哈巴河县| www.lizsalmon.com:成都市| www.ssulawschool.com:南召县| www.bentleybeacher.com:台东市| www.bihanorantiqha.com:武平县| www.ljf21sj.com:托克逊县| www.blainebandboosters.org:玉溪市| www.andyandnina.com:阿鲁科尔沁旗| www.nf733.com:饶平县| www.birlacitywaterpark.com:昌平区| www.xffrw.cn:玛纳斯县| www.polperrocornwall.com:祁门县| www.im-cosmetics.com:万载县| www.xmldzyls.com:昆山市| www.chimuwaza.com:泾源县| www.hcqidong.com:六盘水市|